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nkoi

Thursday, June 4, 2015

胡思亂想一通

讓小小的翅膀,懷抱大大的夢想吧!

我看了一些影片,影片記錄了台灣原住民孩子長大後,從都市回到他的家鄉,與家人一起重新灌溉和開墾家鄉的土壤,是已經荒廢了三十年的土地。觀看影片的時候,我很感動。他說那是他的家,他回家了。是的,那片被棄掉的土地是他的故鄉,他在那裏體會到人與自然的親密關係,那是一種很寶貴的經驗。

我又看到一篇介紹,是生活在國外的台灣原住民,成為國際級的畫家,他以他的畫作來讓世界看到台灣原住民,看到他的部族,他認為這是他繪畫的使命。

上述兩位回鄉耕種及以繪畫為使命的台灣原住民,讓我的心生出一個問題:「我的家鄉在哪裏?」

作為滿州鑲白旗富察氏,我的故鄉是吉林,但我不認識那個地方。我在都市出生,在都市成長,我沒有踏足過吉林,沒有聽聞過我們家族的往事。我也沒有與泥土緊密地生活的童年,我從來都居住都在繁榮的香港。滿載我童年回憶的地方,是一個慢慢地改變的屋村。在這個屋村中,孩子的身影越來越少,孩子的笑聲也越來越少,而越來越多的是漸漸走路蹣跚的長輩,以及為長輩而設的電梯。

我也問自己,我繪畫的使命是甚麼呢?

想來想去,還是覺得我喜歡隨心而畫,讓那些從心靈深處而出的畫作,可以展現心中那份自由和快樂,叫人看見便心靈愉悅起來。這也許不是甚麼偉大的使命,而只是一個簡簡單單的願望,就是希望看見畫作的人都會微笑。而我更希望的,是在病中的,或在憂愁中的人,也可以因為看見我的畫作而快樂,可以再次笑一笑。

我是因為這個原因,而一直想出版一本畫集,我希望我的畫集可以成為一份禮物,送到哀愁的人手中。然而,當我着實一點地考慮這事的時候,卻面對一個必然的難題:銷路。

藝術這回事,本來就不是大眾化的東西。實體書,在今天的社會好像也面對銷售的難處。你會買化妝品、買手袋、買衣服、買電器,但你會買書嗎?如果會買書,那你會買畫集嗎?畫得再美也好,畫集終究是畫集,出社版和經銷商會抱多少信心?有多少書店願意發行?如果自己行銷,可以賣多少?50本?100本?500本?

我想,每一個甘願將夢想變成現實的人,都面對過許多不同的困難,面對過許多「不可能」的事。披荊斬棘,到底是一件怎樣的事情?我不禁又想起那句話:「常人選擇看到了希望才堅持,瘋子卻相信堅持了才看到希望。」

也許真正的堅持,所需要的並不只是一顆赤子的心,也需要解難的能力,以及無比的勇氣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