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nkoi

Thursday, October 26, 2017

天份這回事


從小到大,記憶中沒有人說過我在哪些方面特別有天份。雖然,小學時老師讚賞過我跑步快;中學時,同學們羨慕過我跳得高、學樂器也似乎比同輩們掌握得快一點,但我真的沒有聽到「你很有天份」這句話。一直到現在,我以繪畫和教畫為職業,於是我便偶爾會聽到別人說我很有繪畫天份。

無論是小學還是中學階段,美術一科都不是我特別優秀的科目,成績一般得不能再一般,而且我還要在中五的時候放棄了這一科。而今,別人都說我很有天份,這我是承認的,因為我真的相信天父給了我這方面的恩賜。然而,有天份,又或是有恩賜,其實際內涵到底是甚麼呢?是我可以,而你不可以嗎?是我一生下來,畫畫就特別美麗嗎?

上圖是我的新嘗試,是我第一次畫這風格的畫。只是第一次,便畫到這個水準,連我自己都要高興幾天。我畫得到,是因為天份嗎?

我只能告訴你,畫這個優雅女孩時,有某些部份是我有點信心的,比如是她那些美美的秀髮,以及整幅圖的用色。我有信心,不是因為我自知有天份,而是因為我的經驗。我從小學時期,已經在摸索木顏色的力度運用。我沒有學過木顏色畫,只是自己在家不斷地畫填色簿,發現了力度運用的重要。所以,完成草圖後,上色的時候我是很有信心的,因為我知道我可以畫出美麗的色彩,這是基於我「訓練有素」。

至於她的秀髮,雖然看著很複雜,但我也有信心畫得到,那是因為我從中學時期已經喜歡畫些彎彎曲曲的優美線條。不過,中學時的我畫得不好。然而在我這幾年的繪畫生活中,我已經有信心能夠掌握了,所以畫這女孩時也不太擔心。

我怕的,是畫她的輪廓、眼睛、鼻子、嘴巴、纖手,我害怕去畫這一切我沒有「鍛鍊」過的東西。即使我相信我有天份,也不至於因有此自覺而可以胸有成竹。

在你看到圖畫現在的模樣前,我剛才所說的那些東西,自然是已經用橡皮擦擦過幾遍,修改完又修改。而且,這也不會是幾年前的我,所可以畫出來的水準。

我的揚琴老師總是把歌曲彈得很好聽,老師會說那是因為她認真地練習了很多很多遍。每一位出色的運動員之所以出色,也都是因為他們練習了很多很多遍。而這些練習,包括了補足自己一些天生的不足。

我相信天份,但天份是甚麼呢?

我相信天份可以讓你比別人掌握得更快,早一點做得好,但這「好」還不至於達到「優秀」的程度。我年輕時跑步快、跳得高,可以有中上的成績,但拿不到前三名。再過些日子,缺乏練習的話,天份也是會消失的,能力是會停滯,甚至倒退的。

很多優秀的人都會告訴你,他們靠的是練習和努力,雖然你打從心裡還是在羨慕他們的天賦。不如,當我們在欣羨別人的天賦時,也想想自己的天賦,然後,你看看在你的天賦能力中,要做得好、做得出色,靠的是上天的恩寵,還是你自己的努力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