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nkoi

Tuesday, October 8, 2013

攝於大美督

作為香港人、城市人,我對大自然的認識不多,而對於人與自然之間,那種相互依賴的關係,也當然體會不深。

「有樹,就有家」這概念,是我從書本中明白過來的。這是台灣原住民本身的生活體驗,書中說「家」都是建在樹旁的,其中一種原住民會賴竹樹而居,這使我想起從前讀到的〈竹林深處人家〉。

我所讀的書是關於種樹林的,作者與父親在已經荒蕪而土壤不肥沃的土地上,嘗試種出一個樹林來。我很深刻的是,當他們種了小樹,又讓草叢再次生長之後,作者說許多不同種類的動物都出現了,包括青蛙和蛇。動物出現,因為草叢可供牠們遮身,牠們就能安心出沒,或以此為家。

後來,我又讀到一本書,此書原本不是要說自然界生態的,而是談談文化政治,但其中有一篇章,提到鮭魚。

我忘了是歐洲哪個地方,是鮭魚的出生地,也是牠們長大後必會從大海游回來產卵的地方。但那條河早已經不再有鮭魚的影子,這當然因為城市發展。後來,幾個國家結集了龐大的資金來改善環境,於是有千多條鮭魚再現,但有人覺得這樣的鮭魚太貴了!

我這才發現,原來生命是這樣叫人驚訝。只要你再一次提供一個合適的環境,你以為消失了的生態是可以重新展現在你面前的。只要你願意,「生命」也願意回來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