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nkoi

Sunday, October 13, 2013

我要看見他得著甚麼

B弟弟選用自己的新顏料,課堂一開始時,
他的情緒也開始高漲。

有些顏料不容易擠出來,但B弟弟鍥而不捨。
擠顏料的艱難,無損他的快樂。
我這才知道,原來擠顏色也是孩子的樂趣。

洗顏色筆,當然也是他的樂趣之一。

在畫紙上一動筆,B弟弟已「自動波」地點呀點呀!

B弟弟很有型。

我覺得這是大師級作品,很有藝術感。

這幅圖畫,是伴隨著B弟弟的歌聲而面世的。

昨天上繪畫課,看見B弟弟高興不已。他由擠顏色、點顏色、洗筆、亂畫……,一直都處於興奮狀態。畫第二幅畫時,更是一直唱著歌。

但我自己,卻又心情複雜。看見他快樂,我當然也很快樂,但又看著他那無以名狀的作品,我又會不知如何是好。

我的心靈掙扎是這樣的:
1.我認為這年紀的孩子,最需要的是樂趣,畫技是次要的。
2.成人看不明白的「鬼畫符」怎見得人?我可以讓別人看到我這作為老師的,在教孩子些甚麼呢?

在這個掙扎中,我有以下表現:
1.讓他盡情發揮。
2.嘗試讓他的畫變得有意義,例如對他說他那點點點是太空星球啊!後來他自己說紫色的大圈是車路。
3.嘗試控制他,他的第一幅畫,後來畫得像爆炸。於是,畫第二幅畫時,我便要他全都畫圓圈,讓他能控制自己。

我也試過叫他畫McQueen在車路上,不過他沒有畫,他仍陶醉在自己的畫風裡。

後來,我反思了很久。我在想,我應當如何堅持自己的教學理念?

反思過後,我認定自己所給予孩子的應當是些甚麼,而我認為這是重要的東西,那就不用顧慮太多。

我像一支縫紉的針,將繪畫與快樂縫起來,送給孩子。

我們成人的雙眼,看到的是莫名的一堆顏色,我們理解不了,也欣賞不了。但這不應該是我去介懷和著眼的地方。因為我的教學理念本來所重視的,就是肉眼看不見的東西——孩子的快樂與自信。

其實,我的眼睛都看見B弟弟有多快樂、多興奮。我看到他整個課堂的笑臉,也聽到他的歌聲。我看到他將顏色塗在畫紙上的快樂,看到他留意洗筆時水中色彩的變化,也聽到他為自己的畫定下了一個很長很長的畫題,長得我都記不得了。

我希望孩子在課堂中獲得的,不就是快樂和滿足嗎?

兩幅如同抽象畫的作品,我們成人不知是否懂得欣賞,但是,我卻肯定B弟弟的每一筆,都出自他那燦爛如花的心靈。

他不是用我們期望的畫技來繪畫他的作品,但他是用他的快樂來完成他的作品。藝術本身所給予我們的,不就是快樂嗎?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