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nkoi

Friday, October 16, 2015

畫寫實畫的體會


我小時候不喜歡寫實畫,沒有甚麼特別原因,只不過是不懂得欣賞。中四選讀美術時畫素描,我不知所措又經常失敗。寫實畫好像一直都不在我的世界,更不在我的繪畫世界。

年紀大了,我開始懂得欣賞寫實畫的美。當我欣賞《納尼亞傳奇》電影時,我驚訝那隻電腦效果獅子的美麗毛色與質感。欣賞《汽車總動員 / Cars》,那許多美麗不已的各國風景叫我目瞪口呆。你可以說,寫實畫還不如拍個照片吧?嗯,假如真的畫得跟實物一模一樣,是的,那為甚麼不拍照呢?

這句說話,也許我亦曾說過?記不起了。但我想,這句話首先漠視了寫實畫所展現出來的,畫家的深厚功力吧?

不高談闊論,我只是想抒發一下我嘗試畫寫實畫後的體會。

我畫了一隻小貓和幾隻鹿,然後我發現了我從來沒有想過的事。畫寫實畫,可以幫助我去認識我所畫的動物,發現牠們更多我不曾留意的美麗,因為在繪畫時我需要十分仔細地打量牠們。原來,在一隻鹿身上,有不同色澤的毛分佈在牠身體的不同部份。原來,梅花鹿的背上,從頸到尾巴,有一行特別深色的棕色。原來,雄鹿的角可以有許多不同的形態,我說的是不同品種的鹿,而相同的是鹿角為牠們加添無比的王者氣派。

我從前覺得鹿的體態很優美,現在才明白,牠們的姿態、毛色、眼神,都美麗不已。然後,我覺得寫實畫就是「禁不住要畫出來的美麗」。因為這個世界太美麗了,所以喜愛繪畫的人,就很想能把他們畫出來。那跟拍照不同,不同的顏料展現出不同的感覺。水彩、木顏色、油畫,甚至是木雕等,儘管有99%的寫實程度,但媒材本身也會為作品賦予不同的感覺。

創作的世界,原本就應該是多元的。

Sunday, October 11, 2015

我對鹿的情意結


現在想來,我是自初小的時候,已經覺得鹿很美。那時,我家有一件玻璃小擺設,是一隻梅花鹿,那是我很喜歡的擺設。這是我喜歡鹿的開始。

我的小學時期,電視台播放了一套令我至今難忘的卡通,但我不記得卡通的名稱,也不記得故事內容。我只知道我深刻記得的是有一隻鹿,有個穿吊帶褲的青年,他應該住在森林附近,而森林裡有一隻鹿,那鹿常常到溪旁喝水。現在我憑這些僅餘的記憶,尋到八十年代香港有一套名為《湯姆歷險記》的卡通,主人翁就是住在森林的吊帶褲少年。誠然,我記得這卡通,純粹因為鹿。

以上這兩件事,讓我發現原來我從小便很欣賞鹿的美麗。

提到鹿,不可不提小鹿斑比。事實上,我連小時候有沒有欣賞過這齣電影也記不起,只知道長大後的我,是很喜歡斑比的,當然也是因為覺得牠很美麗。所以,有一年的生日,老公送了木雕斑比給我,真謝謝他啊!

但我一直不敢畫鹿,因為覺得這種體態優美的動物很難畫。(說實在,我有太多動物是不敢畫的,我總是有我的原因,說到底就是膽小吧?)今次,我是「膽粗粗」地嘗試去畫雄鹿,拿起畫筆的我,心情戰戰競競。

我先去看許多不同的鹿的照片,一時搜尋梅花鹿,一時搜尋馴鹿。一邊看照片,我一邊驚嘆,驚嘆鹿角的美。鹿角在雄鹿的頭上,猶如加晃的皇冠,讓牠們更顯高貴。真的,我為這造物的美麗動人驚嘆不已。在我畫鹿時,我覺得最要緊的就是要把鹿角和眼睛畫得好。每次我嘗試去畫寫實畫時,都覺得眼睛是最重要的部份,因為眼睛要帶出眼神和感情。而今次,還要加上鹿角,因為美麗的鹿角可以為雄鹿帶來王者的氣派。

我很感謝朋友和粉絲們,讚賞我今次畫的鹿。但我真的覺得,是鹿本身美麗,畫作才能美麗。我忽然間,很想將大自然的美麗畫出來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