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nkoi

Sunday, August 28, 2016

不能忘記的

「心林」畫展分享會後大合照

一星期的展覽結束了,這星期我幾乎天天在接待來賓,有這麼多朋友和「變成朋友的粉絲」支持,實在是太受寵愛了。我很想在展覽結束之後,好好寫下我對大家的感謝,寫下你們所作在我身上的一切,因為這些都是不容忘記的。

首先要感謝的是林建兒先生,他是一位聖樂作曲家、一位指揮,也是我的老師。在讀神學院的時候,他教我聲樂、音樂史和樂理,我像很多學生一樣,早已經把老師所教導的全都忘掉,但我不能忘掉他是怎樣長久地支持走在畫家路上的我。

我在2014年,於灣仔大有商場舉辦的展覽,他親身到臨,還送來紅酒。他仔細地欣賞畫作,然後將他的感想告訴我:「希望妳的畫展能在這個拜金逐慾的囂坊鬧市中,刷上一層飄逸的靈光,能觸動一些不自由的心靈。」

有一次我們相約見面交流,他遲到了,原因是他的腳受了傷,走路一拐一拐的。看見他負傷前來,我感動不已,因為那不過是很普通的相聚,不是為了甚麼特別的事,不是改天再約便行嗎?為甚麼老師要這樣千山萬水前來呢?那一席交談,我又得到老師由衷的鼓勵和支持。

老師常常說很欣賞我在繪畫路上的堅持,但我總是在想,他不是早已經在音樂路上堅持了許多年日嗎?

今次的展覽,老師同樣親來道賀,而且是帶病的。我除了千多謝萬多謝之外,不知道還可以如何,老師卻說應該要支持啊!林建兒先生,已經成為我生命中一位極其重要的老師,在此,我要再次感謝他!

另外要謝謝的人是應天哥哥,他二話不說便答應為我的畫集《心林》做編輯和設計,我很放心地把我的作品交給這位極具藝術觸覺的資深編輯,但我沒想到他完成得比我預期還早。不知道他花了多少個深宵來設計這本書,我只知道至少有一晚,他寄來給我看的那幾頁,是在凌晨三時寄出的。

有朋友在忙碌的日子抽空前來,有朋友在新界老遠跑來,有新認識的客人親自到花墟買花插花送給我,有許久不見的朋友也出現在我面前。這點點滴滴的一切,讓我的繪畫路更光亮了。

不能不感謝的當然還有我的老公,沒有他,也就沒有繪畫的富察令兒。

前面的路,在你們眾人的支持中,一定要走得更好,讓畫作帶來更多的祝福和微笑!

Wednesday, August 24, 2016

我最喜歡的畫


夢裏

對望

我的個人作品展「心林」終於開始了,這兩幅都是今次展覽的主打作品。在開幕分享會中,我說「夢裏」是我「心林系列」作品中,畫得最開心的一幅,因為我可以很自由地隨自己的意思來畫。真的,我仍記得在動筆的那刻,我有多快樂。

後來,我的一位客人、粉絲兼朋友(是的,她有三重身份),對我說:「我還以為你最喜歡的是『對望』。」

竟然……我被看穿了。

是的,我最喜歡的是「對望」,它不是我畫得最開心的一幅,原因在於繪畫雄鹿時的壓力。然而,也因為這隻雄鹿,我是十分喜愛這幅畫。我在家常常看著牠,一看到牠就好喜歡,又會想起One Piece的喬巴/索巴。

名為對望,是將畫中意境藉畫題來穿越界限,讓雄鹿與看畫人連繫到同一情境中,這是我的一個創新意念。

讓我們偶爾從現實世界中,走進想像的領域,不也是一種快樂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