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nkoi

Friday, August 30, 2013

我不曾認識的世界

因為它,我進入另一世界了!
我越來越喜歡樹,想開始畫多些樹,又想多了解樹。在台灣旅遊時,看見這本關於種樹的書,立刻便買了下來。

我喜歡樹,因為覺得樹孕育了許多的生命。而這本書的作者,這樣說:「樹種在哪裡,家就在哪裡。」有一位作家也在推薦序中寫:「人類原本就與樹緊密相依,在花蓮,太魯閣族習慣於種竹子,蓋竹屋,阿美族的家屋旁一定種麵包樹,因為家原本就該有樹的照拂保護。」

作者與她的父親,從繁華的台北搬回家鄉花蓮,在祖先留給他們的土地上,要種出一個樹林。他們用了七年的時間,種下一千六百棵樹,樹木成蔭,許多動物漸漸地再次以此地為家。

他們種了樹,而我,因他們而走進了從不曾認識的世界,而這個世界卻是本來就存在的。

打風下雨,不再是窗口外的事,而是自己的心靈忐忑,因為家門外全是自己的心血、自己的孩子;生長得不好的農產品,也不再是在市場上任你隨意捨棄的貨物,而是會叫你有點心痛,有點可惜,有點戚戚然。生命自己的成長,自己的茁壯,也會叫你出乎意料,感動不已。

人類,也許不該忘記我們與大自然的相依,也不該忘記我們與大自然之間的情感。

花草樹木,不應該只是我們生活中的裝飾,因為,我們其實真的需要他們。

Thursday, August 29, 2013

我的歷史,你不一定要知道

富察令兒扮攝影師,拍了這幀樹的照片。

你不知道我的過去,但當你看著我,你會知道我是有過去的。

你不知道我經歷過甚麼,但當你觸碰我,你會感覺到我的歷史。

你不一定要了解我,但當你站在我面前時,請不要收起你的尊重,正如我不會收起對你的尊重一樣。

Tuesday, August 27, 2013

就是我喜歡


我喜歡藍色,所以我一開始便塗上藍色,然後你就看見藍色的夜空;

我喜歡白色,所以我畫了白色的頭髮與裙子,加上些許藍藍綠綠黃黃,然後你便看見清純可愛的小女孩;

我喜歡樹、喜歡小苗,因為它們代表生命,所以我畫了一顆小苗在女孩的懷抱,然後你便看見小苗安躺;

我喜歡波波,所以女孩的頭髮旁邊飄著點點亮光……

繪畫,不就是這麼容易嗎?將你所喜歡的都畫下來就好了,隨心、隨性,然後你就能在作品中看見自己。

Tuesday, August 20, 2013

世界第一的麵包師傅

麵包上,有母愛的記號。
在台灣旅遊的日子,我從電視機上看到世界麵包大師比賽冠軍得主——吳寶春師傅接受訪問。這個訪問,令我印象難忘。

原來,吳寶春師傅從前是貧窮家庭的孩子,他厭惡每天都吃的鳳梨,覺得鳳梨是貧窮的象徵。直到他長大後,他改變了,他甚至以母親的名字來為他的鳳梨酥命名,來記念辛苦養育他的母親。

那時,許多貧窮人家都會去學做麵包。做麵包師傅並不是有前途的工作,但吳寶春師傅卻懷有夢想,他決心要做最好的麵包。在他經年累月的努力下,在他嘗到無數次的失敗後,他代表台灣奪得世界冠軍。

雖然在他得獎之前,母親已經逝世了,但母親的愛一直在他的心裡。吳寶春師傅的麵包上,有一個圖騰式的圖案,圖案上結合了孩子、代表母愛的月亮,以及鳳梨。

讓母愛藏在心裡,吳寶春師傅作了不可能的事,回饋了他的母親,發揚了他母親的堅韌精神。

因為愛,他作了不可能的夢,並且使夢成真。

他做了不一樣的麵包,過了不一樣的人生。

點擊:代表母愛的鳳梨酥

Monday, August 19, 2013

終於

我想將這顆小石子,送給曾受傷的她。

有一件事,是我這幾年來一直都想做,但不敢做的。

我想做,因為我很想關心對方,既關心,又掛心。因為,我知道對方受的傷不淺。

不敢做,因為不知道對方會否生氣我,不想我走近。

就這樣,過了好幾年了,今天,我終於拿起電話,撥出一個快要遺忘的號碼。然後,聽到對方說:「喂?」

……

Friday, August 2, 2013

可以有一生之久

我很喜愛的一幅小葉子

畫這幅小葉子時,我運用了小學時學的技巧——彈顏色。

集中在圖畫下方的那一堆帶點零亂,帶點隨意,又帶點藝術感的顏色,是我用牙刷、用畫筆彈上去的。

這個方法,是我初小時學的。那時老師要我們畫打風的場面,她便教我們用牙刷點些白色,然後用手指在牙刷上掃,顏色就隨意地一點一點彈在圖畫上,像零亂的雨絲。

這位老師,不是學校的老師,而是我出去上繪畫班的老師。學的時候我年紀很小,應該是小一或小二的年紀,而且我不是上了很久,也許只學了數個月。記不得了,我只記得我學會了這個技巧,而其他的,都忘了。

你說奇不奇?那個繪畫班在我的人生中佔了多少時間?連五十份之一的時間也沒有,但原來在當中的其中一節課,其中一種繪畫技巧,當時年幼的我學會了之後,會牢記一生。即使我沒有繪畫已很多年了,但今天,當我覺得有需要時,還是會運用這個技巧。只不過,我用的不是水彩,原來塑膠彩的顏色是很難彈出來的,我辛辛苦苦才做到你現在所看見的效果。

不論如何,我竟然記得幾十年前所學過的東西,這對我來說意義重大。

孩子可以牢記一生,那麼,當我們跟孩子說話時,當我們要教導孩子一點點東西時,又豈能輕視?

也許,只因你的一句話,孩子便一生受益。你相信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