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nkoi

Wednesday, March 20, 2013

雖然路難行


有時候,覺得這條路不易走,好像連如何前進也不懂。

我是唸中文系的,不是修讀美術設計,連會考也沒有考美術科。

我會畫塑膠彩油畫,但其實我起初畫的時候,連塑膠彩的名字也沒聽過。我會用名貴的水溶性木顏色來畫畫,但其實,我一直只當它是普通木顏色,是去年才有膽量試試加水來用。我會用photoshop來畫畫,但其實,我只是在老公的指教下,用了最最基本的功能來畫,photoshop裡很多很多的功能,我都不懂,也不知道。

我是藝術型的人,不懂搞生意,莫說金額,連小學生的加減乘除也會令我頭昏腦脹。我的朋友圈子很細,當然更談不上在生意上可以有甚麼網絡來銷售產品。

然而,我走進來了。我畫畫,我賣畫,我搞生意。

走了進來,覺得怎樣呢?

我覺得很快樂,尤其在我畫畫的時候。如果童年的片段是已經發黃的照片,那麼,畫畫會令我覺得照片不再發黃。我好像坐進叮噹的時光機,回到二、三十年前一樣。

我覺得很高興,尤其在我看到別人喜歡我的畫作的時候。當知道自己可以令別人快樂,你是無法不生出一份難言的喜悅的。這一種喜悅,會牢牢地、珍而重之地,被放進你小小的心房。

我也覺得很難熬,就是當我覺得畫得不美麗的時候、當我想不到在有限的市場裡如何推出產品的時候,當我不知道怎樣可以在未成熟的土壤裡出版兒童繪本的時候。

面對一條不熟悉又沒有走過的路,感到難走是自然的事。在這時候,去想的不是該否走下去。因為,無論是否難走,是否熟悉,你都已經曉得這條路屬於你。

去想的,是你要走出一條怎樣的路來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