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nkoi

Friday, March 29, 2013

Happy Easter


受難節、復活節……。

在這時節,記念為我們死而復活的主。

Thursday, March 28, 2013

我們的400尺


你說,400尺的居所到底是不是「豆腐膶」?

新婚時,我們兩口子住在四百九十尺的單位內,兩房兩廳,一個廚房,一個洗手間。那時候,我們覺得若生了孩子,就得搬家。還有人覺得這住處實在太小了,便懇切地建議我們快搬新居。但你知道嗎?打從我兩歲開始,我就一家五、六口住在400尺的廉租屋裏,從來不感到狹小。

我在400尺的單位內住了超過二十年。我曾經在這兒手握地拖,從這邊牆跑到那邊牆,幫媽媽拖地。要記得,是跑啊!我的應天哥哥曾經在這兒打側手翻,這是不曾在我身上有過的技能;我與令瓏妹妹跳自創的土風舞,將客廳當成舞台,甚至表演給家人看;我們也曾在400尺的單位跳大繩和橡筋繩,這兩種玩意都需要兩人各拿繩的兩頭,讓第三人在中央跳的,所需面積大概十尺乘四尺?

400尺單位的洗手間,甚至有浴缸啊!是可以舒舒服服地浸泡泡浴的浴缸,我們也曾穿上泳衣將浴缸當成游泳池。

我們的400尺在許多次的跑跑跳跳中,染上不會褪色的童趣,是我們兄妹三人都樂於回味的片段。而你的400尺,也是回首時甜甜的一笑嗎?


Wednesday, March 27, 2013

變成回憶的小紫花布袋


今天售出這款小紫花手繪布袋,真高興啊!

第一次畫這種小花花,我自己也很喜歡。售出了,留下回憶。

Monday, March 25, 2013

良師的教導

上星期已見過教授,她很耐心地教導我在創作圖畫書 (兒童故事書) 時,應該注意些甚麼,還以不少已有作品為實物教材。後來,教授還鼓勵我多參加講座,又可試試參加比賽。

有一句說話令我很深刻:

「故事不用複雜,但要有情。」

Friday, March 22, 2013

第二個手繪布袋

藍色花花布袋
今天,畫了第二個手繪布袋,用了我喜歡的藍色,加上少許紫色,別有一番風味。

Thursday, March 21, 2013

人生第一個手繪布袋

富察令兒人生第一個手繪布袋

今天,我畫了人生第一個手繪布袋。

動筆之前,我緊張得很,幾乎聽得到自己的心跳聲。

繪畫的時候,竟然有小意外——我手握畫筆繪畫時,染上顏料的畫筆忽然跌在布袋上,在兩處地方染了色。

看著那兩處意料之外的顏色,我心想:又是時候發揮我的修補功夫本領。

Wednesday, March 20, 2013

雖然路難行


有時候,覺得這條路不易走,好像連如何前進也不懂。

我是唸中文系的,不是修讀美術設計,連會考也沒有考美術科。

我會畫塑膠彩油畫,但其實我起初畫的時候,連塑膠彩的名字也沒聽過。我會用名貴的水溶性木顏色來畫畫,但其實,我一直只當它是普通木顏色,是去年才有膽量試試加水來用。我會用photoshop來畫畫,但其實,我只是在老公的指教下,用了最最基本的功能來畫,photoshop裡很多很多的功能,我都不懂,也不知道。

我是藝術型的人,不懂搞生意,莫說金額,連小學生的加減乘除也會令我頭昏腦脹。我的朋友圈子很細,當然更談不上在生意上可以有甚麼網絡來銷售產品。

然而,我走進來了。我畫畫,我賣畫,我搞生意。

走了進來,覺得怎樣呢?

我覺得很快樂,尤其在我畫畫的時候。如果童年的片段是已經發黃的照片,那麼,畫畫會令我覺得照片不再發黃。我好像坐進叮噹的時光機,回到二、三十年前一樣。

我覺得很高興,尤其在我看到別人喜歡我的畫作的時候。當知道自己可以令別人快樂,你是無法不生出一份難言的喜悅的。這一種喜悅,會牢牢地、珍而重之地,被放進你小小的心房。

我也覺得很難熬,就是當我覺得畫得不美麗的時候、當我想不到在有限的市場裡如何推出產品的時候,當我不知道怎樣可以在未成熟的土壤裡出版兒童繪本的時候。

面對一條不熟悉又沒有走過的路,感到難走是自然的事。在這時候,去想的不是該否走下去。因為,無論是否難走,是否熟悉,你都已經曉得這條路屬於你。

去想的,是你要走出一條怎樣的路來。

Tuesday, March 19, 2013

藏在衣櫃裡的童年回憶


你也許覺得我像是古典浪漫派,愛時常懷舊;你也許覺得我頑皮至極,可以用這個衣櫃為我的罪證。

是的,我好喜歡懷舊,所以這個充滿懷舊風格的衣櫃正合我心意,我尤喜愛它的門柄,覺得它好有藝術美。我也喜愛它那充滿歲月風霜的痕跡。你看,右面的木板早已褪色,好不蒼涼。

但我對它的喜愛,除了因為它是「老人家」外,也因為它藏著我的童年快樂。

若你打開衣櫃門,你會看見門後有一面鏡子,鏡子下方,還保留著朦朦朧朧的塗鴉,那是小學時期的我用媽媽的口紅塗上去的。沒錯,我就是將衣櫃門當作畫紙,把口紅當作畫筆,然後留下我的大作,經久不散。

我也曾在家跟哥哥、妹妹玩捉迷藏時,打開衣櫃的門、走進去、將自己藏在眾多衣服中,再把門關上。可惜,我不像《獅王、女巫、魔衣櫥》的女主角,可以走進另一個世界。

回想起來,我小時候的所作所為真可以成為父母打罵的最佳原因,然而,父母沒有罵我,也沒打我。而對於現在的我來說,那一切的頑皮,都是很美好的回憶。

(特別鳴謝應天哥哥拍下這幀美麗的照片。)

Monday, March 18, 2013

柳暗花明

出版路遇到問題,我還不知道該怎麼走,但苦惱了好一陣子之後,今天得到很多鼓勵:

1. Beloved的facebook page一直不太能吸引年青人,但近日卻多了年青人讚好圖畫和page,我這才知道這種風格的圖畫,原來也有年青人喜歡。

2. 研究兒童文學的教授沒有忘記我,在她為論文忙碌過後,她今天電郵給我約我見面的時間。謝謝教授把我放在心上!

3. 在微博發放圖畫已有好一段日子,雖然間中會有新的粉絲,但我一直都覺得好像沒有反應一樣,沒有人讚好、沒有人轉發。我已沒上微博好一段日子了,近日上去看看,竟然又多了粉絲。於是,便將畫作上載,沒想到,立刻又多了兩位粉絲,還要有人轉發了圖畫。

這一切的經歷,都很特別,特別值得記錄下來。

Sunday, March 17, 2013

雖然沒遇上


我沒有穿過的服飾:
雖然我作為滿洲富察氏子孫,但我不會想像自己是格格。然而,當我翻開書本了解香港的服飾演變時,也真是很認真地細閱過滿洲人的服飾。

我沒有見過的樹:
我的家鄉在吉林,吉林的樹掛很有名,但我一直沒有機會欣賞。這幅圖畫後面的樹,像吉林的樹掛嗎?

雖然,服飾我沒穿上,樹掛也沒看見,但我覺得這一切都與我有關。

如果你未曾踏足過你的家鄉,你會對家鄉懷抱情感嗎?

我會。

Friday, March 15, 2013

富察令兒的紅裙子


我不會忘記,我曾經有一條獨一無二、漂亮不已、用來迎接新年的紅裙子。

紅裙子以棗紅色絨布與白色哩士花邊製成,出於我慈母的手中線。在照片裡,穿起這條紅裙子的我,在假裝彈鋼琴。

我的媽媽——台山二女,遺傳了我祖母的美麗,從小便清麗可愛。在我祖父還未做鞋店老闆時,年紀輕輕的她已跟着她的爸爸,把幾盒鞋盒綁成一串,手攜兩大串造好的皮鞋,坐人力車或徒步將鞋送到各鞋舖。但人力車其實不好坐,在車上總是搖搖晃晃的。

她小學畢業後讀過英文專科學校,後來在友人的介紹下認識了富察四子——我的爸爸。她穿上親手縫製的婚紗與晚禮服出嫁,後來,她像當時許多的婦女一樣,靠車衣餬口。

媽媽會為我們縫製美麗的衣服,也會為我和妹妹的洋娃娃縫製衣服。

我們都擁有母親一針一線的情懷、一針一線的愛惜,這是我們的幸福。

Thursday, March 14, 2013

我畫了這小孩


今天畫了這個黑皮膚的孩子,因為,我不想忽略不多人想起的民族。

我也希望,我們都了解,美麗的不一定是金色的髮絲。

Monday, March 11, 2013

為紅葉而醉

陶醉在紅葉中的臨寧

我越來越喜歡臨寧,很想畫她,但我想了很久,才能構想出這幅圖畫。

我好像沒有在現實中很仔細地觀賞紅葉,所以,我便在網上查找一下紅葉的樣子。到我為這幅圖畫上色時,我再沒有看照片,憑著我所記得的紅葉來上色。

當我為紅葉上色時,我真覺得,是紅葉本身美麗得很,是紅葉自己在為圖畫賦予美麗。然後,我很希望到滿樹紅葉之地,細意欣賞,陶醉其中。

臨寧與紅葉

Thursday, March 7, 2013

香花花,為了誰?


想想自己喜歡些甚麼,於是,這幅畫誕生了。
種花的大熊先生,與惜花的香花花是好朋友,所以畫了這幅畫。
為香港「十一海難」而畫的香花花。
為了掛念香花花的人而畫的畫。

想起有人掛念她,所以畫了她。
有時候,我畫畫是為了掛念圖畫的人。

我知道有人很喜歡香花花,有好一陣子我沒有畫香花花,香花花的粉絲說「已沒有香花花了」。於是,我便立刻畫了一幅香花花。

今天也一樣,因為想起有人會掛念她,所以我畫了香花花在草地上享受清風。

每一幅畫的出現都有不同原因,而我最喜歡的是,為了喜歡圖畫的人而畫畫。

一旦我知道你喜歡,我是會為你而畫的。因為你的快樂,也是我的快樂。

也所以,我會繼續畫香花花,也會繼續畫臨寧、大熊先生……

更多的香花花

Wednesday, March 6, 2013

猶長先生


從小到大,都只喜歡畫女性,所以不太懂得畫男性,尤其是中年男士。

這幅猶長是我的突破,畫完後開心不已。

你說,他有多少歲呢?

Tuesday, March 5, 2013

換筆

老公發現我用來畫畫的水筆「唔好寫」,出墨時斷斷續續,於是立刻幫我換了另一支筆,筆芯與我本來的筆是同一種筆芯。

實在是很貼心的舉動。

不過,雖然筆芯同類,但不知為何我始終需要好好適應這支新筆呢!

Monday, March 4, 2013

不能忘掉的老師

富察四子算是了不起的了,如果你不想用「了不起」,也可以用「聰明仔」來形容。六、七十年代,大部分年輕人不是小學未畢業,就是僅有小學學歷。但你知道富察四子有多「巴閉」嗎?給你說個動人的故事:


孩子拿着成績表,回家告訴爸爸:「我可以升中了。」

爸爸看了看成績,想了想孩子的話,冷冷地回應:「不升中了,沒錢。」

回到學校,孩子告訴老師不升中了,因為家裏沒錢。

老師懷着失望與遺憾的心情繼續當天的教學,沈重的心難以排遣,於是,跟其他幾位老師商量商量。最後,幾位老師拿出自己的錢,對孩子說:「錢你拿去吧!你讀得到的,要讀上去啊!」

於是,孩子升讀名校——金文泰中學,此中學於七、八十年代,有「中大預備學校」之稱,許多畢業生都能夠升讀香港中文大學。

富察四子在他的人生裏,出現過這幾位教人感動流涕的老師,定必一生難忘。他帶着老師的期望步入金文泰中學,但最後還是因家庭的緣故,只讀到中五。最後,像岳父大人一樣,賣鞋為生。

出版路

這陣子在聯絡不同出版社,又看看出版書籍的資料。

覺得,真是前路漫漫。

Saturday, March 2, 2013

空蕩蕩的腦袋

大熊先生與香花花

有人問過我畫畫的靈感何來,也有人問過我畫畫時在想的是甚麼。

這些問題,其實我不太懂得回答,我一向自覺是個沒有創意的人,雖然這一年不斷地畫,也嘗試畫不同的東西,但我的腦袋裡,其實像空蕩蕩一樣。

許多時候,我都不知道應該畫甚麼,畫了,也不知道可以畫些甚麼背景。你看,這一幅大熊先生與香花花,只有大熊先生種的藍牡丹,再配上我覺得合襯的背景顏色,我就算畫完了。這是比較容易我腦袋裡出來的圖畫。

你可以說單調,也可以說簡潔,怎樣也罷。這可能是我的優點,也可能是我的缺點,但我會嘗試畫些複雜一點的圖畫,也會保留自己的「空蕩蕩」。

Friday, March 1, 2013

富察令兒的筆名由來

富察令兒,是筆名,也算真名。

我從沒有忘記,小學時的我,以及我的兄長和妹妹,曾經懷着興奮和好奇的心情,翻開我們的族譜,細看當中的記錄。

然後,我們知道自己的身世。

我年幼時不知道清太祖努爾哈赤何方神聖,直至這幾年想要尋根,讀到墨香滿樓的《清朝這些人‧努爾哈赤卷》,我才有更多了解,也更明白為何滿洲人這麼尊敬他。

列祖本姓富察,屬鑲白旗。清朝有位皇后也是富察氏,不過她是鑲黃旗,鑲黃旗的富察氏較出名,而我們卻是鑲白旗,不可以幻想自己有個做皇后的祖宗了。

話說回來,富察令兒這個名字,是小學時已經有的,因為族譜說第十五代女兒是「令」字輩,也就是說,我是滿洲鑲白旗富察氏第十五代女兒。我記得,小學時讀到這個資料,便問媽媽:「如果起初改名時,看到族譜這樣說,那麼你會為我起個甚麼名?」媽媽想了想,答:「令兒。」

據我有限的歷史知識,我知道清兵入關後採用高壓與懷柔政策,因為有懷柔,所以滿人早早就改了漢姓,族譜裡也有較詳細的記載。富察氏,在清朝時已改為傅氏。因此,富察令兒這個名字,我只用作筆名。

中學時期的我,喜歡中國文化,也因為很欣賞中國文化,所以我越來越有民族情感,我為自己是中國人而自豪。我是到了現在,年紀也不輕了,才漸漸地、認認真真地尋根,開始有另一種民族情感,那是屬於滿人的情感。雖然,我對滿人的文化沒有甚麼了解,只知道入關前的善戰,與後來清庭的腐敗。

然而,我會高興我是中國人,也會高興我是滿洲人。曾經到過北京故宮,很想再有回去的機會,我也期望有一天,可以踏足位於瀋陽的故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