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nkoi

Tuesday, December 24, 2013

孩子的畫

用了一整堂去畫的彩虹

用了兩堂去畫的「小狗」

你能否想到,活潑好動的孩子可以用長時間來做同一件事,可以用一小時去畫一道彩虹,可以用兩個課堂來畫一幅畫?

上圖的點點彩虹,是B弟弟毫不需要休息地畫的,他一直點呀點呀點呀,花了一小時去完成這作品。也許有些人會覺得不停地「點點點」實在太沈悶,但對B弟弟來說,每一次的「點」都是快樂。他會拿著四、五支筆來點,也會想像這些點點是宇宙中的星群。就這樣,他完成了七彩的天虹。當他拿著作品去到爸爸面前時,爸爸驚訝地說:「好美啊!」

第二幅圖畫是S弟弟畫的,他說那是一隻小狗。

圖畫的背景顏色用了一個課堂來畫,S弟弟好喜歡將顏色混合來塗在畫布上,很想知道這種顏色加這種顏色會變成甚麼。到第二堂時,我叫他在畫作上畫一樣東西,他說要畫小狗。然後,他便畫了如雪人般的狗狗。

狗狗旁邊那藍藍黃黃的線條,是S弟弟特別喜愛的,因為他覺得這種帶點混合感覺的顏色很美。他很喜歡,說要給爸爸媽媽看。

說真的,我覺得很快樂,因為孩子們欣賞得到顏色的美,無論是將不同的顏色點來點去成為一幅畫,還是讓顏色彼此混合而塑造出特別的感覺,都叫他們快樂不已。

我很高興孩子們看見色彩的美麗,但願這種美麗也常在他們的心中。

Sunday, December 22, 2013

奇妙的相遇?

當孩子遇上這幅迷你畫
我們在HKID Gallery的產品,被調往另一個位置,是在店子門口且是孩子視線範圍的位置。

今天,店員告訴我,有一位小女孩看見這幅圖畫時,被吸引過來,很高興地定睛望著畫作。店員說:「很奇妙啊!」

說實在的,我沒有想過這些作品會有孩子喜歡,這讓我想起我的一位繪畫學生。學生第一次來到我們的畫室時,他很高興地把所有畫作都看一遍,今天又說要畫這些圖畫。

當我知道原來孩子與我的畫作相遇,是會叫他們歡天喜地時,我心裡不禁去想,我能為孩子作些甚麼呢?

我希望有一個機會,可以讓我的作品呈現在更多孩子的面前,讓他們快樂地笑。

嗯,我要將這個意念放在心裡,讓它漸漸蘊釀成為可實現的夢。

Monday, December 16, 2013

沒有時間的世界

在看過我的新學生思妤妹妹繪畫,以及經歷過昨天在孩子的生日會中教畫之後,我發現原來孩子也會像我一樣,在繪畫的時候忘掉了時間。或者說,當他們繪畫時,他們的世界就只剩下眼前的作品。

我可以為了繪畫而不吃飯,孩子也可以為了繪畫而不玩耍。

昨天在生日會時,有一位只得兩歲的小女孩,她畫的是塗鴉,她畫了一條線又一條線,你不知道她在畫甚麼,但她很享受。她畫了不久,說:"Finish." 我看見她的畫紙還有許多空間,叫她繼續畫,她便繼續畫。如是者,她畫了一幅作品了,然後就要畫第二幅。第二幅也畫完了,我問她去不去玩。因為在不遠處,有一個龐大的吹氣滑梯,吸引得不得了。但她竟然對我說她要畫畫。

至於思妤妹妹呢,當下課的時候,她其實仍然在畫,要我數1,2,3,4,5之後才停筆。然後,我們洗筆去,洗完回來,思妤妹妹竟然拿起洗乾淨的畫筆,再畫她的作品。原來,一小時對她來說是太少了。

面對這些年幼的孩子,我知道畫出甚麼並不是意義所在,因為在繪畫的時候,他們得到了莫大的快樂和滿足,這就是意義。

Saturday, December 14, 2013

我看得見,她的奔馳。






思妤妹妹是我最年幼的繪畫學生,我們沒有一個人可以從她所畫的東西裡,辨認得到她畫了甚麼,但我卻能夠感覺得到她在繪畫世界中,那一種奔馳的快樂。

我該怎麼述說呢?

想了很久,仍是不懂說。我只能告訴你,當思妤妹妹將顏料塗在畫布上的時候,我感受得到她進入了自己的繪畫世界,而且,她陶醉其中,她甚至可以在她的繪畫世界裡自由奔馳。

在她的旁邊,我所需要作的,是讓她盡情地創造她的繪畫天地。將會有一天,她所畫出來的作品不會再難於辨認,而是會叫你驚訝和讚嘆,因為一個熱愛創作的人,一定能繪畫出動人的作品。

進入孩子的世界吧

圖一:俯瞰高達模型

圖二:仰視高達模型

昨天,我與家人逛街的時候,看到這些高達模型(圖一),家人說:「其實他們可以將燈光設計為射燈,由上方照下來,就不會這麼刺眼。」

我想了想,說:「也許這是為孩子而有的特別設計,因為孩子比較矮細。」

於是,家人蹲下來再看看高達,便看見圖二的效果,於是認同了我的想法。

然後,我也蹲了下來,看看孩子的眼睛所看到的高達世界。

這又讓我再次明白,成人與孩子的世界是不一樣的。我們好不好,換一個角度,去理解我們可愛的孩子,像照射模型的燈光一樣為孩子貼心設計,而不是硬要孩子迎合我們的角度、我們的標準、我們的要求?

Friday, December 13, 2013

我看見孩子的進步

完成作品,來個合照吧!

B弟弟的雪中聖誕。

我常常覺得,我的學生B弟弟是一位領袖,因為他很有領袖風範,他可以為你說出清晰的指示,也很樂意教導你。所以,他在我心目中,也是一名教師。

要和他有最好的溝通,你同樣需要有「領袖性」、「老師性」的言語。

他畫的圖畫,用了兩種顏料:乾粉彩、水筆。為免他因為太快樂而胡亂地畫,我在他動筆之前,說得很清楚first step和second step。First step是用乾粉彩畫背景色,second step是用水筆畫線條。

他對於清晰的指示接收得很好,他一臉歡喜地說OK,將first step和second step放在心上,不會胡來。

他先畫了綠色聖誕樹,然後我叫他畫些波波在上面。之後,我提議再多畫一聖誕樹,你知道嗎?我其實沒有想到,他真的答應啊!因為他已經畫了變形金剛的腳了,他好喜歡畫變形金剛,而且每次都是先畫腳。

在他已開始了畫變形金剛之後,他竟然答應畫第二棵聖誕樹,而且今次是藍色的,很美麗啊!

之後,他當然畫了期待已久的變形金剛,但我希望他的圖畫能更像聖誕節,而且更豐富,於是我便再提議他畫雪人和雪。他又答應了!

你知不知道我為何這麼驚喜呢?因為他很樂意地,畫了很多變形金剛以外的東西,我知道這是他的很大進步。所以,我真的很高興啊!

對於年幼的孩子,我不會太渴求他們在畫技上躍進,但我十分歡喜我能看見他們的心靈世界正漸漸地擴大和豐富。這比起線條畫得美麗與否,是重要得太多了,不是嗎?

Wednesday, December 11, 2013

為何要教繪畫

B弟弟與爸爸媽媽一同切蛋糕

生日會中的繪畫天地

很喜愛繪畫的孩子


她抱著自己的心血成品

滿足,因作品是自己的

昨天,有人問我在生日會中教畫,到底是做些甚麼的。我一時之間,不太懂得回應。因為,有很多事情都是被邀請而做的,比如是教畫。我的第一位繪畫學生,不是因為我招生而來,而是因為她的媽媽問我可否教她的女兒。我的第一次在生日會中教孩子們繪畫在不碎玻璃上,也是被邀請而有的機會。

被遨請,是一種肯定,至少讓自己知道原來有人欣賞你的能力。但有些時候,卻因此而忘記了該有的理念,忘了去細想你為何要這樣作。

今天,與人為此傾談時,我得到很重要的提醒,我的眼睛也發亮了,而且閃閃生輝。

對方說,在生日會中與小朋友一同繪畫,是為了增加氣氛,而更重要的是,因為孩子們喜歡藝術。

我的眼睛發光了!我的四周也滿是閃爍的星星,因為我很清楚孩子們喜愛藝術,我知道他們喜歡繪畫、音樂、舞蹈……。我要讓孩子們在藝術中得到更多的樂趣、更大的滿足,並且找到他們自己,這是意義所在,也是我的使命所在。

我很感謝天父讓我有繪畫方面的才能,讓我可以擁抱這麼重要的使命。無論是平時的課堂,是孩子的生日會,還是別的機會,但願我能一點一滴地幫助孩子在藝術中找到他們的快樂,找到他們的自信。我相信,這也是天父樂意送予他們的祝福。

點擊:生日派對照片

石頭的傷口

彩繪石的底部——石頭原本的顏色

石頭,在手繪之後,變成黃昏的天

我喜歡每一顆石子都是獨特的。

繪畫石頭,說易不易,說難不難。最難的地方不是繪畫,而是當我看著眼前的石頭,而思量著該畫些甚麼時,我經常都會感到困惱。

這顆石子,是一顆受了傷的石子。我不知在何時把它撞傷,右面有個地方陷了下去。但我喜歡它,所以還是拿起畫筆,將顏料塗在它上面。

我畫了一個天空,然後,在凹陷的地方畫成太陽,天空也變成染橙的黃昏色。

你也許不知道當我完成這顆手繪石頭時,心裡有多雀躍吧?我真的高興不已,因為一顆受了傷的石頭也可以很美,一個傷口,也可以成為美麗的關鍵。

人生,也是如此吧?

Thursday, December 5, 2013

快樂的嘗試

S弟弟的黃加紅變橙

因為S弟弟很喜歡藍色和綠色,所以每次繪畫時,他都說要用藍色,然後再說要用綠色。今次,我希望他畫的圖畫會有不同的感覺,所以我取走了藍和綠,剩下紅色與黃色給他選擇。然後,他很乖地,選擇了黃色。

我想他快樂一點,所以我便拿起紅色顏料,提高聲線,愉快地對他說:「不如我們用黃加紅吧!那會變成橙色啊!」S弟弟聽到之後,很高興地說:「好啊!」

然後,你看看上面的圖畫,就會看見S弟弟在今次的嘗試中,所體會到的變化:黃色,加上少許紅色,變成淺橙,再加多些紅色,變成深橙。

當他畫完整幅圖畫的背景色之後,他竟然說:「很美啊!橙色很美啊!」

我懷疑他不是真的欣賞橙色,而是因為今次的嘗試令他很滿足,他學懂了黃加紅變橙,整幅畫都是他的學習成果,所以他會很快樂地看著他的作品,衷心地說:「很美啊!」

Friday, November 15, 2013

「點點」快樂

畫題:Rainy Day

這是我的學生S弟弟的畫作,陪伴畫作的是他的小熊娃娃。

很多人都說這幅畫很美,我也覺得很美,而且是我的驚喜。

S弟弟很喜歡畫下雨的圖畫,所以今次他也畫下雨。當我教他如何畫雨點時,我提醒他要細細力,否則雨點就會很大,不好看。他很聽話,他真的去控制自己不要太用力(除了在他想要玩耍的時候)。

我在他身旁看著他畫雨點,說實在的,我其實問了他好幾次:「雨點夠了嗎?」

我問他,因為我真的覺得夠了,但他說未夠,他一直點呀點呀。每一點雨點,都是他的快樂,他好喜歡「點畫」,所以他不停地點。

作為成人,我自己不會畫密密麻麻的雨絲,總會留些空間,但當我看到S弟弟的雨點之後,我實在感到驚喜萬分,他的雨天好美。

在教導孩子繪畫時,每當我放手讓他們按自己所喜歡的去畫之後,我總是會驚喜不已。

面對孩子,有時候我們需要有放手的勇氣,然後,或許你會得到意想不到的欣喜呢!

點擊:繪畫中的S弟弟

Wednesday, November 6, 2013

原來不需要美麗

我曾經在書店翻閱兒童故事書時,滿口批評,說插圖不美麗,又說故事很沒意思,只在沒意義地重重覆覆。

我也曾聽到從事兒童文學工作的人說,兒童故事的插畫不需要美麗。

你知道嗎?我對「不需要美麗」這個見解,真的百思不解。直至有一天,我在講座中聽到講者說的生活片段,我才開始稍稍明白。

他說沒有孩子喜歡去美術館,當你在美術館中讚嘆著許多美麗的作品時,孩子們都悶得很。他說孩子關注的是快樂,而不是美麗。

聽到他這麼說,我開始動搖了:原來,真的不需要美麗嗎?

教授孩子畫畫的時候,我會觀察和留意每個孩子的性格和喜好,同時,我漸漸地更加了解,原來在孩子的世界中,所講求的真的不是美麗。即使他們在繪畫,但他們所追求的也不是美麗,而是快樂。

將顏色擠出來是快樂,將顏色塗上畫紙是快樂,洗筆時清水變色是快樂,塗上自己心愛的顏色是快樂。在他們身邊和他們一同繪畫,我很清楚看見,當他們看自己的作品覺得美麗時,他們美麗的定義其實是快樂。有孩子甚至一邊繪畫,一邊重重覆覆地唱同一句說話。(原來孩子真的很喜歡重覆)

孩子和成人的世界確實很不相同,他們是用快樂來接觸這個世界,用快樂來學習許多新事物,也用快樂來做運動。因為快樂,所以跑來跑去;因為快樂,所以畫來畫去;因為快樂,所以問來問去。

他們不需要為了身體健康,所以去做運動;不需要為了畫得美麗,而苦思右想怎麼畫才好。然而,只要他們覺得快樂,他們就會繼續去做、繼續去畫,慢慢地,你會看見他們在不知不覺間進步了、成長了。

我相信,一個快樂的孩子,將會有無限可能。

Tuesday, November 5, 2013

突破自己

Chris很用心地畫

完成了!與作品合照。

早前,Chris來學畫畫,她畫了一幅晚間小屋。

原來Chris對繪畫很沒信心,因為她很少繪畫,但她前來的原因是想突破一下自己,讓自己嘗試多些不曾試過的東西。

說真的,我很欣賞她來學畫畫的原因,有很多事,我們沒有做過,沒有試過,是不會知道自己的潛能的。

能夠幫助她完成她的作品,我真的很快樂!希望Chris在這次的突破中,得到無言的滿足吧!

Monday, October 21, 2013

孩子真可愛

可愛的B弟弟

可愛的S弟弟

教小朋友畫畫,是我的快樂,因為孩子們實在太可愛。

我想在此記下我的快樂:

快樂之一
與B弟弟畫彩色聖誕樹時,我們扮作「夾公仔」的機器,幫對方「夾」顏色筆。邊玩邊繪畫,孩子一定很快樂吧?說真的,其實我都好快樂,B弟弟給了我童真啊!

快樂之二
今天,S弟弟的休假期終於完結了,我們重新再上課。是上門教畫,我第一次去他的家,一出電梯門,我便看見S弟弟已打開家門,站在門口迎接我。我真的很高興呢!如果我有用相機將那情景拍下來便好了!

孩子們,謝謝你們給了我美麗的回憶!

Friday, October 18, 2013

沒有落點的回憶

近日,我回娘家晚膳,回到自己長大的屋村,是滿載童年回憶的地方。

平時回娘家,都是坐車直到家樓下,但今次,我卻在屋村的「商場」下車。那當然不是我們現在常去購物的那種大型商場,而不過是有幾個小店舖的地方,也可說是街市一帶。

屋村依山而建,我在「商場街市」下車,一步一步慢慢地往上行。我不是不知道我的屋村已經有很多改建,也不是從未見過它更新後的樣貌,但是,我還是有點接受不到她不同了。

由下而上的步行,我的眼睛看見百佳超市、7-11便利店、日本城、佳寶,全都是我現在常見的連鎖店。怎麼這些連鎮店,都進駐到我這寂寂無聞的、小小的屋村了?

於是,我的心好像在打仗。望著眼前陌生的景物,我的童年回憶按捺不住地洶湧而至,像要與眼前的一切抗衡。

這裡該是凍肉雞檔伯伯啊!我記得伯伯一看見我們,就會對我們歡笑。這裡該是最長壽的士多啊!我們在這兒買家庭裝雪糕回家吃,也買過不少雪條。這裡,該是魚蛋腸粉姨姨啊!我們每次「幫襯」,她都會多送我們幾粒魚蛋。

所有的店子都消失了,有些從前的店舖建築,也早已給拆掉了。沒法子,因為當年的孩子,都像我一樣搬了家。

少了孩子的屋村需要活化,屋村經過了一場大裝修和美化工程。小店舖慢慢「執笠」,是做不下去也好,是老闆到了退休年齡也好,總之,店舖需要變成連店,這我很明白。但我的童年回憶失去了落點,卻又令我有點難奈。

我接受不到她的改變,因為我接受不到她的陌生。

美麗的回憶,我想,還是留在腦海比較好。

留在腦際的回憶,可以讓我緊緊地擁抱一生。

Wednesday, October 16, 2013

第一幅作品

我在小畫室裡的第一幅作品

畫作與它的同伴

原本,這星期要努力完成2014年的月曆設計,但昨天剛到畫室工作,有點興奮,所以我便畫了一幅畫。

這幅畫,畫了六小時左右。在我的塑膠彩油畫中,今次應該是第一次出現小屋。

樹和屋,讓我自己想起「有樹就有家」這概念。

畫作中零零星星的小屋,像是逐漸聚居的小村落。樹吸引了人們,人們與大自然一同繁殖後代。生命,便漸漸豐盛起來;快樂,也漸漸洋溢此地。

Sunday, October 13, 2013

我要看見他得著甚麼

B弟弟選用自己的新顏料,課堂一開始時,
他的情緒也開始高漲。

有些顏料不容易擠出來,但B弟弟鍥而不捨。
擠顏料的艱難,無損他的快樂。
我這才知道,原來擠顏色也是孩子的樂趣。

洗顏色筆,當然也是他的樂趣之一。

在畫紙上一動筆,B弟弟已「自動波」地點呀點呀!

B弟弟很有型。

我覺得這是大師級作品,很有藝術感。

這幅圖畫,是伴隨著B弟弟的歌聲而面世的。

昨天上繪畫課,看見B弟弟高興不已。他由擠顏色、點顏色、洗筆、亂畫……,一直都處於興奮狀態。畫第二幅畫時,更是一直唱著歌。

但我自己,卻又心情複雜。看見他快樂,我當然也很快樂,但又看著他那無以名狀的作品,我又會不知如何是好。

我的心靈掙扎是這樣的:
1.我認為這年紀的孩子,最需要的是樂趣,畫技是次要的。
2.成人看不明白的「鬼畫符」怎見得人?我可以讓別人看到我這作為老師的,在教孩子些甚麼呢?

在這個掙扎中,我有以下表現:
1.讓他盡情發揮。
2.嘗試讓他的畫變得有意義,例如對他說他那點點點是太空星球啊!後來他自己說紫色的大圈是車路。
3.嘗試控制他,他的第一幅畫,後來畫得像爆炸。於是,畫第二幅畫時,我便要他全都畫圓圈,讓他能控制自己。

我也試過叫他畫McQueen在車路上,不過他沒有畫,他仍陶醉在自己的畫風裡。

後來,我反思了很久。我在想,我應當如何堅持自己的教學理念?

反思過後,我認定自己所給予孩子的應當是些甚麼,而我認為這是重要的東西,那就不用顧慮太多。

我像一支縫紉的針,將繪畫與快樂縫起來,送給孩子。

我們成人的雙眼,看到的是莫名的一堆顏色,我們理解不了,也欣賞不了。但這不應該是我去介懷和著眼的地方。因為我的教學理念本來所重視的,就是肉眼看不見的東西——孩子的快樂與自信。

其實,我的眼睛都看見B弟弟有多快樂、多興奮。我看到他整個課堂的笑臉,也聽到他的歌聲。我看到他將顏色塗在畫紙上的快樂,看到他留意洗筆時水中色彩的變化,也聽到他為自己的畫定下了一個很長很長的畫題,長得我都記不得了。

我希望孩子在課堂中獲得的,不就是快樂和滿足嗎?

兩幅如同抽象畫的作品,我們成人不知是否懂得欣賞,但是,我卻肯定B弟弟的每一筆,都出自他那燦爛如花的心靈。

他不是用我們期望的畫技來繪畫他的作品,但他是用他的快樂來完成他的作品。藝術本身所給予我們的,不就是快樂嗎?

Friday, October 11, 2013

這就是我


我媽媽說這幅是經典

我的伊汀

樹棋子

在剛開始品情 (Beloved)的時候,有人建議我要有固定的風格與人物設計,好讓大家一看到作品,就認出是我們的產品。

初期,我畫了不同的東西,一幅參照雲南蠟染作品而畫的美女圖,是我媽媽今天口中的經典。不過,雖然這幅畫作算是公認「出得廳堂」,但我老是覺得此作品不是全出於我,因為我自己實在想不出那美麗的少數民族裝扮來。

在稍後的日子,我畫了伊汀,以伊汀為主打公仔,那陣子不停地畫伊汀與她的朋友們。我很高興大家都喜歡伊汀世界的一切,也感謝大家將伊汀聖誕明信片買回家送給親友。但是,我後來開始主力畫手繪布袋,便沒有時間和心力畫伊汀了。

再後來,因為一棵樹,我畫了幾個名為「樹棋子一族」的公仔,以上一幅面世時,有朋友為我高興,說我有自己的風格了。雖然我不清楚這幅樹棋子代表我怎樣的風格,但我還是欣喜。

直到現在,我其實仍是隨心地畫這畫那,一時畫伊汀,一時畫別的可愛小女孩,一時畫風景,一時又畫典雅美女。我喜歡淺色系列,但有時又發覺深沈的顏色也很有魅力。

我不知道我這麼隨心地繪畫,到底是否真有一種獨特的風格,叫人一眼就認出是我的作品。但是,我很高興這就是我。

Tuesday, October 8, 2013

攝於大美督

作為香港人、城市人,我對大自然的認識不多,而對於人與自然之間,那種相互依賴的關係,也當然體會不深。

「有樹,就有家」這概念,是我從書本中明白過來的。這是台灣原住民本身的生活體驗,書中說「家」都是建在樹旁的,其中一種原住民會賴竹樹而居,這使我想起從前讀到的〈竹林深處人家〉。

我所讀的書是關於種樹林的,作者與父親在已經荒蕪而土壤不肥沃的土地上,嘗試種出一個樹林來。我很深刻的是,當他們種了小樹,又讓草叢再次生長之後,作者說許多不同種類的動物都出現了,包括青蛙和蛇。動物出現,因為草叢可供牠們遮身,牠們就能安心出沒,或以此為家。

後來,我又讀到一本書,此書原本不是要說自然界生態的,而是談談文化政治,但其中有一篇章,提到鮭魚。

我忘了是歐洲哪個地方,是鮭魚的出生地,也是牠們長大後必會從大海游回來產卵的地方。但那條河早已經不再有鮭魚的影子,這當然因為城市發展。後來,幾個國家結集了龐大的資金來改善環境,於是有千多條鮭魚再現,但有人覺得這樣的鮭魚太貴了!

我這才發現,原來生命是這樣叫人驚訝。只要你再一次提供一個合適的環境,你以為消失了的生態是可以重新展現在你面前的。只要你願意,「生命」也願意回來。

Sunday, October 6, 2013

B弟弟的Batman


B弟弟的中國景物

我好喜歡的Batman

昨天上課時,看見B弟弟已經在家裡畫了一列火車,他說火車是去中國的。於是,我便叫他畫一幅中國的圖畫,問他在中國會看見甚麼。他說不知道,於是我便問他會否看見中國人。然後,他畫了兩個中國人,在圖畫的右下方。

中國人畫好了,我再問他還會看見甚麼,他想了想,便說要畫玩具反斗城。

在玩具反斗城的大大名字下,有六個藍色正方形,他一邊畫,一邊說那是甚麼甚麼玩具。然後,他再畫了Batman, Robin, Mr. freak。

他畫Batman他們的眼睛,與平時畫的人物眼睛不同,是有V字眼眉的,很有氣勢。我好喜歡B弟弟筆下的Batman,所以特意將他抽了出來,變成一幅Batman圖畫。

B弟弟聰明又性子急,很快便會覺得圖畫已完成了,所以我常會叫他再畫多些東西,問他還會有些甚麼甚麼。就這樣問著問著,我便看見可愛的Batman誕生了,真高興!

Saturday, September 28, 2013

我的至愛手繪布袋

我的至愛手繪布袋

布袋揹在肩上,更美!

我很喜歡在布袋上,畫個長髮飄飄的女孩。到現時為止,記憶中我好像畫了三個長髮女孩布袋,而照片中的,是我的至愛。

畫這個長髮女孩,畫了一整天。它是我心中的至寶,而今天,它去到新的主人那裡了。

雖然,我曾經打算將這袋據為己有,但最後還是賣了它,希望客人用得開心。

當客人能歡歡喜喜地揹著手繪布袋在街上走,我就會覺得很高興了!

Thursday, September 26, 2013

夢想與夢想相遇

我的手繪布袋與她們的青春互相輝映。

這些手繪石頭,會成為誰的寶貝?

每件手作皮革產品,都是充滿心血的成品。

我希望我的畫作,可以為別人帶來溫暖,這是我繪畫路上的夢。

除了畫在畫布上,我也畫些產品來售賣,例如手繪布袋與手繪石頭。在布袋和石頭上繪畫,好像沒有甚麼特別的主題,但我希望,美麗本身就可以讓人快樂。我通常都會繪畫花花草草、可愛女孩或小精靈,不知這一切能否叫人回想從前童真的歲月?

早前,我邀請了XF攝影師幫我的產品拍一輯模特照,攝影師欣然答應,他還負責安排邀請模特、照片的意念構思、挑選拍攝場地。

攝影,也是XF的夢。他好喜歡為別人拍下富故事性的照片,例如是一對戀人的愛情故事。現在,他為我的產品也拍下故事。

攝影的夢與繪畫的夢相遇,「Beloved產品故事相集」便誕生了。一輯相集,拍了兩天,真辛苦了攝影師。為皮革產品拍攝時,攝影師還弄得滿身是沙。

我很喜歡這輯相集,不只因為美麗,更因為它蘊藏了兩個夢。

如欲欣賞這輯布袋故事,請點擊:「Beloved產品故事相集」

令我感動不已的畫作

一家團聚?

與爸爸夢中相見

孤單?

重遇?

今天,我在網上得知一個關於死刑與繪畫的消息。

被判死刑的是夏俊峰——潘陽小商販。他於2009年與妻子在馬路上擺攤售貨,後牽涉自衛殺人,執法人員有死的、有傷的。

2011年,他被判死刑。今天,法院執行死刑了。

在這四年間,兒子夏健強沒有機會與父親見面。於是,他將他對父親的思念放進他的畫作中。以上四幅美麗畫作,就是夏健強的作品。

看到他的畫作,我既欣賞,又心裡戚戚焉。

有一篇報導這樣寫:
「強強是個不善表達自己的孩子,他的心情畫在畫裡,張晶(母親)懂得。張晶內心的委屈和苦楚,強強不問但也畫在畫裡,張晶看了也會懂得。」

報導中,提到他母親說的話:
「無論如何得讓孩子心裡充滿愛,有愛才能活下去!每個只記住仇恨的人都過得不快樂。」

千言萬語,卻無從道出。我只想說,我的心很沈重,但為這孩子能夠有自己的畫展和繪本而高興,也盼望他帶著愛,與母親好好活下去。

關於夏健強的報導,請點擊。

Monday, September 23, 2013

鯖魚送來的問候

從台灣來的鯖魚

台灣的朋友寄來鯖魚明信片,因為她知道我喜歡她所畫的鯖魚。看看這尾鯖魚,我感到我的朋友是寄來了溫暖。

明信片背面,有一篇小品:

〈鯖魚的故鄉〉

浩瀚的藍色大海中,
一群銀藍色的流浪者,
穿梭在浪濤與洋流之間;
冷冽的東北季風捎來消息,
漁人望向波光粼粼的太平洋,

原來是鯖魚回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