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nkoi

Sunday, May 31, 2015

Cat in the wood

Cat in the wood

其實我不喜歡貓,但我得承認貓是一種可以奪得最美體態獎的動物。我不喜歡貓,純粹因為我害怕牠的活躍。是的,我曉得牠們通常都是懶洋洋又高傲的,也許我改一改,我是害怕牠們的敏捷。總之,我就是怕。

然而,我會認同小貓咪好可愛。我也會同意,貓的許多不經意的動作和姿態都美艷動人,只是尋常走路,都阿娜多姿、儀態萬千。牠們平常得很地端坐一旁,都仍然是美。我們的攝影師綿花羊,捕捉到這隻貓咪的美態,牠坐下來,輕輕地扭動身子,迷霧般的眼睛像是在靜看遠方,像在思索,又像等候。

雖然我不喜歡貓,但我很喜歡綿花羊所拍的這幀照片,他把貓咪的美麗,好好地捕捉了。能夠在一瞬間把美麗捕捉下來,對我來說是不容易的事,但綿花羊用他的相機捕捉了許多的美。我們近日把少量的照片放到網站銷售,希望與更多的人分享,也希望得到更多的肯定。

我們始終相信,「美麗」能讓人快樂,謝謝你們的支持!

點擊綿花羊照片:Cat in the wood

Wednesday, May 13, 2015

畫了一匹藍馬的畫家


我在書店看見這本書,一看見它,我便毫不猶疑地拿起來,坐在一旁靜靜地細閱。

這是給兒童閱讀的繪本,但這匹藍色的馬,以及書的名字,讓我知道我會喜歡這本書。原因是,現實世界並沒有藍色的馬,而我喜歡畫作所呈現出來的,是現實世界所沒有的東西,是畫家的天馬行空。

把書翻開,我看見一整頁胡亂的色彩,是不同的顏色被胡亂揮舞的畫筆隨意地塗抹,像孩子的塗鴉。我的心,笑了,我喜歡這樣隨意的混亂。翻到書的內容,主人翁自稱是一位畫家,然後每一頁都是他畫的動物,每一隻動物都被塗上天馬行空的顏色。除了藍色的馬,還有紅色的鱷魚、綠色的獅子、橘色的大象……。最後,「畫家」說:「我畫得真好。」故事就這樣完結了。

我很喜歡這個故事,不只因為我喜歡那些動物全都被塗上特別的色彩,也因為畫家對自己的信心。他畫了「錯誤」的顏色,但他覺得自己畫得真好。這完全吻合我的繪畫理念,所以我很共鳴。然後,本書的最後一頁,介紹了兩位畫家——生於1880年的法蘭茲‧馬克,以及生於1929年的艾瑞‧卡爾。

我想,我是用震驚的心情來閱讀關於這兩位畫家的介紹。

關於法蘭茲‧馬克,有這樣的一段話:
「……馬克和其他理念相同的藝術家組成了一個團體,自稱為『藍騎士』。這個團體對『表現主義』運動有很深遠的影響。他們認為畫畫並不是為了呈現真實世界的樣貌,而是反映畫家的內心世界,因此並不須受制於眼睛所見,反而是利用色彩與形狀傳達個人對自然萬物的主觀感受。……」

關於本書的作者艾瑞‧卡爾,有這一段話:
「……當時,納粹的高壓政權反對現代藝術,不接受表現主義風格和抽象畫,他們稱這些為『腐敗的藝術』。到了艾瑞‧卡爾十二、三歲時,有一天,他的美術老師赫爾‧克勞斯偷偷的給他看了些被禁的圖畫。老師對他說:『我喜歡你畫中的自由、寫意,但是按規定我只能教你寫實風格。』……」

我驚訝於原來曾經有人懷抱着跟我相似的繪畫理念,在當時的藝術世界中勇敢奮鬥。法蘭茲‧馬克在面對不認同和反對的聲音之中,堅持在寫實主意以外另創一條自己的路。艾瑞‧卡爾在高壓政權的禁制中,畫了綠色的獅子、彩色圓點的驢子……。而他的美術老師,亦很大膽地欣賞和啟發這位年輕的學生,去享受繪畫的自由。

法蘭茲‧馬克的作品被後世欣賞和推崇,他畫的藍馬也極具份量。艾瑞‧卡爾則成為著名的兒童繪本作者,造福許許多多年輕的一代。

「畫了一匹藍馬的畫家」,這是一個很好的書名,於我來說,又是別具份量的一句話。它代表着前人的奮鬥、對藝術創作的熱誠,以及忠於自己的無畏精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