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nkoi

Thursday, July 31, 2014

我在培育藝術家?

思妤妹妹學我洗筆。

思妤妹妹與她那未完成的龍貓。

EQ妹妹的作品:啤梨人

我這兩天忽然在想,我是否在培育藝術家?雖然我不敢說自己是藝術家,但我想起今次教畫,我教思妤的好像不是畫技,而是藝術家精神。

話說,我想讓思妤知道塗在畫布上的顏料,怎樣為之乾透,怎樣為之未乾,於是我叫她用手指按在顏料上。我先叫她按在已乾的顏料上,再看看手指有沒有顏色。然後,我叫她按在未乾的顏料上,她的眼睛瞪大了一點,像預備去做一件原本不可以做的事一樣,然後按了下去。我叫她看看手指,她的手指頭變成綠色了,這代表未乾。

之後,她間中就會好奇地想要按在畫布上。

你可以說我教壞小朋友,但我回想這事,便覺得我在給她藝術家精神,是那敢於突破框框的精神。而且,有一天,思妤是會用手指點點的方法來畫畫的,因為那其實是繪畫的一種技巧。

思妤只三歲,年少得很,我暫不能教她太多畫技,但我可以慢慢薰陶她藝術創作的精神,在創作中獲得她的自信與自由。

她要敢於嘗試,包括用手按在未乾的顏料上,不怕弄垮了圖畫。敢於嘗試的人,會在繪畫中得到許多的新發現。

她要不怕自己滿身顏料,所以當我看見,她竟然學我將手放進水中洗筆,然後弄得她的小手染成綠色,我是暗地高興的。因為繪畫要不怕沾上顏料,我的衫、褲、手、臉、頭髮,全都沾上過顏料。如果怕,那怎能繼續繪畫呢?

我還想說一件事,就是三歲的思妤畫了我們認不出來的龍貓,令我想起四歲的EQ妹妹也畫過我們認不出來的啤梨。

父母或其他成人看見畫作不知會否失望,但那是他們的階段。這麼年幼的孩子,他們所求的不是形似。孩子想畫龍貓、想畫啤梨、想畫狗狗……,他們下筆,然後他們便覺得自己畫了龍貓,畫了啤梨,畫了狗狗……。那是屬於他們的作品,不需要形似,他們已經確定他們畫了那物件出來,而且他們很快樂,很滿足。這不足夠嗎?

作為老師,我覺得足夠了。他們在繪畫中得到了他們的樂趣,他們也畫了他們想畫的東西,我確定他們因此得到了滿足。

待他們再大一點,他們一定能畫出你和我都認得出來的龍貓和啤梨,今天就讓孩子滿足於他們自己那獨特的作品吧!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