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nkoi

Wednesday, July 31, 2013

讓孩子是孩子


左面的照片是S弟弟拿著他的畫作時拍的,畫作左上方的紅色是他所畫的手錶;右面的照片是EQ妹妹的畫作,畫的是啤梨人。

也許,你左看右看,都看不見紅色的手錶;左看右看,都看不見啤梨;然而,這有甚麼要緊?

如果你看到他們繪畫作品時有多麼快樂;如果你看見S弟弟如何肯定地告訴你那是他的紅色手錶,看見EQ妹妹耐心地向你講解她的啤梨哪裡是眼睛、哪裡是鼻子、哪裡是手腳;那麼,你會為他們的快樂而高興嗎?你會為他們有一顆純真的心靈而喜悅嗎?

他們用孩子的腦袋,用孩子的創意,用孩子的稚氣畫了他們的作品。

為甚麼不可以讓孩子畫出你看不明的東西?
為甚麼不可以讓孩子畫出孩子風格的作品?
為甚麼不可以接受孩子有與你相異的審美觀?

有了興趣,有了信心,有了喜悅,你不用怕他沒有畫技。

我肯定,喜愛繪畫的孩子,有一天會超越他們的老師。

我等候,我的學生有一天會在繪畫世界裡,發現我從沒有發現過的美麗,且比我更懂得如何用他們的畫筆來將美麗展現出來。

Sunday, July 28, 2013

這是屬於她的作品

EQ妹妹的啤梨?

EQ妹妹、EQ媽媽、EQ作品合照

下課時的可愛EQ(一)

下課時的可愛EQ(二)

EQ妹妹的課堂,也是我的課堂,她讓我學會放手。

上課的時候,EQ妹妹用藍色與綠色來做底色,然後藍與綠很和諧地成為背景底色了,我看著,覺得美極了!

底色完成了,要畫EQ妹妹的啤梨。畫呀畫呀,畫完啤梨的綠色身體了,我看著,又覺得很美。

這時候,EQ妹妹說想在啤梨上加黃色與藍色,於是我便打算順勢教她畫光暗,我說:

「好呀!我們可以畫黃色做有光的地方,暗一點的就用藍色。」

然後,我們在啤梨的底部畫了藍色。我問:「光在哪個方向呀?」

EQ妹妹說左面和右面。噢!不如得一個方向吧?於是,EQ妹妹在啤梨的上方,畫了一片紅色,她說是紅光。

我看著原本很美的底色和啤梨,又看著忽然多了不知是甚麼的紅色,心知不妙。這時候,我想:「我應該讓EQ妹妹盡量發揮,而不是要她畫我心中的啤梨。」於是,我便任由她自己畫。

她之後畫了很多看得我頭都大的東西,包括「啤梨人」那一雙像U字形的眼睛。

看著EQ妹妹所完成的畫作,我很慶幸我懂得放手,因為那最後的作品是屬於EQ妹妹的,而且它充滿了童真。

我喜歡EQ妹妹可以隨心所欲地繪畫她自己的作品,我喜歡EQ妹妹很愉快地下課,我喜歡EQ妹妹拿著她所喜愛的作品回家。

我也很喜歡,我又上了一課。

Saturday, July 27, 2013

1600元的顏色

用我的新玩意來畫的新作品——彩繪石頭

好名貴的顏色

其實我真的沒有想過,自己會擁有這麼名貴的顏色筆。顏色筆的木盒令我心愛非常,顏色本身當然也是我的心愛,而用這些顏色所繪出的作品,也沒辦法不奪去我的心。

這盒顏色,是我為自己而買的,也為孩子而買。

木盒上層的油性粉彩,可以用來畫彩繪石頭,這真的令我好高興。至於下層的水溶性臘筆,則是為孩子而買的,可以用來畫很美麗的漸變色圖畫,不過我自己要先掌握一下,遲些才能給他們用。

你說,讓孩子用這麼名貴的顏色,捨得嗎?那我可告訴你,如果孩子用來胡亂地畫,我當然會很心痛,而且我相信他們真的會胡來。但是,如果他們用這些顏色用得好開心,那麼,我又會好開心。

若懂得運用水溶性臘筆,它所能畫出的漸變的美是很奇妙的,我很想孩子們看見,並且喜愛。所以呢,且讓我先好好練習一下吧!

Wednesday, July 24, 2013

我看見,寶貴的快樂。

S弟弟與媽媽的溫馨合照

S弟弟的作品與他的好朋友仔

今天,我讓S弟弟畫塑膠彩油畫,他一上課,已經十分開心,原來他真的好喜歡畫油畫。

我第一次看見他這麼快樂的表現,他會跑跑跳跳,他會快樂地笑,他會在塗上一筆之後,天真可愛地笑著看我……

回到家,他將畫作放到他的好朋友仔身旁,那些好朋友仔是他出生後一直陪伴著他的。

雖然只是短短的一小時,但是,我在S弟弟的快樂中,看見了原來快樂是很寶貴的一種東西。

為甚麼說快樂很寶貴?因為,當你看見一位小朋友笑得這麼高興時,你一定會覺得這是很值得珍惜的,一定會感到這一種孩童的快樂是寶貴不已的。

因為,你一定會好喜歡孩子這麼快樂。

心中的畫

我的學生:EQ妹妹
 
我的學生CF在畫畫

我沒有招生,但來了學生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天然地就是小班教學,甚至是個別教授。個別教授的方式很適合我,因為我最喜歡「度身訂造」。

我喜歡在上課時留意學生的表現、程度、好惡,然後想想該怎樣幫助學生更上一層樓。這樣的教學不需要特定的課程,但我沒想過,還有一種東西是不需要指定的——我不需要在上課前預備好要教學生畫甚麼。

也許你會說我是個太過天馬行空、太過隨意、太過懶惰的老師,但我真的很喜歡學生帶著他心中的畫來上課。

起初,當我想好打算教EQ妹妹些甚麼時,卻收到她的來電,說她想畫花朵。EQ妹妹的花朵,開展了一種特別的授課方式,就是她想畫甚麼,我便和她一同畫甚麼。基本上,每一次上課,她都帶來了心中的畫,然後拿著「變成實物的心中畫」回家。

新學生CF,在上課之前已經費煞思量,最後想到兩幅畫,我上課時選了我認為較容易的一幅來教她畫。不過,她的「痛」,好像也不容易畫呢!

我這才發現,原來她們都有心中的圖畫,需要有人教導她們畫出來。

技巧、構圖……,總是能學會的,但心中的圖畫卻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有。所以,我很喜歡我的學生有他們的心中畫。將他們的心中畫變成現實,將他們原本看為不可能的事變成可能,這就是我的教學。

我不是繪畫大師,我不知道我能否讓我的學生在繪畫世界有一番成就,但如果我的學生,在不太懂得畫畫的階段,因上了我的課堂而漸漸有信心去繪畫,漸漸掌握到需要的技巧,漸漸發現到繪畫的樂趣,也漸漸地,可以任意而畫、率性而繪,繼續在繪畫的世界發掘更多更多的美,那我這位老師,就要算是功德完滿。

你呢?你有沒有心中的畫,有沒有心中的夢?

Monday, July 22, 2013



今天,我教一位新學生畫塑膠彩油畫,新學生叫CF。她已很多年沒有拿起顏色筆了,但她很認真地細想過要畫些甚麼,而且畫得很努力。

她的畫題是「痛」,她原本想畫的是由黑而紅的漸變,以及一位流淚的少女。然而,漸變效果不太理想,於是我們便苦思了好一段時間,最後畫了一朵黑玫瑰在一片紅色之中。

我對CF說:「其實我自己畫畫總是邊畫邊想的,繪畫的時候會有很多變動和修改,想想怎樣可以更美麗,所以,最後畫出來的作品,不一定是原先所想的那樣。」

課後,CF有這樣的體會:「所有文學藝術似乎都有一個共通點:不能想得太多。邊做邊想,仍然是最能表達自我的一途。」

其實我不知道是否真的如此,但在繪畫的過程中,實在有太多變數。不過,對CF來說,這幅作品仍然是「痛」。

看著它,想想畫題,你會感受到甚麼?

Sunday, July 21, 2013

「喜愛」,就是你的小宇宙來源。

EQ妹妹在新課室門口

EQ妹妹在畫她心中的家

EQ妹妹揮筆了!

俏皮的EQ妹妹與她的作品

弟弟在哪裡?在媽媽的肚裡啊!

EQ妹妹第一次在新的課室上繪畫課,她很高興,還在課室門外留倩影。

我也很高興,因為我看見EQ妹妹的快樂。

EQ妹妹說要畫一間屋,這間屋就是她的家。原來,EQ妹妹在上課之前,已經說這一堂會畫很多東西,所以是會畫很久的。她說她要畫的屋,是有窗的,有風扇的,有燈的,有門的,還有她的家人:爸爸、媽媽、EQ、弟弟。

我是頭一次看見EQ妹妹會打算畫很多東西,而且她會用很多不同的顏色,單是一扇窗戶,已經有兩種色,連屋子的底色也分為兩種顏色:綠與橙。

EQ妹妹的繪畫世界開始豐富起來,不只是顏色的豐富,還有構圖的豐富。

上第一堂課的時候,在一小時的課堂內,我需要讓她有休息的時間。而現在的EQ妹妹,根本已不再需要休息,她在整個課堂內都充滿喜樂,她很努力地完成她的作品。當然,她的手會累,但她會改為以剪剪貼貼來繼續畫作。

在EQ妹妹的身上,我看見「喜愛」的重要。當她喜歡繪畫了,她會開始發揮她的創作力,她會為自己的作品去構想很多很多東西。她會思想畫些甚麼,她會很認真地考慮用些甚麼顏色,她會細想各樣物件和人物放在哪個位置。

當你越是喜愛一件事,你會越有能力去作得好,因為,你一定會為你所喜愛的事情來用心竭力。是嗎?

Wednesday, July 17, 2013

甜蜜的專注

S弟弟和媽媽的傘

今天,外面下著雨,於是我與S弟弟畫一幅下雨天。S弟弟說要畫兩把傘,一把是媽媽的,一把是他的。

S弟弟容易分心,未會長時間專注畫畫,他也正在學習控制自己的手,學習讓顏色塗在線條之內而不越線。起初,他很小心地在小雨點的線條內填色,但後來他也有輕忽的時候。

你能否看見這兩把傘,哪一把是他用心而畫的?下方的傘比較黑,因為他很用心地將傘子填滿黑色。

很難得看見S弟弟努力地控制自己的手,細心地留意自己是否已將傘子填滿,他的努力、他的細心,只因為我答應了他,讓他將畫作送到他的媽媽面前,讓媽媽欣賞。

為了給媽媽欣賞,他很用心地畫媽媽的傘。我在傘子中看到他的專注,在他的專注中看到他對媽媽的愛。雖然這幅作品色彩不多,但在這兩把黑傘子中,我相信你會看見甚麼是溫情。

Tuesday, July 16, 2013

還有許多的美麗

我心愛的顏色,與EQ妹妹的企鵝好友。

開心地選擇顏色的EQ妹妹
在教導EQ妹妹學畫畫之前,我已經知道她是個鍾愛綠色的孩子。她對綠的喜愛,遠超於她對任何顏色的情感。如果綠是坐在她寶座上的公主,那麼,其他顏色也許是平民百姓,連進皇宮的機會也沒有。

因此,我知道我的使命除了是培養她的繪畫興趣之外,也要培養她對其他顏色的興趣,而我選擇了將我的心愛貢獻出來。

EQ妹妹上繪畫課的頭幾堂,一直是使用水溶性木顏色的,不過我們沒有加水,只把它當作是木顏色來畫。

我讓EQ妹妹使用它,因為當她一打開盒子,裡面就有40種顏色在等候她。我相信,當她面對這麼多的顏色筆而統統可任她選擇時,這會讓她享受到「任揀」的滋味,好叫她會自動自覺選用綠色以外的顏色筆。當然,我是成功了。紅、藍、黃、灰、褐……,她全都選用過。

這盒顏色筆是我的心愛,除了因為它是屬於四位數字金額的顏料外,也因為它是我童年時奪得繪畫獎項的禮物,所以我對它有無比的感情。用來存放顏色筆的鐵盒已有不少銹跡,但內裡的顏色仍然上等。

我希望它繼續讓EQ妹妹看到綠色以外的美麗,也會讓不同的孩子發現各種色彩的美麗,正如今天的我能夠欣賞我曾經討厭的紫色一樣。

我相信,這世界還有許許多多的美麗,是你和我都可欣賞和陶醉其中的。只要我們願意放下偏執,願意趟開心靈,我們定能發現不曾看到的美麗,體會從沒有過的喜悅。

Sunday, July 14, 2013

就這樣來了


你信不信,我從來沒想過我會畫出這一幅畫?
其實在完成畫作之前,我總是不知道我會畫出一幅怎樣的畫來。

在踏上夢想路的時候,我也不知道我會走出一條怎樣的路來。然而,有很多的事情,就在我踏上夢想路之後,漸漸地出現了,出現得令我有點驚訝,有點意料之外。

有人問:「我可否買你的畫?」
於是,我的photoshop畫作印成油畫,賣給第一位買掛畫的客人。

有小學老師問:「你可否為我們的音樂室畫掛畫?」
於是,我第一次為學校畫塑膠彩掛畫。

有小學老師問:「你可否來我們學校分享你的創作意念?」
於是,我在幾百個小學生面前,分享了我繪畫路上的點點滴滴。

有家長問:「你可否教我女兒畫畫?」
於是,我成為繪畫老師。

很多事情,就樣來了,就在我踏出了第一步的夢想路之後。

你也會為你的夢想多走一步嗎?我相信你也會有你許多的意想不到。加油啊!

Wednesday, July 10, 2013

可一不可再的藝術

請留意圖畫的右上角

我一直都覺得,最珍貴而美麗的畫作,是孩童的圖畫。且讓我告訴你一件小事,也許你也會像我一樣,覺得孩子的畫作比梵谷的作品更珍貴。

EQ妹妹的這幅作品,有一處我放棄補救的「敗筆」。請留心看看圖畫的右上方,那裡有一道淺白色的光,這就是「敗筆之處」。

我自己畫畫時,無論有些甚麼錯失,我都會想辦法補救,但當我和EQ妹妹在一片藍天上繪畫白雲時,我看到她筆下這直豎的雲,這時,我只能驚訝地對她說:「點解你的雲是打直既?雲係打橫架!」,平時一定會修補的我,在思想過一秒之後,便決定放棄——我不再理會這直豎的雲。

於是,我竟然容忍這「敗筆」的存在,然後忘了它,與EQ妹妹繼續繪畫美麗的作品。

繪畫太陽那四射的光芒時,我畫一條白光、她畫一條白光,咦?點解她的白光會貼實紅色的太陽?(我從來沒有這樣畫過太陽的光線,我總是在光線與太陽的實體之間留有空間。)

在這一切之後,我們努力的成果展現在我們眼前,美麗的作品誕生了。這時,我發現EQ妹妹的直豎雲朵,是好美的從天而來的光。我也發現,EQ妹妹的太陽光線,流露著孩童那獨有的純真氣質。

我常常覺得,孩子的作品所流露的純真氣質,是成人怎也學不了的。你可以畫些參差不齊的線條,裝作是孩童的畫,但別人一眼就會看出是裝出來的。孩童畫作的獨有氣質,我們學不會,而孩子自己,在長大之後,也不能再學會。

因為這種氣質會隨年齡漸長而悄悄消逝,所以孩童的畫作彌足珍貴。

對於孩童畫作的獨有氣質,我會珍而重之,它比任何一種繪畫技巧或美麗構圖,都更取悅我的心靈。

雖然心痛

我的手繪布袋用具

不要看照片中的布袋,也不需要細看顏料,我只是想將我畫手繪布袋時用的畫筆上載給你看看。

我本來用三支畫筆來畫布袋,有一支報廢,故剩下兩支。報廢的畫筆,其實原本已經是代替品,用來代替我一開始用來畫布袋的畫筆。

照片中較大支的畫筆,是兩星期前買回來的,今天,我為它心痛,因為它也快要報廢。

其實,我是曾經想過不再畫布袋,又或者是少畫一些,因為我不想我的畫筆逐支逐支退隱江湖。

如果你是彈鋼琴的,也許你會明白鋼琴受損的心痛;如果你是玩攝影的,相信你會明白相機對你有多重要。我是畫畫的,每一支畫筆、每一滴顏色,對我來說都很珍貴。

今天我畫了兩個布袋,當我想畫第三個布袋時,拿起這支筆毛變得硬硬的畫筆,我放下了畫布袋的念頭,走了過來寫網誌。

不是要訴苦,我想說的是,如果我畫出來的布袋,能去到懂得珍愛它的主人手裡,那就是我最好的回報。

真的要得獎嗎?

傻妹令兒獲獎
有朋友跟我說,一些家長讓子女學畫畫,會重視畫室能否幫助孩子參賽得獎。

同時,我知道現在的孩子有很多機會參加比賽,有些孩子也會有一疊厚厚的獎狀,或者許許多多的獎杯。

於是,我想起小學時所得到的獎項。小學時期的我,只獲得四個獎項,其中兩次與繪畫有關。一次是香港分區填色比賽亞軍,一次是天主教主辦的比賽,也是亞軍。我忘了是全港性,還是也屬分區,總之我是在大會堂領獎的。

我不是想在這兒說自己有多「巴閉」,我只是想說,這些獎對我的意義只在於——我記得我曾經得過獎,就此而已。當時的我,慒慒懂懂,我不知道我為甚麼會得獎,我也不曾為得獎而興奮,亦沒有因此而覺得自己畫畫了得。我只知道在大會堂領獎時,我害怕得雙腿直抖。

我想告訴你,小學時期的我,在填色簿上填色、在不同的顏色中發現了它們彼此的合襯,又或是在填色後自我欣賞一番,這一切都較之於我獲得繪畫獎項,是要快樂得多,深刻得多。

我想我不是個可以保證孩子能參賽得獎的繪畫老師,但我保證我會盡力讓孩子嘗到繪畫的樂趣。

Monday, July 8, 2013

擺檔到海濱

擺檔在海濱

首次「表演」畫布袋
一個「文人」變了「畫家」,再由一個「畫家」變成「商人」。文人、畫家、商人合為一體,就變成了一時到西貢海濱售貨又即場繪畫,一時又留在家中寫寫網誌的富察令兒。

做客人的時候,我甚少討價還價;做攤檔小販時,第一個來選購的客人已向我講價,殺我一個措手不及。

我由在家中默默地繪畫布袋,轉而到前線接觸每位客人,確實既驚且喜。不同的客人,代表不同的人生百態,雖然我會措手不及,但我很高興可以有這樣的機會,來了解一下大家的反應。

真的很喜歡這些手繪布袋的客人,與眾多客人不同,他們沒有過問能否水洗,沒有討價,付錢時還盡量不需要我找續。

我發現,原來我好喜歡教小朋友。當有小朋友前來,我會讓他們看看我在畫些甚麼,例如,我在樹上加上些藍色的陰影時,我好喜歡讓孩子仔細看清楚加上藍色陰影後的效果,我喜歡讓他們看見顏色對圖畫的影響。然後,我才更深明白,原來我好喜歡教導小朋友,好喜歡讓他們發現繪畫的樂趣。

有一位年青少女一來到我們的小攤檔,便說:「你收不收徒弟?」

我又措手不及,因為我沒想過會有人這麼說,我也還未考慮開班授徒。最後,我只給了她咭片。

其實,會否有一天,我又會由商人變成老師?除了是EQ妹妹的老師外,也會是手繪布袋老師?

Saturday, July 6, 2013

人生第一幅塑膠彩油畫

HI,你好嗎?

EQ妹妹的太陽
今天,EQ妹妹來畫人生第一幅塑膠彩油畫。還沒有學寫字的她,拿起畫筆,要畫一幅屬於她自己的作品。

她要明白手裡的筆與平時用的筆不同,畫筆的筆頭是軟軟的,她要「細細力」。要畫得美麗,她又需要用「點點」的方法來畫。而她竟然真的學會了,她點呀點呀,點出了很美麗的浮雲。

天空是藍色的,EQ妹妹說要加上些黃色;
太陽的光線是白色的,因為EQ妹妹說她不想太陽太猛烈;
天空有小鳥,有多少隻?EQ妹妹說要有十隻。

整幅畫的構圖,都是由EQ妹妹的腦袋想出來的,她真有藝術細胞啊!

告訴你,EQ妹妹其實也在教我畫畫。當她說要有十隻小鳥時,我有點覺得不可能,怎麼可能有十隻小鳥這麼多?但她真的一隻一隻地在數,畫不夠十隻她一定不心息,最後果然有十隻小鳥,原來這樣好美呢!

EQ妹妹這幅畫好美,是的,我是有幫助她的。然而,我也可告訴你,單靠我自己,我一定畫不到這一幅美麗的作品。

Friday, July 5, 2013

只要路是你的

總有屬於你自己的路
今天讀到一篇文章,是一位中文系畢業生在前路茫茫時,在父親的鼓勵下,重新體會自己所走的中文路不會因為找不到好工作而白走。

於是,我想起自己的路。

因為我的懶惰,所以我從來都不是一個成績好的學生。但在初中的時候起,我的中文科成績已經「見得人」。所以,在中三要選擇中四分科時,我不需詳加考慮,已經知道我要選讀文科。那時的我,覺得我的選擇其實是沒選擇,除了中文,我還可以讀甚麼呢?

進入中四至中七的文科班,我的中文和文學成績仍然優異,而其他學科則岌岌可危。我開始覺得,中文的路是屬於我的,而且,我也喜愛它。

完成中學課程,升讀大學了,一個不慎走進社會科學學系,於是我由一位懶學生,變成無心向學的衰學生。也就在這時候,我心裡有一個強烈的渴望:我要讀中文!

家人不介意多付一年的大學學費,很支持我轉系。至於大學的老師,也十分支持。我記得,我的英文老師說:「在人生當中,這多付出來的一年,其實很短。」她在我猶豫不決時,支持我轉系。我的社會科學老師,沒有因為我成績差而看我沒資格轉系。我的中文老師,在看過我的成績後,立刻便決定接受我的申請,她還說很少人能夠申請成功。

我就這樣,繼續在中文的路上走。

我一直以為我要走中文的路,但現在,我發現了原來我還有另一條屬於自己的路——繪畫。

我差點忘了,我也曾嘗試去走繪畫路。

繪畫是我小學時的生活,我喜歡繪畫,所以在中四時,我選修了八科以外的第九科——美術。好景不常,我畫得不好,也覺得學不到甚麼,所以在中五時退修了這一科。

中七之後,我報讀過教育學院的美術系,但面試時畫得很差,不被取錄。之後,我便將這條路漸漸遺忘。

完成大學課程、在社會打滾過之後,我重拾畫筆,許多的往事浮現,我才明白繪畫的路與中文路一樣,都是屬於我的。

畫作與文字如同我的兩把寶劍,合璧而揮,我相信這能展現光芒。

我等候,我在這一條屬於我的路上走到成熟時,我的畫作、我的文字,可以觸動多人的心靈,可以為這世界帶來一點點光。

Tuesday, July 2, 2013

我現在知道是愛


我上載這幅照片,當然不是為了賣廣告,而是為了記念我的爺爺。

在我仍是小學丫頭的時候,有一天,忽然知道爺爺中風了。那時的我,其實不知道中風是甚麼,但後來,我在爺爺身上開始了解甚麼是半身不遂。

我從來都不知道爺爺中風之後的感受,因為爺爺甚麼也沒說。他只是在家裡靜靜地坐著,有時是看電視,有時好像是發呆。我也知道,已經行動不便的爺爺,偶爾會緩緩地離家、上幾級樓梯、乘坐電梯、步行、落樓梯、步行……。他會在我們的村子裡走很長很長的路,是的,對他來說,他所走的路很漫長。他要拿著拐杖,慢慢又慢慢地走,走一走、停一停、走一走、停一停。

他走到士多,取些繽紛樂,拿出錢幣,付款,然後又緩緩地走那一段很漫長的回程路。

回到家後,爺爺便如常地將繽紛樂送給我們這幾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孫子。

今天,我在超市看見繽紛樂,想起我的爺爺。我已經忘了我有多少年沒有吃過這種零食,但我永遠記得它代表些甚麼。

它代表我小時候所不曾認真領會過的愛,而今天的我卻不敢加以遺忘。不多言的爺爺,是這樣向我們表達了他那珍貴的愛。

Monday, July 1, 2013

謝謝你們!

將會出現在西貢的「招牌」
其實真的沒想到,我們竟可以成為西貢露天小檔攤的一份子,今天本來是第一天,但卻因溫比亞而未能營業。

今早一直留意天文台的消息,因為一旦掛上三號風球,今天的開張便得告吹。天氣變化萬千,不太穩定,我帶了伊汀娃娃出門,住在西貢的好朋友告訴我,那邊的雨下得很大。我便想:這樣也很難營業啊!

後來,朋友說西貢天晴了,原本濕濕的地也被大風吹乾,於是我以為可以去西貢了,怎知,溫比亞卻升級了。

今天,我就與袋中的伊汀娃娃遊遊逛逛,然後知道,原來有很多人都想到西貢支持支持。有人致電來說,若我之後可以到西貢開檔,那要告訴她,因為她很想來;有人去到西貢才知道我們沒有開檔……

我很抱歉讓人白走一趟,但心裡著實由衷感激。

如果今天可以順利開張,那麼,我會在西貢海濱,看見你、妳,和您……

然而,無論我們是否相見,我都已經看見你們的愛。

新的驚喜

紅色散子包上的小白兔

浪漫兩相依小兔

牽手飛翔
為了進軍西貢,這星期我不斷地畫手繪布袋,在當中,又有新的驚喜。

驚喜之一,我選擇了自己很少選用的紅色散子包,它紅得很美,讓我這個連一件紅色衣服也沒有的人,都能愛上它。

驚喜之二,我嘗試畫一種我從沒畫過的樹在布袋上,這樹的樹幹粗粗的,配上小白兔子,很有東方風味,我真的很喜歡呢!

驚喜之三,我找到了繪畫黑色布袋的優點,雖然黑的背景讓我較難繪畫,但黑色配上金色、白色、紅色等顏色,又別有一番風味。那個「牽手飛翔」手繪布袋上,有一對帶著點點金光的男女,我覺得很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