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nkoi

Monday, October 21, 2013

孩子真可愛

可愛的B弟弟

可愛的S弟弟

教小朋友畫畫,是我的快樂,因為孩子們實在太可愛。

我想在此記下我的快樂:

快樂之一
與B弟弟畫彩色聖誕樹時,我們扮作「夾公仔」的機器,幫對方「夾」顏色筆。邊玩邊繪畫,孩子一定很快樂吧?說真的,其實我都好快樂,B弟弟給了我童真啊!

快樂之二
今天,S弟弟的休假期終於完結了,我們重新再上課。是上門教畫,我第一次去他的家,一出電梯門,我便看見S弟弟已打開家門,站在門口迎接我。我真的很高興呢!如果我有用相機將那情景拍下來便好了!

孩子們,謝謝你們給了我美麗的回憶!

Friday, October 18, 2013

沒有落點的回憶

近日,我回娘家晚膳,回到自己長大的屋村,是滿載童年回憶的地方。

平時回娘家,都是坐車直到家樓下,但今次,我卻在屋村的「商場」下車。那當然不是我們現在常去購物的那種大型商場,而不過是有幾個小店舖的地方,也可說是街市一帶。

屋村依山而建,我在「商場街市」下車,一步一步慢慢地往上行。我不是不知道我的屋村已經有很多改建,也不是從未見過它更新後的樣貌,但是,我還是有點接受不到她不同了。

由下而上的步行,我的眼睛看見百佳超市、7-11便利店、日本城、佳寶,全都是我現在常見的連鎖店。怎麼這些連鎮店,都進駐到我這寂寂無聞的、小小的屋村了?

於是,我的心好像在打仗。望著眼前陌生的景物,我的童年回憶按捺不住地洶湧而至,像要與眼前的一切抗衡。

這裡該是凍肉雞檔伯伯啊!我記得伯伯一看見我們,就會對我們歡笑。這裡該是最長壽的士多啊!我們在這兒買家庭裝雪糕回家吃,也買過不少雪條。這裡,該是魚蛋腸粉姨姨啊!我們每次「幫襯」,她都會多送我們幾粒魚蛋。

所有的店子都消失了,有些從前的店舖建築,也早已給拆掉了。沒法子,因為當年的孩子,都像我一樣搬了家。

少了孩子的屋村需要活化,屋村經過了一場大裝修和美化工程。小店舖慢慢「執笠」,是做不下去也好,是老闆到了退休年齡也好,總之,店舖需要變成連店,這我很明白。但我的童年回憶失去了落點,卻又令我有點難奈。

我接受不到她的改變,因為我接受不到她的陌生。

美麗的回憶,我想,還是留在腦海比較好。

留在腦際的回憶,可以讓我緊緊地擁抱一生。

Wednesday, October 16, 2013

第一幅作品

我在小畫室裡的第一幅作品

畫作與它的同伴

原本,這星期要努力完成2014年的月曆設計,但昨天剛到畫室工作,有點興奮,所以我便畫了一幅畫。

這幅畫,畫了六小時左右。在我的塑膠彩油畫中,今次應該是第一次出現小屋。

樹和屋,讓我自己想起「有樹就有家」這概念。

畫作中零零星星的小屋,像是逐漸聚居的小村落。樹吸引了人們,人們與大自然一同繁殖後代。生命,便漸漸豐盛起來;快樂,也漸漸洋溢此地。

Sunday, October 13, 2013

我要看見他得著甚麼

B弟弟選用自己的新顏料,課堂一開始時,
他的情緒也開始高漲。

有些顏料不容易擠出來,但B弟弟鍥而不捨。
擠顏料的艱難,無損他的快樂。
我這才知道,原來擠顏色也是孩子的樂趣。

洗顏色筆,當然也是他的樂趣之一。

在畫紙上一動筆,B弟弟已「自動波」地點呀點呀!

B弟弟很有型。

我覺得這是大師級作品,很有藝術感。

這幅圖畫,是伴隨著B弟弟的歌聲而面世的。

昨天上繪畫課,看見B弟弟高興不已。他由擠顏色、點顏色、洗筆、亂畫……,一直都處於興奮狀態。畫第二幅畫時,更是一直唱著歌。

但我自己,卻又心情複雜。看見他快樂,我當然也很快樂,但又看著他那無以名狀的作品,我又會不知如何是好。

我的心靈掙扎是這樣的:
1.我認為這年紀的孩子,最需要的是樂趣,畫技是次要的。
2.成人看不明白的「鬼畫符」怎見得人?我可以讓別人看到我這作為老師的,在教孩子些甚麼呢?

在這個掙扎中,我有以下表現:
1.讓他盡情發揮。
2.嘗試讓他的畫變得有意義,例如對他說他那點點點是太空星球啊!後來他自己說紫色的大圈是車路。
3.嘗試控制他,他的第一幅畫,後來畫得像爆炸。於是,畫第二幅畫時,我便要他全都畫圓圈,讓他能控制自己。

我也試過叫他畫McQueen在車路上,不過他沒有畫,他仍陶醉在自己的畫風裡。

後來,我反思了很久。我在想,我應當如何堅持自己的教學理念?

反思過後,我認定自己所給予孩子的應當是些甚麼,而我認為這是重要的東西,那就不用顧慮太多。

我像一支縫紉的針,將繪畫與快樂縫起來,送給孩子。

我們成人的雙眼,看到的是莫名的一堆顏色,我們理解不了,也欣賞不了。但這不應該是我去介懷和著眼的地方。因為我的教學理念本來所重視的,就是肉眼看不見的東西——孩子的快樂與自信。

其實,我的眼睛都看見B弟弟有多快樂、多興奮。我看到他整個課堂的笑臉,也聽到他的歌聲。我看到他將顏色塗在畫紙上的快樂,看到他留意洗筆時水中色彩的變化,也聽到他為自己的畫定下了一個很長很長的畫題,長得我都記不得了。

我希望孩子在課堂中獲得的,不就是快樂和滿足嗎?

兩幅如同抽象畫的作品,我們成人不知是否懂得欣賞,但是,我卻肯定B弟弟的每一筆,都出自他那燦爛如花的心靈。

他不是用我們期望的畫技來繪畫他的作品,但他是用他的快樂來完成他的作品。藝術本身所給予我們的,不就是快樂嗎?

Friday, October 11, 2013

這就是我


我媽媽說這幅是經典

我的伊汀

樹棋子

在剛開始品情 (Beloved)的時候,有人建議我要有固定的風格與人物設計,好讓大家一看到作品,就認出是我們的產品。

初期,我畫了不同的東西,一幅參照雲南蠟染作品而畫的美女圖,是我媽媽今天口中的經典。不過,雖然這幅畫作算是公認「出得廳堂」,但我老是覺得此作品不是全出於我,因為我自己實在想不出那美麗的少數民族裝扮來。

在稍後的日子,我畫了伊汀,以伊汀為主打公仔,那陣子不停地畫伊汀與她的朋友們。我很高興大家都喜歡伊汀世界的一切,也感謝大家將伊汀聖誕明信片買回家送給親友。但是,我後來開始主力畫手繪布袋,便沒有時間和心力畫伊汀了。

再後來,因為一棵樹,我畫了幾個名為「樹棋子一族」的公仔,以上一幅面世時,有朋友為我高興,說我有自己的風格了。雖然我不清楚這幅樹棋子代表我怎樣的風格,但我還是欣喜。

直到現在,我其實仍是隨心地畫這畫那,一時畫伊汀,一時畫別的可愛小女孩,一時畫風景,一時又畫典雅美女。我喜歡淺色系列,但有時又發覺深沈的顏色也很有魅力。

我不知道我這麼隨心地繪畫,到底是否真有一種獨特的風格,叫人一眼就認出是我的作品。但是,我很高興這就是我。

Tuesday, October 8, 2013

攝於大美督

作為香港人、城市人,我對大自然的認識不多,而對於人與自然之間,那種相互依賴的關係,也當然體會不深。

「有樹,就有家」這概念,是我從書本中明白過來的。這是台灣原住民本身的生活體驗,書中說「家」都是建在樹旁的,其中一種原住民會賴竹樹而居,這使我想起從前讀到的〈竹林深處人家〉。

我所讀的書是關於種樹林的,作者與父親在已經荒蕪而土壤不肥沃的土地上,嘗試種出一個樹林來。我很深刻的是,當他們種了小樹,又讓草叢再次生長之後,作者說許多不同種類的動物都出現了,包括青蛙和蛇。動物出現,因為草叢可供牠們遮身,牠們就能安心出沒,或以此為家。

後來,我又讀到一本書,此書原本不是要說自然界生態的,而是談談文化政治,但其中有一篇章,提到鮭魚。

我忘了是歐洲哪個地方,是鮭魚的出生地,也是牠們長大後必會從大海游回來產卵的地方。但那條河早已經不再有鮭魚的影子,這當然因為城市發展。後來,幾個國家結集了龐大的資金來改善環境,於是有千多條鮭魚再現,但有人覺得這樣的鮭魚太貴了!

我這才發現,原來生命是這樣叫人驚訝。只要你再一次提供一個合適的環境,你以為消失了的生態是可以重新展現在你面前的。只要你願意,「生命」也願意回來。

Sunday, October 6, 2013

B弟弟的Batman


B弟弟的中國景物

我好喜歡的Batman

昨天上課時,看見B弟弟已經在家裡畫了一列火車,他說火車是去中國的。於是,我便叫他畫一幅中國的圖畫,問他在中國會看見甚麼。他說不知道,於是我便問他會否看見中國人。然後,他畫了兩個中國人,在圖畫的右下方。

中國人畫好了,我再問他還會看見甚麼,他想了想,便說要畫玩具反斗城。

在玩具反斗城的大大名字下,有六個藍色正方形,他一邊畫,一邊說那是甚麼甚麼玩具。然後,他再畫了Batman, Robin, Mr. freak。

他畫Batman他們的眼睛,與平時畫的人物眼睛不同,是有V字眼眉的,很有氣勢。我好喜歡B弟弟筆下的Batman,所以特意將他抽了出來,變成一幅Batman圖畫。

B弟弟聰明又性子急,很快便會覺得圖畫已完成了,所以我常會叫他再畫多些東西,問他還會有些甚麼甚麼。就這樣問著問著,我便看見可愛的Batman誕生了,真高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