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nkoi

Tuesday, December 11, 2018

因為音樂



在我們的一生裡,也許會有不同的線,讓我們的生命能以與不同的人連繫上。音樂,是我其中一條這樣的線 (雖然我並不是音樂人)。

中一到中七,我在學校的其中一樣課外活動,是學揚琴。應該是中四的時候,我有幸與學其他中樂樂器的師兄、師姐、同學、師弟、師妹,組成小小的中樂團,就是大家一同合奏,定期練習。這相信是我在中學生涯中,唯一認識到不同年級的機會。

畢業之後,我與他們沒有再聯絡了,關於中學的點點滴滴,也漸漸沈澱了。十年、二十年過去,你會想起那許多年前所認識的人嗎?會想起在那遙遠的過去,所發生過的事嗎?我是真的很少想起了,但後來,我們竟然在網路上重新聯絡上,最近還一同吃過飯。

這條音樂的線,又再一次將彼此連繫了起來。畢竟,我們是曾經一同玩過音樂,所以現在再聚在一起,談個天,說個笑。

在我們當中,有的已沒有玩樂器,有的玩了其他樂器,也有我這樣重新再學當年學過的樂器。不管如何,我們是因為音樂而認識的。

因為我不能稱得上是音樂人,所以也沒有多少個因音樂而認識的朋友。這幾位音樂校友,也就更顯得別具意義。音樂,將原本不相識的、不同年級的人,拉在一起了。過了二十多年的今天,我們還可以跟大家問個好。也還可以,想一想當年。

Thursday, November 8, 2018

我的手笨笨日記


手笨笨的意思,是我經常性地將東西從我的手上跌落到地上,又或是我不知怎地弄跌了東西。

晾衫的時候,衣夾會飛跌在地。
洗碗的時候,碗碟會飛跌到洗手盤。
吸塵的時候,KM sir的模型會「戰死沙場」地倒下來。
彈揚琴的時候,琴竹也試過一飛飛到遠處。

最近,我很厲害地將天花板上的燈,用我這幅鯨魚畫弄跌了。不是燈泡破了,而是在燈泡附近的玻璃裝飾,被我的畫弄得一地都是。

這次,我沒有像平常一樣立刻煩躁、惱怒自己,而是在沒有任何感受地呆看著地上的碎玻璃,然後再看看頭上的燈。是的,我沒有感受,只是在想著該如何清理這不堪的景況。

這晚,我原本是一個畫家,而最後卻變成清潔工人了。清潔工作延續至第二天,終於完成了,很是高興。

而今次的手笨笨,我想是很經典的。後來,我完成了這幅鯨魚,看到它時,有時候就會想起我的手笨笨。

不過,這鯨魚讓我很滿足,因為我覺得牠好美。

Thursday, October 25, 2018

雲兔


你知道嗎?在很高、很遠的白雲上,有一個小兔子的故鄉,那些小兔子不是白兔、不是灰兔,是雲兔。雲兔很可愛、很特別的,牠們的內耳是粉紅和粉綠色,你在地上不會找到這一種兔。

對啊!雲兔住在天上,厚厚的白雲是牠們的海洋,牠們有時候會在浮雲上划艇。雲兔的故鄉是一個大大的樹屋,樹上的葉片有秋天的顏色,很像楓葉,卻不是楓葉。葉片又像天上的星星,卻又不是星。雲兔說那些是「願望之葉」,它們是雲兔媽媽的夢。

雲兔媽媽很大、很大,大得可以睡在故鄉的樹上,整棵大大的樹就是她的床。雲兔媽媽在大樹上一直的睡,每當她走進美夢故鄉時,樹上都會長出一片「願望之葉」。因為雲兔媽媽總是在睡,又總是發著美夢,所以樹上的「願望之葉」不停地長出來。小雲兔們就會把葉子收集,收集好後,就是划艇的時候了。

是的,小雲兔會帶著「願望之葉」去划艇,像聖誕老人一樣,牠們會從天上走進你和我的房間,走到我們的床邊。然後,雲兔不要吵醒你,牠會靜悄悄地把葉片放到你的枕邊。看到你在睡夢中微笑了,雲兔也就會離開了。

到第二天,你醒來的時候,你卻看不見枕邊的葉片,因為它會變成你的願望,一個就在今天要實現的願望。

Monday, October 22, 2018

記念冊



執拾的時間,永遠都是懷舊的時間。我在執拾期間,翻開了中七和大學的記念冊,看到同學和師長們眼中的自己。

除了對我的印象之外,當中還有對我的期望。無論是印象,還是期望,大家都寫得很一致,就是希望文靜的我,能夠主動一點,擴闊一下自己的生活圈子。

中學的同學和師長,提到我的揚琴;大學的同學,提到我的寫作。有時候,想知道自己給別人留下甚麼印象,原來重溫記念冊是很好的一個方法。我一邊讀著,一邊在了解自己。

你的記念冊,像一面鏡子嗎?我知道自己很文靜,不太善於交際,但有一位朋友,她說了我不知道的事:

「是你令我愛上了用文字表達情感,用筆去展示生活,用心去將值得珍惜的一一記錄下來。」

朋友所寫的,令我很感動,原來我是這樣影響了她,或是感染了她。當知道自己的一些甚麼,原來已經感染了別人,這是很叫人窩心的。

我們平常都只是各自的生活著,有時候,也許因為太忙、太累了,忘記了原來我們可以正面地感染別人、暖暖別人的心。

朋友們,很感謝你們所留下的這些話,留下你們的真誠!

Wednesday, October 17, 2018

如果黑夜深了

令兒筆下的John Bramblitt

我一直以為,John Bramblitt原本就是畫家,然後才瞎的。原來,他竟是瞎了之後才愛上繪畫。

這於我來說,分別好大的啊!因為我以為在他走進漆黑的世界之前,已經有繪畫的經驗,所以才可以掌握得到畫中各樣物件的距離,可以想像得到用色後的作品模樣。

John Bramblitt的作品

我是曾經想像過,如果有一天我再看不見了,那麼,我想我也就不懂繪畫了。揚琴呢,我倒試過閉起眼睛來彈,那還可以,因為這單單是距離的問題,只要熟習了距離便行。但繪畫呢,下筆後我看不見作品,這怎麼畫呢?

John Bramblitt能夠憑觸覺去判斷色彩,假使我能理解他想像得到畫出來的作品是怎麼樣的,但看不見的色彩、看不見的畫作,如何令他的生命從此充滿快樂呢?

會不會,是因為有「我都做得到」的滿足感呢?
會不會,是因為享受到繪畫的自由奔放呢?
會不會,是因為得到很多人的欣賞呢?

我不知道他快樂的主要原因是甚麼,但知道「繪畫」拯救了他,讓他在黑暗的世界尋到光明、尋到意義。

我想,我們不一定要能人所不能,但在每一次遇上太深的黑夜時,也許都總有一點點的光,在等候我們。

如果我們尋到了,不需要他人的理解,我們從心裡散發出來的快樂,足夠證明一切。

Monday, October 15, 2018

秋葉

我的秋天娃娃

今天畫了這幅秋天的畫,我罕有地為我的娃娃打扮得美美的,眼部還要有陰影。

背景是楓葉,我曾到元朗去賞楓,但楓最叫我驚嘆的,卻是我近日到日本料理品嚐菜餚的時候。料理師傅拿來一盤楓葉,對,是一盤。日式的、淺淺的盤子上,都是楓葉。我一看,是驚訝不已了,怎麼一束束的楓湊在一起時,竟這樣美呢!

秋之料理、秋之葉
料理師傅從盤子拿出一束楓,與銀杏葉和柿子葉一同放到餸菜上作裝飾,配上一張紅紅的和紙,這小小的心思已令人欣喜非常。

代表秋天的葉,是這麼的美,美進我的心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