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nkoi

Monday, September 7, 2015

我們的家鄉

我近來在悲天憫人。

高調的70年抗戰勝利慶祝活動、無記洪先生的遊歷平壤,以及敍利亞Alan小朋友的照片,令我這個宅女充滿求知慾地想要知道更多,關於這個世界所發生的一些事,當然,也包括想要了解這個世界的一些人。

我是走進去一場又一場的苦難經歷之中,無論是從影片中、從書本中,或是從網上資料中,我所接收到的,都是一些令人不禁唏噓嘆息、心裏沈甸甸的事。

戰爭我知道,逃難我知道,被監控的生活你也知道吧?但有一首歌,揭開了我的不知道。

那是Beyond的大地。

歌詞有一句是這樣的:「姑息分割的大地,劃了界線。」

這首歌已面世近三十年,我卻到現在才知道,它說的原來是因為中國與台灣終於打破分隔,因戰亂而離鄉別井幾十年的父親,臉上可以再展笑顏。

不過,我想起沈睡的獅子,那是屹立了過千年的石獅子雕像,現在沈睡在水底。

我是有看過關於這水中石獅子雕像城的照片和影片的,那城當然不是叫石獅子雕像城,那是淳安城和遂安城,又叫賀城和獅城。位處杭州一帶,不用說也知道是富庶豐饒之地。而淳安是漢朝古城,距今1807年,好厲害!(真的啊!我其實一直都很想走到中國的古城旅遊的呢!)

五十多年前,賀城和獅城連同漢唐的華麗建築與工藝,一同被水淹沒。她們的犧牲是因為要建設新安江水庫,然後有助提供大量電力和調節洪水。


這是水中的淳安城城門吧?

看見照片和影片中的古建築,我是有張大眼睛、目瞪口呆地讚嘆的。然後心裏可惜一番,便再回到屬於我自己的生活,腦裏也再沒起想過賀城和獅城。我也沒有想過被水浸沒的古城,與戰爭的國破家亡,原來可以有關係。

Beyond的大地,說的是「父親」終於有機會回到已別離了幾十年的家鄉,相信只是重新踏足在家鄉的土壤望一眼,父親也會老懷安慰。但這首歌讓我想起龍應台女士的母親 —— 一位在淳安長大的女人,因為戰亂而逃到台灣。人到暮年,兩岸可以再有交流,但她的淳安早已不在。讀讀她的故事,你的心一定會流淚。

她的眼淚和無盡的遺憾觸動了我,所以我很好奇地去查考關於淳安城的資料:

維基百科:「新安江水電站建成蓄水,淹沒2座縣城,8個鎮,39個鄉,1377個自然村,255家企業,270268間房屋,307838畝耕地。289951人離別故土……淳安縣因為水庫使得淳安的經濟倒退了20年。」

這就是「成全大我、犧牲小我」的精神嗎?

被淹沒的賀城和獅城,現在有一個很好聽的名字,叫千島湖。因為當地原本的群山,已變成一個個的島,成了美麗的旅遊區。雖然,她原本已經美不勝收了千多年。

然後,我又有機會在明報讀到關於香港春三園的文章,是一位老伯伯寫的,關於當年香港抗日及日治時期的事,更關於他的春三園。

春三園是當年的葉氏大宅,是今天的荃灣地鐵總站。她被日軍徽用過,後來被香港政府徽用過,現在正為我們的交通方便提供優質服務。原本的春三園主人,有家歸不得。

然後,我看見敍利亞的難民,朝着他們的夢想——德國,笑容燦爛地邁出他們的步伐。他們可以有新的家,那是很美的一件事。

但我不禁去想,如果有一天,香港變成我再回不了去的故鄉,那會怎樣呢?

是真的很沈甸甸吧?

《櫻桃小丸子》中,有一位叔叔很愛他所居住的清水市,他尤愛那道巴川河,所以他在二十多年間,一直在為河流清除雜物,確保河水清澈美麗。也有一位叔叔,很愛護當地的植物,他不只在自己的家種滿植物,而且每天都會在市內照顧路旁的樹木,風吹雨打行雷閃電的日子,他都一如往常地照料樹木。這兩位叔叔都很珍惜他們所居住的地方,所以他們盡力去保護清水市的面貌。

嗯,我要為香港這個家鄉做些甚麼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