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nkoi

Monday, October 22, 2018

記念冊



執拾的時間,永遠都是懷舊的時間。我在執拾期間,翻開了中七和大學的記念冊,看到同學和師長們眼中的自己。

除了對我的印象之外,當中還有對我的期望。無論是印象,還是期望,大家都寫得很一致,就是希望文靜的我,能夠主動一點,擴闊一下自己的生活圈子。

中學的同學和師長,提到我的揚琴;大學的同學,提到我的寫作。有時候,想知道自己給別人留下甚麼印象,原來重溫記念冊是很好的一個方法。我一邊讀著,一邊在了解自己。

你的記念冊,像一面鏡子嗎?我知道自己很文靜,不太善於交際,但有一位朋友,她說了我不知道的事:

「是你令我愛上了用文字表達情感,用筆去展示生活,用心去將值得珍惜的一一記錄下來。」

朋友所寫的,令我很感動,原來我是這樣影響了她,或是感染了她。當知道自己的一些甚麼,原來已經感染了別人,這是很叫人窩心的。

我們平常都只是各自的生活著,有時候,也許因為太忙、太累了,忘記了原來我們可以正面地感染別人、暖暖別人的心。

朋友們,很感謝你們所留下的這些話,留下你們的真誠!

Wednesday, October 17, 2018

如果黑夜深了

令兒筆下的John Bramblitt

我一直以為,John Bramblitt原本就是畫家,然後才瞎的。原來,他竟是瞎了之後才愛上繪畫。

這於我來說,分別好大的啊!因為我以為在他走進漆黑的世界之前,已經有繪畫的經驗,所以才可以掌握得到畫中各樣物件的距離,可以想像得到用色後的作品模樣。

John Bramblitt的作品

我是曾經想像過,如果有一天我再看不見了,那麼,我想我也就不懂繪畫了。揚琴呢,我倒試過閉起眼睛來彈,那還可以,因為這單單是距離的問題,只要熟習了距離便行。但繪畫呢,下筆後我看不見作品,這怎麼畫呢?

John Bramblitt能夠憑觸覺去判斷色彩,假使我能理解他想像得到畫出來的作品是怎麼樣的,但看不見的色彩、看不見的畫作,如何令他的生命從此充滿快樂呢?

會不會,是因為有「我都做得到」的滿足感呢?
會不會,是因為享受到繪畫的自由奔放呢?
會不會,是因為得到很多人的欣賞呢?

我不知道他快樂的主要原因是甚麼,但知道「繪畫」拯救了他,讓他在黑暗的世界尋到光明、尋到意義。

我想,我們不一定要能人所不能,但在每一次遇上太深的黑夜時,也許都總有一點點的光,在等候我們。

如果我們尋到了,不需要他人的理解,我們從心裡散發出來的快樂,足夠證明一切。

Monday, October 15, 2018

秋葉

我的秋天娃娃

今天畫了這幅秋天的畫,我罕有地為我的娃娃打扮得美美的,眼部還要有陰影。

背景是楓葉,我曾到元朗去賞楓,但楓最叫我驚嘆的,卻是我近日到日本料理品嚐菜餚的時候。料理師傅拿來一盤楓葉,對,是一盤。日式的、淺淺的盤子上,都是楓葉。我一看,是驚訝不已了,怎麼一束束的楓湊在一起時,竟這樣美呢!

秋之料理、秋之葉
料理師傅從盤子拿出一束楓,與銀杏葉和柿子葉一同放到餸菜上作裝飾,配上一張紅紅的和紙,這小小的心思已令人欣喜非常。

代表秋天的葉,是這麼的美,美進我的心內。

Thursday, April 12, 2018

基督徒的阿Q?



埃及人夏甲,也即外邦人,她遇見看顧人的神;
〈出埃及記〉中,七次明言神聽見以色列民的哀聲;
神對先知約拿說「我豈能不愛惜呢?」,所說的對象是敵神國度尼尼微城的幼童……

基督徒很喜歡講信心,也很喜歡說「神有衪的時間」、「等候神」等等,甚至好像無論自己經歷怎樣的難處,也總是要說神愛他。這其實,是不是很阿Q精神呢?

如果我們很空泛地抱持這種信念的話,那實在是很阿Q。空泛的意思是:有理無理,總之我相信神睇住我,相信神唔知幾時就會幫我。問我點解咁信?Ar……,總之神係愛我既,雖然我宜家好慘。

說不出原因的信念,這不是阿Q又是甚麼?

基督徒的「相信」不應該空泛,因為《聖經》是明明地向我們啟示了一位會看顧人、會聽見人、會愛惜人的神。上文提及的夏甲、受苦害的以色列民和尼尼微的幼童,他們全都沒有等候神,甚至也沒有祈求神,但神看顧了、聽見了、愛惜了。神親自幫助並向夏甲作出應許,神差遣摩西行奇事拯救以色列,神呼召約拿向尼尼微傳道。

在《聖經》中要找尋這類例子,幾乎可以說是垂手可得,你不會遍尋不獲。如果這些並不太認識神的人,神都看顧、聽見、愛惜,也都不吝嗇衪的大能來施行拯救;那麼,我們這些用基督寶血救贖回來的人,又怎麼可能需要阿Q?

只怕,我們有時候會像昔日被拯救離開埃及的以色列民一樣,忘記了神作過何等大的事,而在困難中懷疑神的應許和愛眷。但我們又不敢公然抱怨,所以仍然在口裡說相信神有衪的時間,然後我們口裡的話就如同阿Q之言,一樣的空洞。

我們不需要裝作擁抱信心,我們只需要想一想《聖經》向我們啟示了一位怎樣的神,而今天的我是這樣相信嗎?

神不要我們的信心建基在口號裡,而是建基在衪的作為裡。舊約時期是出埃及的那段歷史,而新約時代,是耶穌基督的十字架。

Wednesday, February 21, 2018

微笑女孩 * 巧克力精靈

微笑女孩伊汀

原來這世上有巧克力精靈,這我從來都不知道,但她確實存在。我終於曉得巧克力精靈的存在,是因為,我看見她的魔法……

聞說巧克力精靈可以變出許多不同的巧克力,只要你想得到的味道和形狀,她都可以變出來。如果我遇見她,我想我會請她為我變出草莓巧克力,然後還要請朋友來一起品嚐呢!

你問巧克力精靈還有甚麼魔法?我真不知道啊!我只知道,當我為失去的東西而流淚時,巧克力精靈便無聲無色地來了,她來要做她唯一要做的事。

巧克力精靈要用甜甜的力量,叫人不要忘掉希望、不要忘掉幸福。她的魔法,滲進一雙擁抱你的兩臂,滲進一聲聲親切的問候,也滲進一對願忘細聽你眼淚的耳朵。

就好像甜甜的巧克力,在你口中溶化出幸福一樣,巧克力精靈在你心裡,也溶化出難以言喻的幸福。然後,你終於有了重新抬頭的力量,而且帶著微笑。

Thursday, October 26, 2017

天份這回事


從小到大,記憶中沒有人說過我在哪些方面特別有天份。雖然,小學時老師讚賞過我跑步快;中學時,同學們羨慕過我跳得高、學樂器也似乎比同輩們掌握得快一點,但我真的沒有聽到「你很有天份」這句話。一直到現在,我以繪畫和教畫為職業,於是我便偶爾會聽到別人說我很有繪畫天份。

無論是小學還是中學階段,美術一科都不是我特別優秀的科目,成績一般得不能再一般,而且我還要在中五的時候放棄了這一科。而今,別人都說我很有天份,這我是承認的,因為我真的相信天父給了我這方面的恩賜。然而,有天份,又或是有恩賜,其實際內涵到底是甚麼呢?是我可以,而你不可以嗎?是我一生下來,畫畫就特別美麗嗎?

上圖是我的新嘗試,是我第一次畫這風格的畫。只是第一次,便畫到這個水準,連我自己都要高興幾天。我畫得到,是因為天份嗎?

我只能告訴你,畫這個優雅女孩時,有某些部份是我有點信心的,比如是她那些美美的秀髮,以及整幅圖的用色。我有信心,不是因為我自知有天份,而是因為我的經驗。我從小學時期,已經在摸索木顏色的力度運用。我沒有學過木顏色畫,只是自己在家不斷地畫填色簿,發現了力度運用的重要。所以,完成草圖後,上色的時候我是很有信心的,因為我知道我可以畫出美麗的色彩,這是基於我「訓練有素」。

至於她的秀髮,雖然看著很複雜,但我也有信心畫得到,那是因為我從中學時期已經喜歡畫些彎彎曲曲的優美線條。不過,中學時的我畫得不好。然而在我這幾年的繪畫生活中,我已經有信心能夠掌握了,所以畫這女孩時也不太擔心。

我怕的,是畫她的輪廓、眼睛、鼻子、嘴巴、纖手,我害怕去畫這一切我沒有「鍛鍊」過的東西。即使我相信我有天份,也不至於因有此自覺而可以胸有成竹。

在你看到圖畫現在的模樣前,我剛才所說的那些東西,自然是已經用橡皮擦擦過幾遍,修改完又修改。而且,這也不會是幾年前的我,所可以畫出來的水準。

我的揚琴老師總是把歌曲彈得很好聽,老師會說那是因為她認真地練習了很多很多遍。每一位出色的運動員之所以出色,也都是因為他們練習了很多很多遍。而這些練習,包括了補足自己一些天生的不足。

我相信天份,但天份是甚麼呢?

我相信天份可以讓你比別人掌握得更快,早一點做得好,但這「好」還不至於達到「優秀」的程度。我年輕時跑步快、跳得高,可以有中上的成績,但拿不到前三名。再過些日子,缺乏練習的話,天份也是會消失的,能力是會停滯,甚至倒退的。

很多優秀的人都會告訴你,他們靠的是練習和努力,雖然你打從心裡還是在羨慕他們的天賦。不如,當我們在欣羨別人的天賦時,也想想自己的天賦,然後,你看看在你的天賦能力中,要做得好、做得出色,靠的是上天的恩寵,還是你自己的努力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