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nkoi

Wednesday, October 17, 2018

如果黑夜深了

令兒筆下的John Bramblitt

我一直以為,John Bramblitt原本就是畫家,然後才瞎的。原來,他竟是瞎了之後才愛上繪畫。

這於我來說,分別好大的啊!因為我以為在他走進漆黑的世界之前,已經有繪畫的經驗,所以才可以掌握得到畫中各樣物件的距離,可以想像得到用色後的作品模樣。

John Bramblitt的作品

我是曾經想像過,如果有一天我再看不見了,那麼,我想我也就不懂繪畫了。揚琴呢,我倒試過閉起眼睛來彈,那還可以,因為這單單是距離的問題,只要熟習了距離便行。但繪畫呢,下筆後我看不見作品,這怎麼畫呢?

John Bramblitt能夠憑觸覺去判斷色彩,假使我能理解他想像得到畫出來的作品是怎麼樣的,但看不見的色彩、看不見的畫作,如何令他的生命從此充滿快樂呢?

會不會,是因為有「我都做得到」的滿足感呢?
會不會,是因為享受到繪畫的自由奔放呢?
會不會,是因為得到很多人的欣賞呢?

我不知道他快樂的主要原因是甚麼,但知道「繪畫」拯救了他,讓他在黑暗的世界尋到光明、尋到意義。

我想,我們不一定要能人所不能,但在每一次遇上太深的黑夜時,也許都總有一點點的光,在等候我們。

如果我們尋到了,不需要他人的理解,我們從心裡散發出來的快樂,足夠證明一切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