Pinkoi

Wednesday, July 23, 2014

胡思亂想

我畫的白色松鼠,像影子。

最近,我跟一些人談起繪畫。然後,我自己繼續思索。

我在想,繪畫或是從事藝術創作,是否一定需要背負使命的呢?我是否一定要為了向世人表達些甚麼訊息,然後去創作我的作品?我是否需要有些甚麼偉大的理想,所以我去開創一條藝術道路?

我可不可以,只是很簡單的,為了快樂?

我不知道我將會畫些甚麼,然後,我下筆,再然後,我快樂。跟著,我看見別人在我的畫作面前,也得到了他的快樂。這樣行不行呢?

我跟人說,我夢想有一天,我可以用我的畫作去服事有需要的孩子,例如病童。對方的頭上滿是問號,他問我如何幫助。

也許是我想得太簡單了吧?我只是很單純地想像:病童看見我的畫作,然後他們便因畫作的色彩,或是溫馨的構圖,於是他們快樂了起來,笑了。

美,原本不就是很偉大的東西嗎?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