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nkoi

Wednesday, July 10, 2013

真的要得獎嗎?

傻妹令兒獲獎
有朋友跟我說,一些家長讓子女學畫畫,會重視畫室能否幫助孩子參賽得獎。

同時,我知道現在的孩子有很多機會參加比賽,有些孩子也會有一疊厚厚的獎狀,或者許許多多的獎杯。

於是,我想起小學時所得到的獎項。小學時期的我,只獲得四個獎項,其中兩次與繪畫有關。一次是香港分區填色比賽亞軍,一次是天主教主辦的比賽,也是亞軍。我忘了是全港性,還是也屬分區,總之我是在大會堂領獎的。

我不是想在這兒說自己有多「巴閉」,我只是想說,這些獎對我的意義只在於——我記得我曾經得過獎,就此而已。當時的我,慒慒懂懂,我不知道我為甚麼會得獎,我也不曾為得獎而興奮,亦沒有因此而覺得自己畫畫了得。我只知道在大會堂領獎時,我害怕得雙腿直抖。

我想告訴你,小學時期的我,在填色簿上填色、在不同的顏色中發現了它們彼此的合襯,又或是在填色後自我欣賞一番,這一切都較之於我獲得繪畫獎項,是要快樂得多,深刻得多。

我想我不是個可以保證孩子能參賽得獎的繪畫老師,但我保證我會盡力讓孩子嘗到繪畫的樂趣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