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nkoi

Thursday, October 2, 2014

赤子


上圖大部份畫作,是我在2014年10月1日,於彌敦道和軒尼斯道所拍下的。我拍下來,因為我很喜歡孩子的畫,因為畫裡有童真,有孩子的心。

我從沒參加過遊行示威,我也曾經對於大吵大鬧的示威或表達方式,感到很厭煩。對於甚麼政改,我亦不太了解,這是因為我從未真正關心。對於民主,我也曾抱有一種想法,覺得她也不是完美的制度,也不代表有了她,就會出現一位真正的領袖。而且,我不相信中共會容許民主的存在。

直到今天,我都沒有繫上黃絲帶。

2014年9月28日的催淚彈和長槍,令我終於會認認真真地,想要去了解那真普選的呼聲。然而,與其說是真普選的呼聲,那倒不如說是對於自由的呼聲。

出現在我眼前的催淚彈和長槍告訴我一個重要的訊息:當權者可以隨己意來玩弄所謂的「法」。

他不想你示威,就說你違法,儘管他其實也可以通容一下,像以往的示威可以因為人太多而政府容許擴大示威區一樣。
將你介定為違法,他就可以有理由捉拿你、傷害你。
他不需要提出合理的原因來解釋發放催淚彈和以槍威嚇的行動,也不需要合理地解釋為何他們可以拘留未成年的青年45小時,以及搜查他的家,而他卻並非殺人放火。

不合理地指控對方違法,然後不合理地逮捕、拘禁、武力對待,這是甚麼?這不就是我們對中共反感的原因嗎?不就是許多獨裁國家所必然存在的情況嗎?也不就是,法治的香港不該出現的事情嗎?

因為催淚彈和長槍,那天晚上,許多香港人都相信站出來示威會有生命危險,即使示威者手上連一把小刀也沒有。六四的陰霾,也重新浮現在我們的心中,這是事實。

昨天,我走到旺角、尖沙咀、中環、金鐘、銅鑼灣,是我這生以來第一次出現在示威區,而我很慶幸我親眼看見這群年青人。

當你身處在這麼多人的地方,你才會懂得驚訝為何道路還是這麼整潔,才會懂得驚訝為何沒有一處地方被塗污,為何沒有一點東西遭破壞。你也會驚訝,為何珠寶店仍然大開門戶做生意,即使關了門的,也沒有加上特別的圍板保護櫥窗。

真的,當我面對這一大群群眾時,我的第一個感覺是害怕。我怕會出亂子,那便麻煩了;我怕有人搞事,那便麻煩了;我怕垃圾過多,那便麻煩了……

但這兒處處秩序井然,常有少女拿著黑色大膠袋經過你身旁,問有沒有垃圾,有沒有膠樽回收。也有少年推車運送物資,有人拿起噴水壺為途人噴水散熱,有人問大家要不要麵包、要不要生果。有救護站,有免費供應乾糧和水的物資站。甚至,有自製路牌寫明你可以乘搭哪些交通工具,就不會受到佔中影響,可以順利到達目的地。

我們不希望我們的少年是隱青,不希望他們只顧著打機,不希望他們連掃地也不懂,不希望他們不懂得與人溝通。

今天,有數不盡的少年,他們懷抱著對自由的熱愛,在他們所佔領的路上,履行他們的責任。他們選擇離開冷氣和沙發,他們願意盡他們所能,保持街道清潔,不破壞公物。他們盡他們所能,去顧及別人的需要,他們強烈地希望以最和平的方式表達他們的所想。

是的,我也是因他們的行動而遭受影響的市民,我於9月30日花了差不多兩小時才能回家。我亦仍然懷疑當權者會否給你真正的民主。

但我知道,十年後、二十年後的香港,是屬於這一群年青人的。他們不想活在當權者可以隻手遮天的世界,他們不想你所懼怕的大陸的情況,會成為他們和你將來的生活。他們愛這個地方,希望這個地方仍然美麗。

走到示威區,你可以看見他們用盡了他們的方法,來表達他們正在擁抱自由和愛。

那是純真的赤子之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