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nkoi

Friday, March 6, 2015

復甦


這是我最珍愛的彩繪石,今天,我想將她命名為「原始」。不只因為這顆彩繪石給我很原始的感覺,也因為我今天看到一段影片,是柴靜主講的「穹頂之下」。

是的,影片讓我了解到霧霾的嚴重和可怕,但卻又讓我看到復甦的力量。當我為消失的藍天,為日遭受損的美麗山川而難過時,影片告訴我,原來今天有晴天碧海的世界另一端,也曾經因為工業革命而有嚴重的霧霾,例如英國。於是,我想起我去年讀的一本書,是關於種植樹林的書。

作者與家人在台灣一個久經荒廢的農地,在原本不夠肥沃的一片土壤中,花了一年又一年的時間,去種植樹林。最令我印象深刻的,是當植物又再生長了,有草可以遮身了,許多的生命便回來,那是不同種類的動物重新出現在這片土地上。

嚴重的霧霾可以靜悄悄地奪去藍天、奪去生命,但當彼端的國家願意正視問題時,霧霾退去了,美麗的天地又回來了。

曾經的荒地,在有心人的努力下,無論是動物種類,還是植物的種類,都繁多了起來,在荒地之中出現了久經遺忘的茂盛。

這一切,就是復甦。復甦是一種力量,是生命本有的力量。

我相信創造主,所以我相信這種寶貴的力量來自衪,來自這位賜予生命的神。

Thursday, March 5, 2015

從傳說中的綠衍生出來

畫題:我的陽光

原本,我想畫一幅綠色為主的畫作。

我心裡想的是這樣的:在背景是綠色的世界中,四周都是如同藤蔓的葉子,在綠葉叢中,有一位也許是白色頭髮的女孩。

然而,當我下筆的時候,我選的卻不是綠色,而是黃色。因為,我想背景色不要那麼單調,所以便畫些黃色,再畫綠色。然後,看著綠與黃的背景,便想畫些白色的葉子。然後,想畫紫色的;然後,想畫藍色的……

白色頭髮的女孩也沒有出現,而變成了兩位紅色的孩子。

就這樣,我所畫的與我原本所想的,距離越來越遠了。

但我很喜歡這幅畫。

Monday, March 2, 2015

再畫一遍


就只有這麼一次,我算是將我的作品重新再畫一遍。

我不喜歡重複,更不喜歡「照抄」,唯獨這一幅畫,我願意再畫一遍。

左圖畫於2012年6月,是我參照一幅雲南蠟染作品而畫的,也得到妹妹的建議而畫了雨水為背景。那是一幅經電腦上色的作品,雖是電腦上色,但卻花了不少時間,因為少數民族的服飾既複雜又細緻。2012年6月,是我全職繪畫路上的起步時期,這幅畫,算是當時的經典。

兩年後,我在2014年9月,用上差不多一星期的時間完成了右圖,是一幅80x60cm的塑膠彩油畫。

我願意把這「雲南蠟染美女」再畫一遍,是因為我希望她可以自成一幅油畫,而不是電腦畫。

即使是將同一幅畫再畫一遍,你也會發現許多地方都並非一式一樣。每一次面對畫布,都是一次創作,即使需要用上參考作品,也是一次創作。我不會讓我的作品跟參考作品畫得一模一樣,這是因為創作是一種自由的快樂。

告訴你,我是怎麼畫的。

我是將參照作品擺開,不會放在畫布面前,不會放在我繪畫時的視線範圍以內。我在有需要時,會看看它,然後便將它擺開。每一次下筆的時候,都只有眼前的畫布,以及我的不知所措。是的,我會不知所措,我會覺得自己不懂畫,但這種感覺可以驅使我願意放膽畫下去,很有那種「死就死吧」的心情。

因為這樣,我能畫出我的風格來。如果你看見那幅雲南蠟染的原作,你會發現我的作品跟原作也很不一樣。因為,在不知所措的時候,我只能夠用我的想像、我的創意、我的喜好、我的美感,來完成這幅畫。然後,我會很滿足於我的創作,很滿足於「我竟然完成了她」的驚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