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nkoi

Friday, December 18, 2015

我們的壞蛋小甜心

我們的壞蛋小甜心

嬲嬲豬國王
我的幻彩小貓咪,完全脫離了我的風格,成了我筆下罕有的壞蛋一族,那是因為創作者已經不只我一人。

上課時,我想啟發孩子們的創意,於是我畫了一隻貓咪的輪廓。我為貓身上了色,有紫、粉紅、藍、黃等色,還在她的屁股上加上兩顆星,以及深紫色的彎尾巴。這全都為了激發創意,所以我刻意畫得天馬行空。

我留下沒有眼鼻口的貓臉,讓孩子們繼續創作。誰知他們的創意比我更天馬行空,貓咪有可愛的眼睛,卻又青筋暴現;她有可愛的頭花,卻又長有魔鬼的角。而且,原來她留有一頭短髮,並多長出一條藍色的尾巴。孩子們為她起名叫壞蛋小甜心 —— 一個集可愛與邪惡於一身的名字。嗯,我需要多幾秒鐘來接受我的貓咪。

然後,孩子們繪畫自己的作品時,我看見國王變成噴火的哥斯拉,連皇冠也彈飛了起來。於是,我有點老懷安慰之感,感謝壞蛋小甜心的「犧牲」。

Friday, December 11, 2015

賣火柴的女孩?

火柴願
這幅畫,是我為了繪本創作班而畫的。

當我將畫作拿出來的時候,孩子們都很識趣地大聲嘩嘩嘩,這是他們給我的驚喜。但一遍「嘩」聲過後,他們那屬於現實的腦袋開始轉動了。

他們說:「賣火柴的女孩很窮的呀!怎會有這麼美的裙子呢?」(噢!這裙子……很美嗎?我還以為自己畫了一條普普通通、單調沒款式的裙而已。)
「怎麼火柴的火這麼大啊?」
「火和星星怎會在一起的呀?」

還有的是女孩的微笑。她本身是沒有口的,就像我平日所畫的女孩一樣,欠缺一張口。孩子們都覺得很遺憾怎麼我沒畫口,他們說有了口會可愛很多的啊!於是上課時,我趁著空檔便給她畫了一個微笑。

我這繪本創作班,是希望孩子能以他們所喜歡的故事為藍本,然後加進自己的創意去改編,成為屬於自己的故事。這個穿「美麗」裙子,又將火與星星黏在一起的女孩,就是我所改編的賣火柴的故事。

我告訴孩子們,因為原著太悲慘了,所以我想將故事變得快樂一點,讓女孩快樂一點。因此,你們在這幅圖上,一眼便認得出那是賣火柴的女孩,但又感覺不一樣了。她快樂了、有希望了。

嗯,孩子們很善於找不同,但我希望他們更善於發揮他們的創意。在創作的世界,不但火柴的火可以很大、很光,馬也可以飛,白兔亦可以吃刺身,是吧?

Friday, October 16, 2015

畫寫實畫的體會


我小時候不喜歡寫實畫,沒有甚麼特別原因,只不過是不懂得欣賞。中四選讀美術時畫素描,我不知所措又經常失敗。寫實畫好像一直都不在我的世界,更不在我的繪畫世界。

年紀大了,我開始懂得欣賞寫實畫的美。當我欣賞《納尼亞傳奇》電影時,我驚訝那隻電腦效果獅子的美麗毛色與質感。欣賞《汽車總動員 / Cars》,那許多美麗不已的各國風景叫我目瞪口呆。你可以說,寫實畫還不如拍個照片吧?嗯,假如真的畫得跟實物一模一樣,是的,那為甚麼不拍照呢?

這句說話,也許我亦曾說過?記不起了。但我想,這句話首先漠視了寫實畫所展現出來的,畫家的深厚功力吧?

不高談闊論,我只是想抒發一下我嘗試畫寫實畫後的體會。

我畫了一隻小貓和幾隻鹿,然後我發現了我從來沒有想過的事。畫寫實畫,可以幫助我去認識我所畫的動物,發現牠們更多我不曾留意的美麗,因為在繪畫時我需要十分仔細地打量牠們。原來,在一隻鹿身上,有不同色澤的毛分佈在牠身體的不同部份。原來,梅花鹿的背上,從頸到尾巴,有一行特別深色的棕色。原來,雄鹿的角可以有許多不同的形態,我說的是不同品種的鹿,而相同的是鹿角為牠們加添無比的王者氣派。

我從前覺得鹿的體態很優美,現在才明白,牠們的姿態、毛色、眼神,都美麗不已。然後,我覺得寫實畫就是「禁不住要畫出來的美麗」。因為這個世界太美麗了,所以喜愛繪畫的人,就很想能把他們畫出來。那跟拍照不同,不同的顏料展現出不同的感覺。水彩、木顏色、油畫,甚至是木雕等,儘管有99%的寫實程度,但媒材本身也會為作品賦予不同的感覺。

創作的世界,原本就應該是多元的。

Sunday, October 11, 2015

我對鹿的情意結


現在想來,我是自初小的時候,已經覺得鹿很美。那時,我家有一件玻璃小擺設,是一隻梅花鹿,那是我很喜歡的擺設。這是我喜歡鹿的開始。

我的小學時期,電視台播放了一套令我至今難忘的卡通,但我不記得卡通的名稱,也不記得故事內容。我只知道我深刻記得的是有一隻鹿,有個穿吊帶褲的青年,他應該住在森林附近,而森林裡有一隻鹿,那鹿常常到溪旁喝水。現在我憑這些僅餘的記憶,尋到八十年代香港有一套名為《湯姆歷險記》的卡通,主人翁就是住在森林的吊帶褲少年。誠然,我記得這卡通,純粹因為鹿。

以上這兩件事,讓我發現原來我從小便很欣賞鹿的美麗。

提到鹿,不可不提小鹿斑比。事實上,我連小時候有沒有欣賞過這齣電影也記不起,只知道長大後的我,是很喜歡斑比的,當然也是因為覺得牠很美麗。所以,有一年的生日,老公送了木雕斑比給我,真謝謝他啊!

但我一直不敢畫鹿,因為覺得這種體態優美的動物很難畫。(說實在,我有太多動物是不敢畫的,我總是有我的原因,說到底就是膽小吧?)今次,我是「膽粗粗」地嘗試去畫雄鹿,拿起畫筆的我,心情戰戰競競。

我先去看許多不同的鹿的照片,一時搜尋梅花鹿,一時搜尋馴鹿。一邊看照片,我一邊驚嘆,驚嘆鹿角的美。鹿角在雄鹿的頭上,猶如加晃的皇冠,讓牠們更顯高貴。真的,我為這造物的美麗動人驚嘆不已。在我畫鹿時,我覺得最要緊的就是要把鹿角和眼睛畫得好。每次我嘗試去畫寫實畫時,都覺得眼睛是最重要的部份,因為眼睛要帶出眼神和感情。而今次,還要加上鹿角,因為美麗的鹿角可以為雄鹿帶來王者的氣派。

我很感謝朋友和粉絲們,讚賞我今次畫的鹿。但我真的覺得,是鹿本身美麗,畫作才能美麗。我忽然間,很想將大自然的美麗畫出來呢!

Monday, September 7, 2015

我們的家鄉

我近來在悲天憫人。

高調的70年抗戰勝利慶祝活動、無記洪先生的遊歷平壤,以及敍利亞Alan小朋友的照片,令我這個宅女充滿求知慾地想要知道更多,關於這個世界所發生的一些事,當然,也包括想要了解這個世界的一些人。

我是走進去一場又一場的苦難經歷之中,無論是從影片中、從書本中,或是從網上資料中,我所接收到的,都是一些令人不禁唏噓嘆息、心裏沈甸甸的事。

戰爭我知道,逃難我知道,被監控的生活你也知道吧?但有一首歌,揭開了我的不知道。

那是Beyond的大地。

歌詞有一句是這樣的:「姑息分割的大地,劃了界線。」

這首歌已面世近三十年,我卻到現在才知道,它說的原來是因為中國與台灣終於打破分隔,因戰亂而離鄉別井幾十年的父親,臉上可以再展笑顏。

不過,我想起沈睡的獅子,那是屹立了過千年的石獅子雕像,現在沈睡在水底。

我是有看過關於這水中石獅子雕像城的照片和影片的,那城當然不是叫石獅子雕像城,那是淳安城和遂安城,又叫賀城和獅城。位處杭州一帶,不用說也知道是富庶豐饒之地。而淳安是漢朝古城,距今1807年,好厲害!(真的啊!我其實一直都很想走到中國的古城旅遊的呢!)

五十多年前,賀城和獅城連同漢唐的華麗建築與工藝,一同被水淹沒。她們的犧牲是因為要建設新安江水庫,然後有助提供大量電力和調節洪水。


這是水中的淳安城城門吧?

看見照片和影片中的古建築,我是有張大眼睛、目瞪口呆地讚嘆的。然後心裏可惜一番,便再回到屬於我自己的生活,腦裏也再沒起想過賀城和獅城。我也沒有想過被水浸沒的古城,與戰爭的國破家亡,原來可以有關係。

Beyond的大地,說的是「父親」終於有機會回到已別離了幾十年的家鄉,相信只是重新踏足在家鄉的土壤望一眼,父親也會老懷安慰。但這首歌讓我想起龍應台女士的母親 —— 一位在淳安長大的女人,因為戰亂而逃到台灣。人到暮年,兩岸可以再有交流,但她的淳安早已不在。讀讀她的故事,你的心一定會流淚。

她的眼淚和無盡的遺憾觸動了我,所以我很好奇地去查考關於淳安城的資料:

維基百科:「新安江水電站建成蓄水,淹沒2座縣城,8個鎮,39個鄉,1377個自然村,255家企業,270268間房屋,307838畝耕地。289951人離別故土……淳安縣因為水庫使得淳安的經濟倒退了20年。」

這就是「成全大我、犧牲小我」的精神嗎?

被淹沒的賀城和獅城,現在有一個很好聽的名字,叫千島湖。因為當地原本的群山,已變成一個個的島,成了美麗的旅遊區。雖然,她原本已經美不勝收了千多年。

然後,我又有機會在明報讀到關於香港春三園的文章,是一位老伯伯寫的,關於當年香港抗日及日治時期的事,更關於他的春三園。

春三園是當年的葉氏大宅,是今天的荃灣地鐵總站。她被日軍徽用過,後來被香港政府徽用過,現在正為我們的交通方便提供優質服務。原本的春三園主人,有家歸不得。

然後,我看見敍利亞的難民,朝着他們的夢想——德國,笑容燦爛地邁出他們的步伐。他們可以有新的家,那是很美的一件事。

但我不禁去想,如果有一天,香港變成我再回不了去的故鄉,那會怎樣呢?

是真的很沈甸甸吧?

《櫻桃小丸子》中,有一位叔叔很愛他所居住的清水市,他尤愛那道巴川河,所以他在二十多年間,一直在為河流清除雜物,確保河水清澈美麗。也有一位叔叔,很愛護當地的植物,他不只在自己的家種滿植物,而且每天都會在市內照顧路旁的樹木,風吹雨打行雷閃電的日子,他都一如往常地照料樹木。這兩位叔叔都很珍惜他們所居住的地方,所以他們盡力去保護清水市的面貌。

嗯,我要為香港這個家鄉做些甚麼呢?

Saturday, August 22, 2015

令兒的遊戲世界

稱為額宜的令兒

我自小便很喜歡玩換衣服遊戲,是的,我小時候有Barbie那種立體娃娃,但我更喜歡紙娃娃。和妹妹一起在紙娃娃身上換衣服,然後代入她們的世界,去上學、去玩、去編個故事。

我也曾在facebook世界玩「紙娃娃遊戲」,當然那不是真的用紙造的,而只是我可以像玩紙娃娃一樣,幫我的娃娃換美麗的衣服、換髮型、換樣子,又可以裝修她的房子。我很喜歡玩這種遊戲,因為我喜歡設計造型和設計室內裝修,這些玩意很能滿足我對平面世界的美的追求。

但真的很可惜,也許全世界像我有這僻好的人太少,所以這些遊戲在facebook世界中不停「執笠」。我尋找了很久很久,最後終於在Line世界找到「紙娃娃玩意」,繼續去設計造型和室內裝修。

意料之外的是,在這個紙娃娃世界中,我結交了很多小學生,也結交了日本、中國和台灣的遊戲朋友。日本、中國和台灣的朋友年紀比較大,有中學生和上班族,而香港的遊戲朋友則多是小學女生,她們讓我走進孩子的世界。

我是因為玩這個遊戲,所以才知道甚麼是妖怪手錶,也知道原來小學生已經懂得上載影片到youtube,去教人怎樣梳美麗的辮子,或是分享自己的作品。

是的,她們有作品,原來她們大多很喜歡畫畫,很多時候,她們會畫遊戲中的娃娃。說真的,我看見孩子們這麼喜歡畫畫,我很快樂,也會認真地細看她們的作品。

然後,我昨天也找來紙和筆,像她們一樣把自己的遊戲娃娃畫在紙上……

上圖是我昨天完成的作品,那是遊戲中的令兒,名為額宜。因為我很心急地畫,沒有起稿也沒有修改,所以畫得強差人意。我想說的是,原來……,原來很難畫啊!

Wednesday, August 19, 2015

屬於自己的色彩

伊汀與電車

我很少為時事而畫畫,也很少畫現實世界的東西,因為我比較喜歡自由自在、天馬行空地繪畫。但不知怎的,為了近日有顧問公司向政府建議取消電車的事,我決定為電車畫一幅畫。也許,因為我這幾天都在思索着一些事情,例如是電車的意義。

說真的,我對電車沒有多少感情,因為我平生沒搭過多少次電車。它既不是我的兒時回憶,也與我的生活不太有關連。因此,對我來說,「保留電車」不是為了懷舊,也不是為了「感情用事」。

我所知道的是,電車對香港而言,有着不容忽視的意義。

這個意義,相信是我們隨口就可以說出來的——電車是香港的重要特色之一。

作為一個人,你一定得了解自己與別不同的地方。不是勝過別人的地方,而是與別不同的地方。也就是說,你一定要知道自己的獨特性何在,每個生命都是獨一無二的,所以你需要好好認識自己,然後好好去走唯獨屬於你的路。《功夫熊貓》中的熊貓,不就是用自己那不靠譜,但發揮自己天賦的特點,來在武術界佔一席位嗎?孩子們都很喜歡的《冰雪奇緣》,不也是讓Elsa公主從新去認識自己,接受自己那曾以為應該摒棄,卻原來可以造福別人的獨特能力嗎?

你要知道 "Who am I",然後你便曉得該怎樣發揮自己,綻放出屬於你的光芒。這是我所抱持的人生態度。

而作為一個城市,又是否需要獨特性呢?是否需要屬於自己的光芒呢?

對於這個問題,我想每種人的想法都不一樣。為官的、做生意的、不同學歷和背景的人,其所用以衡量的準則都不同。

「淘汰電車」對我來說,是「我們要不要珍惜香港獨特性」的問題。(蘊含香港歷史痕跡與獨特性的文物,已經越來越少)

不在此深究了,我只是知道「獨特」本身就是「別人不得不找你」,以及「你是無可取替」的意思。將你的獨特好好地運用,不是就最強的資本和優勢嗎?

城市,也是有生命的。

Tuesday, August 18, 2015

伊汀與Beloved朋友仔

Line原創圖貼【伊汀與Beloved朋友仔】角色

昨晚發生了一件叫人很興奮的事,就是我所創作的【伊汀與Beloved朋友仔】貼圖,可以在Line上架了!上架之後,我當然快快下載他們,然後不停地貼貼貼。說真的,最好有朋友也在Line貼來給我,叫我興奮一下。(真的有朋友這麼做了,太感謝!)

我想在此介紹一下這個系列的人物和創作意念,於我而言,今次是很特別的嘗試呢!

首先,我要說的是,我早早已打算畫Line貼圖的了,但你也知道,Line的官方貼圖本身是質素十足的,他們的人物造型和表情都屬一流,連以「沒有表情」見稱的Brown,都可以令你開懷地選貼,尤其是他吸煙和扮瀟灑的貼圖。沒有頭髮的Moon又表情多多,「好使好用」。

認識我或留意過我畫作的人,都會曉得我比較沈靜,我的作品較為靜態,老公說我畫的娃娃都是天然呆。所以,雖然我早已想創作貼圖,但總是感到很困難,每當我想起有趣鬼馬的Moon,我便會想放棄。

早陣子,我忽然下定決心,很努力地畫。Line需要我提供40幅圖,我畫了五十多幅,然後再慢慢修改和選取。我在這一次創作中,將自己變成孩子。

我好喜愛孩子的畫,所以今次創作時,我讓我的手變成孩子的手。以下是我扮孩子的例子:

1. 先畫一個圓形的頭,然後再畫身體和其他東西。所以你看,每個造型的頭都是圓形的,然後再想辦法加上頭髮或帽子。
2. 填色填出界外。我刻意讓自己不小心把顏色填出界,其實不是覺得這樣會美麗一點,而只是希望在作品中加添一點孩子氣。

好了,要介紹一下人物了吧?

主角伊汀 (E Ding)
典型的小紅帽造型,是我三年前隨意畫下的娃娃,常常帶給人快樂。
她有一個白兔朋友,叫棉花兔。

令兒 (Lingyee)
紫色長髮精靈,和我同名。
她的長髮偏向我們的右方,末端有一小束彎彎的髮絲。
我這創作意念很簡單,是為了記念。因為在我教畫的時候,發現有很多孩子們都喜愛參照我筆下的女孩髮型——飄向一旁的長髮或長辮子。因此,這個「令兒」的髮型,也偏向了某一邊,是為我的記念。

紅兒 (Scarlett)
紅色長髮貓精靈。
這個創作意念完全是為了我妹妹,她愛貓、愛紅色,於是我便創作了這個Scarlett。
妹妹還說Scarlett表情多多,真的很像她。

咖哩 (Curry)
黑皮膚孩子。
他是我的夢想。
因為我很希望有機會服事黑皮膚的孩子,所以我便畫了他。說真的,我覺得我把他創作得不夠美麗可愛,但我還是要將他也放進貼圖系列中,原因只有一個,他是我未達成的夢想。

希望你們都喜歡這個貼圖系列,也希望他們能帶給你們生活中的點點快樂。

黠擊:貼圖預覽

Tuesday, July 28, 2015

第三代伊汀?

伊汀

伊汀一直有海枯石爛的粉絲,由伊汀於2012年面世到今天,她的粉絲都不曾捨棄過她。在我不再畫伊汀,而畫了其他很多不同造型的日子,伊汀的粉絲還是默默地等待她的再次出現。

其實,伊汀不是很特別的孩子吧?她有一個尋常的小紅帽造型,通常兩眼彎彎地微笑。她不活潑,不鬼馬,也許是有一點童真的氣味吸引着她的粉絲?事實上,我很感謝伊汀的粉絲們,你們真的很愛她,總是讓她在你們的心中,站在一個不能取代的位置上,這叫我十分十分感動。

在伊汀的粉絲期盼了很久之後,我在「伊汀的呼聲」中繪畫了第三代伊汀,是Q版伊汀。伊汀那一雙微笑的彎彎眼睛,變成了兩顆小圓黑點。她由甜蜜的微笑,變成傻傻的天然呆,像我一樣。

說真的,這個天然呆伊汀,帶給我更多的靈感。看着她,我很自然地便進入了童話的世界。我打從心裏覺得,她屬於童話故事,屬於純真的心靈,純於天真爛漫的快樂,屬於任意想像的世界。

粉絲們,你會喜歡天然呆伊汀嗎?

Sunday, July 26, 2015

最後一顆苗


她不是小紅帽,她叫伊汀,意思是純真的樂園。

今天,她有一個任務,就是要將籃子中的愛心小苗,都種在合適的土壤裏。

她很努力地栽種,吃過午飯後,又繼續努力地栽種。然後,她發現籃子中只剩一顆苗。

伊汀耗盡所有的腦汁,想要知道哪兒最適合栽種這顆苗。

想呀想呀!忽然,她兩眼圓圓地凝視着你,手上拿起最後一顆愛心小苗,說:

「不如栽到你心靈的國度吧?因為我想看見你的愛心花開啊!」

Monday, July 20, 2015

特別的一天—719

我在台灣首幅售出的畫作:嚮往

去年我在灣仔大有商場畫展時,留言簿上的留言

我在書展中分享的題目

昨天,2015年7月19日,我渡過了很特別的一天。特別在於,有奇妙的事情發生了。

奇妙事件一:
我的一幅很喜愛的畫作,在台灣宜蘭文創園區‧日和圖圖售出了。這幅畫名為「嚮往」,是一位在小葉子上的女孩嚮往着光明。她曾在我的兩次個人畫展中展出,最後暫居在台灣的日和圖圖。在我經歷心靈難處時,她也浮現在我的腦海,讓我明白能夠帶給人希望的畫作,是多麼重要。
我一直很喜愛她,所以很期待她能尋到欣賞她的人。現在,我如願以償了,真的很高興!

奇妙事件二:
我昨天站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展覽場館的講台上,向大家分享我的體會,又展示了我的作品。這件事本身就很奇妙,後來,我想起在我去年8月於灣仔大有商場的畫展中,有人留言道:「今天大有,明天會展」。當時,我還覺得異想天開,是留言的人為我作個美好的白日夢。現在,一年未到,我和我的作品竟然有機會置身會展,你說不是太奇妙了嗎?

奇妙事件三:
「手作藝術的信仰反思——從傳道人到手作人的自述」,這是一個為我度身訂造的題目,但我從來沒有想過,會有人真的單純為了這個題目而來。然後,於分享會後,我們繼續在這題目上交流。
就這樣,我又多結交了一位朋友。

為了以上的奇妙事件,我要感謝日和圖圖及天道書樓,也要感謝在我身邊一直支持和給予鼓勵的每一位親友!

Wednesday, July 15, 2015

是的,你可以買回去。


我打趣說,我的客人輔導我了。

小陸老師,是我一位很好的客人,也是一位很支持手作藝術的人。在今個晚上,她說了一番令我很感動的話。真的,我差點要掉淚了。

我常常覺得,我是喜歡畫甚麼便畫甚麼的,但今晚,小陸老師說出了我畫作的主題和價值所在。她說我的畫都是關於生命力、夢想、星星、精靈等,這一切就是pure energies。那是可以醫治人心靈的力量,可以讓受創受壓的人找回赤子之心。

她這樣說,是因為我一直沒有主動說我的畫是可以賣的。是的,其實我最想賣的作品,是我的畫。小陸老師對我當頭棒喝:「你不說,人家不會知道。」(不要誤會,小陸老師不是罵我,只不過是這句話真的打進我的心裏。)她說她的朋友以為我捨不得出售我的畫作。

小陸老師相信神給了我繪畫和文字方面的恩賜,這恩賜又是一種醫治人心的力量,所以我要勇敢地實踐我的夢想,要將我心裏所想告訴別人。當她分享這些話時,我很感動,因為和我說話的小陸老師是佛教徒。然而,小陸老師相信每人在自己的生命中,都有獨特的使命。是的,我也相信,然後我在思索她的話,我發現我售出的畫,大部份都是客人主動問我會否出售,然後才賣出的。噢!原來我是這樣被動,我從沒有揚聲告訴你們,我的畫是可以賣的。

小陸老師成功地輔導了我,所以我要在此大聲高呼:我的畫是可以買的啊!原畫、副本,都可以,只要你真的好喜歡,我就會好歡喜地賣給你,我會好高興於我的作品能賣給有心人。

小陸老師,真的謝謝你!你給我上了寶貴的一課!

Wednesday, June 24, 2015

老師的贈言

我的老師今天細讀了我的電子書《遇上彩色的自己》,我沒想過老師竟然一口氣把書讀完,由今天下午一直讀到晚上九時四十分。然後,他送給我這一番讀後感:

「感悟畫途,獨具慧性,
重拾童真,樸素天成。
心專注,手繪情;
色自然,魂共鳴。
莫懼羊腸千番變,應盡興,
蕭灑揮筆,如龍點睛。」

老師,謝謝你!

Friday, June 19, 2015

遇上彩色的自己

此畫用作書的封面啊!

書本簡介

我人生第一次正正式式寫一本書,就是這本《遇上彩色的自己》,它是我的意料之外。我沒想過我會寫一本關乎繪畫的書,而不是寫小說。年青時的我很喜歡寫故事,因為我喜歡寫作和想像另一個世界。我也沒想過我不是先出版畫集,而是先以文字書寫自己的經歷和體會。但不管如何,《遇上彩色的自己》就是意料之外地誕生了,很感謝天道出版社的協助,也感謝編輯的幫忙。

這本書寫的是關於我的事,也關於繪畫,我相信你一定有共鳴,雖然你不一定會繪畫。因為,我相信我們大家都失敗過、放棄過、迷惘過,也體驗過一些可以令我們打從心底雀躍的事。

以下是書的目錄:

第一章:我與自己相遇
第二章:原來我經歷了挫敗
第三章:滿足得了別人嗎?
第四章:終於曉得我是誰
第五章:又要跌進「比較」這陷阱
第六章:哪來的個人風格
第七章:手繪這藝術
第八章:大人與小孩的繪畫心
第九章:色彩與生命
第十章:我走進手作的世界
第十一章:一個又一個的夢成真

踏上繪畫的路,讓我的人生走進奇妙的旅程,有很多意想不到也不敢想像的美夢一一實現,成為我路上的風景。此刻,我的心充滿感動,很感謝天父,很感謝在我身邊一直支持我的家人、朋友和粉絲們。一步一步走,我們都要在自己的人生路上,走得美麗,走得充滿色彩啊!

如你想細閱這本書,可以先登記為天道出版社「徒‧書館」網上閱讀的會員(免會費期為首三個月),然後便可閱讀《遇上彩色的自己》

Wednesday, June 17, 2015

髮型潮流


我實實在在沒有想過,我的畫作會為孩子們帶來這樣的影響,就是新興的髮型潮流——梳在一旁的不對稱長髮。

上圖是我的一位繪畫學生,她手抱着的是她的第一幅作品。她之所以成為我的學生,是因為她去過我的畫展,看過我的作品。而右面那一幅圖,是我那次畫展所畫的主打作品,就放在灣仔大有商場的正中央。原來她很喜歡我這幅畫,我想是這個原因令她畫了相同的髮型在她的作品上。



後來,我在一所小學教授繪本創作,我先畫了一個畫筆娃娃來跟學生們說故事。畫筆娃娃梳了一條飄在右方的辮子,她的髮型原來深印在學生們的腦海。右上角的女孩是我和學生一同創作的,我畫了臉孔和前額的頭髮,然後請學生們繼續為她創作髮型,誰知,她的髮型與我的畫筆娃娃是一樣的,都是一條飄在右方的辮子。然後,在整班學生中,我看到許多條飄在某一方的辮子。


最近,我在小學教授「親子手繪布袋創作」,我給家長和孩子們看看我的一些作品,而影片中所示範的是上圖的「長髮飄飄袋」。我很驚訝地看見,有男孩子在繪畫的時候,把飄飄的頭髮畫了出來,就是飄在右方的長曲髮。

以上的經歷令我既驚訝又感動。孩子啊!你們的模仿能力太令人感動了!我希望我在你們身上所帶出的影響,都是好的影響啊!

Thursday, June 4, 2015

胡思亂想一通

讓小小的翅膀,懷抱大大的夢想吧!

我看了一些影片,影片記錄了台灣原住民孩子長大後,從都市回到他的家鄉,與家人一起重新灌溉和開墾家鄉的土壤,是已經荒廢了三十年的土地。觀看影片的時候,我很感動。他說那是他的家,他回家了。是的,那片被棄掉的土地是他的故鄉,他在那裏體會到人與自然的親密關係,那是一種很寶貴的經驗。

我又看到一篇介紹,是生活在國外的台灣原住民,成為國際級的畫家,他以他的畫作來讓世界看到台灣原住民,看到他的部族,他認為這是他繪畫的使命。

上述兩位回鄉耕種及以繪畫為使命的台灣原住民,讓我的心生出一個問題:「我的家鄉在哪裏?」

作為滿州鑲白旗富察氏,我的故鄉是吉林,但我不認識那個地方。我在都市出生,在都市成長,我沒有踏足過吉林,沒有聽聞過我們家族的往事。我也沒有與泥土緊密地生活的童年,我從來都居住都在繁榮的香港。滿載我童年回憶的地方,是一個慢慢地改變的屋村。在這個屋村中,孩子的身影越來越少,孩子的笑聲也越來越少,而越來越多的是漸漸走路蹣跚的長輩,以及為長輩而設的電梯。

我也問自己,我繪畫的使命是甚麼呢?

想來想去,還是覺得我喜歡隨心而畫,讓那些從心靈深處而出的畫作,可以展現心中那份自由和快樂,叫人看見便心靈愉悅起來。這也許不是甚麼偉大的使命,而只是一個簡簡單單的願望,就是希望看見畫作的人都會微笑。而我更希望的,是在病中的,或在憂愁中的人,也可以因為看見我的畫作而快樂,可以再次笑一笑。

我是因為這個原因,而一直想出版一本畫集,我希望我的畫集可以成為一份禮物,送到哀愁的人手中。然而,當我着實一點地考慮這事的時候,卻面對一個必然的難題:銷路。

藝術這回事,本來就不是大眾化的東西。實體書,在今天的社會好像也面對銷售的難處。你會買化妝品、買手袋、買衣服、買電器,但你會買書嗎?如果會買書,那你會買畫集嗎?畫得再美也好,畫集終究是畫集,出社版和經銷商會抱多少信心?有多少書店願意發行?如果自己行銷,可以賣多少?50本?100本?500本?

我想,每一個甘願將夢想變成現實的人,都面對過許多不同的困難,面對過許多「不可能」的事。披荊斬棘,到底是一件怎樣的事情?我不禁又想起那句話:「常人選擇看到了希望才堅持,瘋子卻相信堅持了才看到希望。」

也許真正的堅持,所需要的並不只是一顆赤子的心,也需要解難的能力,以及無比的勇氣。

Sunday, May 31, 2015

Cat in the wood

Cat in the wood

其實我不喜歡貓,但我得承認貓是一種可以奪得最美體態獎的動物。我不喜歡貓,純粹因為我害怕牠的活躍。是的,我曉得牠們通常都是懶洋洋又高傲的,也許我改一改,我是害怕牠們的敏捷。總之,我就是怕。

然而,我會認同小貓咪好可愛。我也會同意,貓的許多不經意的動作和姿態都美艷動人,只是尋常走路,都阿娜多姿、儀態萬千。牠們平常得很地端坐一旁,都仍然是美。我們的攝影師綿花羊,捕捉到這隻貓咪的美態,牠坐下來,輕輕地扭動身子,迷霧般的眼睛像是在靜看遠方,像在思索,又像等候。

雖然我不喜歡貓,但我很喜歡綿花羊所拍的這幀照片,他把貓咪的美麗,好好地捕捉了。能夠在一瞬間把美麗捕捉下來,對我來說是不容易的事,但綿花羊用他的相機捕捉了許多的美。我們近日把少量的照片放到網站銷售,希望與更多的人分享,也希望得到更多的肯定。

我們始終相信,「美麗」能讓人快樂,謝謝你們的支持!

點擊綿花羊照片:Cat in the wood

Wednesday, May 13, 2015

畫了一匹藍馬的畫家


我在書店看見這本書,一看見它,我便毫不猶疑地拿起來,坐在一旁靜靜地細閱。

這是給兒童閱讀的繪本,但這匹藍色的馬,以及書的名字,讓我知道我會喜歡這本書。原因是,現實世界並沒有藍色的馬,而我喜歡畫作所呈現出來的,是現實世界所沒有的東西,是畫家的天馬行空。

把書翻開,我看見一整頁胡亂的色彩,是不同的顏色被胡亂揮舞的畫筆隨意地塗抹,像孩子的塗鴉。我的心,笑了,我喜歡這樣隨意的混亂。翻到書的內容,主人翁自稱是一位畫家,然後每一頁都是他畫的動物,每一隻動物都被塗上天馬行空的顏色。除了藍色的馬,還有紅色的鱷魚、綠色的獅子、橘色的大象……。最後,「畫家」說:「我畫得真好。」故事就這樣完結了。

我很喜歡這個故事,不只因為我喜歡那些動物全都被塗上特別的色彩,也因為畫家對自己的信心。他畫了「錯誤」的顏色,但他覺得自己畫得真好。這完全吻合我的繪畫理念,所以我很共鳴。然後,本書的最後一頁,介紹了兩位畫家——生於1880年的法蘭茲‧馬克,以及生於1929年的艾瑞‧卡爾。

我想,我是用震驚的心情來閱讀關於這兩位畫家的介紹。

關於法蘭茲‧馬克,有這樣的一段話:
「……馬克和其他理念相同的藝術家組成了一個團體,自稱為『藍騎士』。這個團體對『表現主義』運動有很深遠的影響。他們認為畫畫並不是為了呈現真實世界的樣貌,而是反映畫家的內心世界,因此並不須受制於眼睛所見,反而是利用色彩與形狀傳達個人對自然萬物的主觀感受。……」

關於本書的作者艾瑞‧卡爾,有這一段話:
「……當時,納粹的高壓政權反對現代藝術,不接受表現主義風格和抽象畫,他們稱這些為『腐敗的藝術』。到了艾瑞‧卡爾十二、三歲時,有一天,他的美術老師赫爾‧克勞斯偷偷的給他看了些被禁的圖畫。老師對他說:『我喜歡你畫中的自由、寫意,但是按規定我只能教你寫實風格。』……」

我驚訝於原來曾經有人懷抱着跟我相似的繪畫理念,在當時的藝術世界中勇敢奮鬥。法蘭茲‧馬克在面對不認同和反對的聲音之中,堅持在寫實主意以外另創一條自己的路。艾瑞‧卡爾在高壓政權的禁制中,畫了綠色的獅子、彩色圓點的驢子……。而他的美術老師,亦很大膽地欣賞和啟發這位年輕的學生,去享受繪畫的自由。

法蘭茲‧馬克的作品被後世欣賞和推崇,他畫的藍馬也極具份量。艾瑞‧卡爾則成為著名的兒童繪本作者,造福許許多多年輕的一代。

「畫了一匹藍馬的畫家」,這是一個很好的書名,於我來說,又是別具份量的一句話。它代表着前人的奮鬥、對藝術創作的熱誠,以及忠於自己的無畏精神。

Tuesday, April 28, 2015

想像的回憶


我今次的展覽場地是台灣宜蘭頭城文創園區的日和圖圖,那是美麗的日式房子。我後來才知道,原來這是一個充滿回憶的地方。

位於頭城火車站旁的日和圖圖,像其他一些火車站的日式房子一樣,本來都是日治時期的員工宿舍,現在卻用作文創藝術的展示和交流場地。我想,昔日應該是日本人住的吧?我想起電影KANO中,那位教導嘉義青年打棒球的日本教練,他就是與他的家人住在嘉義的日式房子中。

這幾天,我有時候會想像一下當年火車員工的生活,在火車站下班後,走幾步路回家。然後,又帶着沐浴的物品,一家大小走到不遠處的浴池浸浴。我很喜歡這一種感覺,在路旁就有可以讓我們通往昔日年代的建築物,就像我在北京的城門前,可以在現代的都市中,近距離望着明清時期的建築,然後覺得歷史和現在的生活很接近,都並存在一起。

有歷史痕跡、充滿回憶的建築物,讓我們不至忘記曾經的歲月,那是屬於這個地方的故事。它們在提醒我們,有過去,才有今天。

Monday, April 20, 2015

我們在一起啊!


這是一顆最多孩子的彩繪石,我在石上畫了七個孩子。我的作品通常都是一個人,間中會兩個,今次卻有七個。看着它,我想到「我們在一起的幸福」。

我的2015年願望,是希望今年最少可以舉辦兩次作品展,也一直期待在台灣舉行展覽。現在,我的心噗通噗通地跳,因為再過幾天,我便要帶我的作品飛到台灣了。

能夠走到今天,並不容易。然而,路一直的走着,卻越來越踏實了。這是一條很難按計劃行事的路,其實你也不曉得該怎麼去計劃。但只要你肯去走,路就會出來。不同的機會慢慢來尋找你,不同的支持者也會一個又一個地出現。

每當我回想這段路的時候,我都會想起從過去到現在一直支持着我的人。因為你們的支持,所以尋夢者可以繼續去走他們的路,繼續去把天上的星星摘下來。看着這顆石,我便想到你們,有你們和我在一起,真的很幸福啊!

Tuesday, April 14, 2015

台灣的作品展





我在台灣宜蘭頭城文創園區‧日和圖圖舉辦的作品展,已經開始了。這是我第一次暫未能親到現場的作品展,所有作品的陳列都需要日和圖圖幫忙。當日和圖圖將展覽的照片寄給我時(見上圖),我真的既驚喜又感動,就像看見自己的孩子得到別人的悉心照料一樣。日和圖圖為我的彩繪石子製作了一個個美麗的木箱子,裏頭擺放了優雅的乾花佈置,好一份大自然的舒適閒雅之感,這真的比我待它們還好啊!

他們還為展覽印製了邀請咭,實在是很貼心的安排。日和圖圖的心思,令我更期待親臨展覽的日子,很想親眼目睹這麼用心舉辦的作品展啊!

現在展出的幾幅畫作,除了心樹子一幅之外,其餘的都是我為學校畫過的作品。雖然展出的不是真跡,但展出它們算是我的心願。因為,我希望它們還是可以給更多的人欣賞。而心樹子,則稱得上是我的代表作,所以希望今次展覽也有它啊!

很期待本月底,我帶着新畫的作品原畫及更多彩繪石子,親自飛到彼岸,參加這次別具心思的展覽。現在開始倒數,還有十一天,我和新作品們就要去到日和圖圖啊!

在此衷心感謝日和圖圖的細心安排,也感謝日和圖圖特地寄來以上照片!

Friday, March 6, 2015

復甦


這是我最珍愛的彩繪石,今天,我想將她命名為「原始」。不只因為這顆彩繪石給我很原始的感覺,也因為我今天看到一段影片,是柴靜主講的「穹頂之下」。

是的,影片讓我了解到霧霾的嚴重和可怕,但卻又讓我看到復甦的力量。當我為消失的藍天,為日遭受損的美麗山川而難過時,影片告訴我,原來今天有晴天碧海的世界另一端,也曾經因為工業革命而有嚴重的霧霾,例如英國。於是,我想起我去年讀的一本書,是關於種植樹林的書。

作者與家人在台灣一個久經荒廢的農地,在原本不夠肥沃的一片土壤中,花了一年又一年的時間,去種植樹林。最令我印象深刻的,是當植物又再生長了,有草可以遮身了,許多的生命便回來,那是不同種類的動物重新出現在這片土地上。

嚴重的霧霾可以靜悄悄地奪去藍天、奪去生命,但當彼端的國家願意正視問題時,霧霾退去了,美麗的天地又回來了。

曾經的荒地,在有心人的努力下,無論是動物種類,還是植物的種類,都繁多了起來,在荒地之中出現了久經遺忘的茂盛。

這一切,就是復甦。復甦是一種力量,是生命本有的力量。

我相信創造主,所以我相信這種寶貴的力量來自衪,來自這位賜予生命的神。

Thursday, March 5, 2015

從傳說中的綠衍生出來

畫題:我的陽光

原本,我想畫一幅綠色為主的畫作。

我心裡想的是這樣的:在背景是綠色的世界中,四周都是如同藤蔓的葉子,在綠葉叢中,有一位也許是白色頭髮的女孩。

然而,當我下筆的時候,我選的卻不是綠色,而是黃色。因為,我想背景色不要那麼單調,所以便畫些黃色,再畫綠色。然後,看著綠與黃的背景,便想畫些白色的葉子。然後,想畫紫色的;然後,想畫藍色的……

白色頭髮的女孩也沒有出現,而變成了兩位紅色的孩子。

就這樣,我所畫的與我原本所想的,距離越來越遠了。

但我很喜歡這幅畫。

Monday, March 2, 2015

再畫一遍


就只有這麼一次,我算是將我的作品重新再畫一遍。

我不喜歡重複,更不喜歡「照抄」,唯獨這一幅畫,我願意再畫一遍。

左圖畫於2012年6月,是我參照一幅雲南蠟染作品而畫的,也得到妹妹的建議而畫了雨水為背景。那是一幅經電腦上色的作品,雖是電腦上色,但卻花了不少時間,因為少數民族的服飾既複雜又細緻。2012年6月,是我全職繪畫路上的起步時期,這幅畫,算是當時的經典。

兩年後,我在2014年9月,用上差不多一星期的時間完成了右圖,是一幅80x60cm的塑膠彩油畫。

我願意把這「雲南蠟染美女」再畫一遍,是因為我希望她可以自成一幅油畫,而不是電腦畫。

即使是將同一幅畫再畫一遍,你也會發現許多地方都並非一式一樣。每一次面對畫布,都是一次創作,即使需要用上參考作品,也是一次創作。我不會讓我的作品跟參考作品畫得一模一樣,這是因為創作是一種自由的快樂。

告訴你,我是怎麼畫的。

我是將參照作品擺開,不會放在畫布面前,不會放在我繪畫時的視線範圍以內。我在有需要時,會看看它,然後便將它擺開。每一次下筆的時候,都只有眼前的畫布,以及我的不知所措。是的,我會不知所措,我會覺得自己不懂畫,但這種感覺可以驅使我願意放膽畫下去,很有那種「死就死吧」的心情。

因為這樣,我能畫出我的風格來。如果你看見那幅雲南蠟染的原作,你會發現我的作品跟原作也很不一樣。因為,在不知所措的時候,我只能夠用我的想像、我的創意、我的喜好、我的美感,來完成這幅畫。然後,我會很滿足於我的創作,很滿足於「我竟然完成了她」的驚喜。

Saturday, February 21, 2015

在想甚麼?



有一位婆婆來到手作市集,很用心地看我的畫作。她認真地細看我每一幅作品,然後,問我這幅畫是甚麼意思。婆婆說她喜歡在欣賞畫作時,去揣摩一下畫家當時的心情,去思索一下畫家在繪畫時正想些甚麼。

婆婆用她的眼睛和心思來細看我的畫作,是一份無形的禮物。我告訴她,這是風霜中的微笑,是笑看風暴。

有些朋友認為,畫畫的人是有些意念想表達,然後藉畫作展現出來。這當然是對的,但我想,不一定每幅作品都如此。正如我的音樂老師說過,他寫曲很多時都是口裡隨意地哼著哼著,然後覺得好聽,再慢慢譜出一首歌。我繪畫也是如此,許多時都是隨意地繪畫,想想,不如用藍色吧、紫色吧、金色吧,然後再想想不如配上這種色吧?即或連繪畫技巧,也都會是在嘗試和揣摩中練成的。

固然,我有我繪畫的基本意念,就是希望我的畫作讓人看到便快樂,所以我喜歡用星星表達希望,喜歡用小葉表達生命。但如果你想知道我在繪畫時,心裡所想的是甚麼,那我會告訴你,我在想的是:我可以如何令畫作更美麗。

是的,就是這麼簡單。

Monday, February 9, 2015

你們所給予的自由

王子和公主

曾經有學校請我繪畫油畫,有客人訂製手繪布袋送給友人,也有客人訂手繪石頭。今天,我很想向我的客人們說聲謝謝。因為你們都給予我十分寶貴的創作空間,讓我擁有很大的自由來盡情發揮。作品是你們付錢訂購的,但你們卻不知道我會畫些甚麼出來,而你們竟一點也不擔憂。

今天,我為客人繪畫這顆王子和公主的石子,也同樣得到足夠的空間來創作。每一位客人,都放心地讓我任意繪畫,就好像上作文課時,老師只給了你作文題目,然後整篇文章任你怎樣去寫都可以。謝謝我親愛的客人們,為了你們對於創作空間的重視,也為了你們對我的信任。

我是很享受創作的自由的,這是我不會起草稿,不會重複,也不會預先思想構圖的原因。草稿、「照抄」,或是先定構圖,對我來說都是限制。我喜歡在繪畫時,一邊去感受色彩所給我的感覺,一邊自由地任意變化,所以無論是客人,還是我自己,都是在作品完成的那一刻,才知道我到底畫了些甚麼出來。

在此,我衷心感謝我的客人們,以你們的信任來讓我享受到創作的自由。

Sunday, February 1, 2015

賣畫

心樹子

花子

共舞

這三幅壓克力油畫,都是已經售出的畫作,他們離開了我,與新主人在一起。

每一幅畫作的售出,都是我的意料之外。「心樹子」是客人在我的畫展中遇見的,客人主動問我畫作是否出售。「花子」是我本已出售的,但沒想過客人真的會買。「共舞」是1月13日才完成的,至今仍不滿一個月,所以我還未有出售的念頭,但客人卻已問價了。

說真的,我一直很想主力賣畫,但總是覺得沒有合適的地方出售。寄賣店的位置有限,畫廊的租金很貴,所以常常覺得賣畫的路很遙遠。我沒有想過,路是自自然然地就可以走出來,讓畫作展現到別人眼前,即或只是手作市集的桌子、地攤的地布上,還是電腦螢幕中,只要別人真的太喜愛了,畫作就可以有珍愛他的主人。

踏入2015年的時候,我向自己立志,從今年起要漸漸由手作的路轉為賣畫的路。在2月的第一天,因為第三幅原畫的售出,我這賣畫的路忽然變得踏實了起來。畫作是要展現人前的,是要讓看見的人快樂和欣喜,我要盡可能讓我的畫作多見世面啊!

在此感謝這三幅畫的主人們,你們為我在繪畫路上送來重要的鼓勵!

Tuesday, January 20, 2015

屬於心靈

我今天隨心而畫的小公主

今天,我在雜誌中讀到一篇訪問,是一位藝人隻身走到北京尋找答案的故事。他想要尋找的答案,是他的路,真正屬於他自己的路。

報導這樣寫:

「五年轉眼即逝,最大的得著是認識到一群在北京做藝術的朋友:做音樂的、琉璃的、手工藝的…他們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,教會我不少人生道理,尤其是領悟到藝術之道在於將自己的個性與藝術品融合,而任何關於市場或銷售的瑣事應拋到一邊,這純粹的道理解答了我的各種疑問。」

「藝術之道在於將自己的個性與藝術品融合」,我想這就是我們所說的個人風格吧?讓你的藝術品流露你的獨特風格,相信是每一位真正的藝術家都做得到的。

個人風格很重要,但亦很抽象。兩年前的我,會為「個人風格」這回事費煞思量,總感到摸不著頭緒,不知道自己的風格是甚麼。今天的我,少卻了這種苦惱,因為我相信如能將心裡想畫的、想要的、想展現的都畫出來,這便足夠了。

向自己的內心探求,然後畫出來的東西自然會流露我的個性。我確信,藝術是屬於心靈的事情,藝術品由心靈而生,又為別的心靈送予滋潤的泉水。

我不知道你會在我的畫作裡,窺探到我怎樣的個性,但我希望我的作品都能觸碰你的心靈,因我相信這就是藝術品的價值所在。

Wednesday, January 14, 2015

絕版商品



因為有手繪石頭在文化中心的市集售出,所以我回家後便到Pinkoi網店將她們下架了。或者應該說,是將她們設定為「已經絕版商品」。

原來,去按那「X」將她們變成絕版,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,好像要與她們永別似的。但其實也用不著不捨,因為她們的新主人很喜歡她們。

第一顆石子是在我剛去到市集,還在苦惱地擺放桌子上的商品時,客人二話不說便將她買回去。第二顆石子,是客人在買完小王子石之後,折返回來再把她買走的。這讓我曉得,這些客人真的好喜歡她們。

然而,我今天想起,我竟然忘了說石子的故事給客人聽。第二顆石子是按她的天然紋理繪畫的,那兩串啡黃色的草,是生長在石子本身的棕色隙縫上。由石子自身的隙縫,啟發我畫了這幅圖畫。

不知道客人回家後,會否自己發現了這個秘密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