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nkoi

Friday, December 19, 2014

終於,要拿起相機。

我的彩繪石

曾經,我懶於去申請手作市集,因為搜尋市集和填報名表格是很煩人的事。
也曾經,我懶於去為我的手繪作品拍下美麗的商品照,所以許多時候作品完成了,但大家在網上卻不會看見。

不只是曾經,更是從來。從來,我都沒有興趣逛街購物,逛商場對我來說,只是一直地走路。

但我近來成了攝影師,常常按捺不住我的興緻,又找顆彩繪石子,又找來彩繪圓木,拍呀拍呀!上架呀!上架呀!將他們都在網店上架。

同時,我又在網店的世界左穿右插,像眾多女士們一樣高興地逛「商舖」欣賞美物。說真的,網店裡有太多具藝術感和創意的東西,也有太多因著熱愛大自然而有的創作意念。

原來,有些事情,不是懶於去做,而不過是仍未尋到當中的快樂和意義而已。

上圖是我今天拍的商品照,你覺得怎樣呢?我算是個專業攝影師嗎?嘻嘻。

點擊:富察令兒的網店

Wednesday, December 17, 2014

可以傳播的星星

我的女孩與星星

孩子畫的星

男同學的星

在星星之間打羽毛球?

可以手握的星星

今天是繪本創作班的第三課,我希望孩子在故事的這一頁,畫一幅自畫像。於是,我先畫了一位女孩。當然,女孩和我的外貌不像,因為我讓孩子們幫我繪畫髮型和表情,而且我沒告訴他們這是我的自畫像,我只是希望他們可以有參與的快樂。

然而,我畫了我喜愛的跳舞動作,也畫了一顆星。

孩子們看見星星便說是晚上,我說星星是希望。

我沒想過,他們在畫自畫像的同時,卻也畫了流動的星。以上的照片只是部份孩子們的星,還有些孩子一樣畫了流星一般的星星。我看見他們的星星時,在想,原來我是一位傳遞星星的畫家。

最後一幀照片中的女同學,畫完自畫像後跟我說:「她手握希望啊!」

你知道嗎?我好感動。

Tuesday, November 18, 2014

還有許多未說的話

我向記者講解作畫理念

在我的專櫃面前,我第一次接受媒體訪問。訪問前,心裡禁不住有點噗通噗通,因為我一向很害怕為我的作品分享,我會覺得不知怎說才好。但這位記者哥哥很親切、很友善,於是我便可以自然而愉快地分享了,像向一位朋友分享一樣。

記者哥哥很留心去聽,我也分享得很快樂,原來可以將自己的畫畫理念分享出來,是很快樂的事情。

說到手繪石頭,我跟記者哥哥說,每一顆石子都是獨特的,像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獨特的一樣。有時候,雖然好像有了缺憾,像有一顆石子崩了一角,但那一角還是可以成為圖畫的一部份,石子仍然可以很美麗。我用那一角,畫了一個太陽,整顆石變成了黃昏的天空。剛好在前一天,客人買了這顆本身有缺憾的石,我高興不已,因為這顆原本因為缺憾而可能被丟棄的石,今天有人欣賞它,將它帶回家。

訪問過後,我還在想著想著,覺得有很多事仍未說。比如是,我也喜歡畫舞者,除了因為舞者優美之外,也因為舞蹈的姿態令我感到很自由,我喜歡以繪畫來展現自由的快樂。

我喜歡畫小葉子,我很少畫花,而多畫小葉子,因為我覺得小葉子代表頑強的生命力。

我也喜歡畫星星,因為星星代表希望。

好想找個機會,讓我可以細細訴說,繪畫中的人生哲理,哈!

Friday, November 14, 2014

髮飾

峰物的髮飾

這是一個令我很感動的髮飾。

我的朋友峰兒說過,每一個她親手造的飾物,都是她的寶貝。我知道她花了很多心機,才能把它們造出來。而且,每個飾物都蘊藏著她的夢,和她的快樂。

有一天,我和她一同在香港浸會大學擺市集,但那兒的風大得很,常常吹亂我的頭髮。於是,峰兒將她造的這個髮飾送給我,她將她的寶貝送給我。

因為我知道她的手作對她的意義,所以,每次我看見這個髮飾時,我都感到很溫暖。

點擊:可愛峰兒的峰物

Thursday, October 2, 2014

赤子


上圖大部份畫作,是我在2014年10月1日,於彌敦道和軒尼斯道所拍下的。我拍下來,因為我很喜歡孩子的畫,因為畫裡有童真,有孩子的心。

我從沒參加過遊行示威,我也曾經對於大吵大鬧的示威或表達方式,感到很厭煩。對於甚麼政改,我亦不太了解,這是因為我從未真正關心。對於民主,我也曾抱有一種想法,覺得她也不是完美的制度,也不代表有了她,就會出現一位真正的領袖。而且,我不相信中共會容許民主的存在。

直到今天,我都沒有繫上黃絲帶。

2014年9月28日的催淚彈和長槍,令我終於會認認真真地,想要去了解那真普選的呼聲。然而,與其說是真普選的呼聲,那倒不如說是對於自由的呼聲。

出現在我眼前的催淚彈和長槍告訴我一個重要的訊息:當權者可以隨己意來玩弄所謂的「法」。

他不想你示威,就說你違法,儘管他其實也可以通容一下,像以往的示威可以因為人太多而政府容許擴大示威區一樣。
將你介定為違法,他就可以有理由捉拿你、傷害你。
他不需要提出合理的原因來解釋發放催淚彈和以槍威嚇的行動,也不需要合理地解釋為何他們可以拘留未成年的青年45小時,以及搜查他的家,而他卻並非殺人放火。

不合理地指控對方違法,然後不合理地逮捕、拘禁、武力對待,這是甚麼?這不就是我們對中共反感的原因嗎?不就是許多獨裁國家所必然存在的情況嗎?也不就是,法治的香港不該出現的事情嗎?

因為催淚彈和長槍,那天晚上,許多香港人都相信站出來示威會有生命危險,即使示威者手上連一把小刀也沒有。六四的陰霾,也重新浮現在我們的心中,這是事實。

昨天,我走到旺角、尖沙咀、中環、金鐘、銅鑼灣,是我這生以來第一次出現在示威區,而我很慶幸我親眼看見這群年青人。

當你身處在這麼多人的地方,你才會懂得驚訝為何道路還是這麼整潔,才會懂得驚訝為何沒有一處地方被塗污,為何沒有一點東西遭破壞。你也會驚訝,為何珠寶店仍然大開門戶做生意,即使關了門的,也沒有加上特別的圍板保護櫥窗。

真的,當我面對這一大群群眾時,我的第一個感覺是害怕。我怕會出亂子,那便麻煩了;我怕有人搞事,那便麻煩了;我怕垃圾過多,那便麻煩了……

但這兒處處秩序井然,常有少女拿著黑色大膠袋經過你身旁,問有沒有垃圾,有沒有膠樽回收。也有少年推車運送物資,有人拿起噴水壺為途人噴水散熱,有人問大家要不要麵包、要不要生果。有救護站,有免費供應乾糧和水的物資站。甚至,有自製路牌寫明你可以乘搭哪些交通工具,就不會受到佔中影響,可以順利到達目的地。

我們不希望我們的少年是隱青,不希望他們只顧著打機,不希望他們連掃地也不懂,不希望他們不懂得與人溝通。

今天,有數不盡的少年,他們懷抱著對自由的熱愛,在他們所佔領的路上,履行他們的責任。他們選擇離開冷氣和沙發,他們願意盡他們所能,保持街道清潔,不破壞公物。他們盡他們所能,去顧及別人的需要,他們強烈地希望以最和平的方式表達他們的所想。

是的,我也是因他們的行動而遭受影響的市民,我於9月30日花了差不多兩小時才能回家。我亦仍然懷疑當權者會否給你真正的民主。

但我知道,十年後、二十年後的香港,是屬於這一群年青人的。他們不想活在當權者可以隻手遮天的世界,他們不想你所懼怕的大陸的情況,會成為他們和你將來的生活。他們愛這個地方,希望這個地方仍然美麗。

走到示威區,你可以看見他們用盡了他們的方法,來表達他們正在擁抱自由和愛。

那是純真的赤子之心。

Monday, September 22, 2014

是誰的風格

學生Chloe的作品

上課之前,老師和學生都各有所想。

我在想,該是時候教一些我的畫畫技巧,教她怎樣做出一些效果來。
Chloe則在想,她要畫彩虹。

於是,兩個想法是這樣結合起來的:

我說:「今次用不同顏色來畫底色,胡亂地畫就可以了。」
Chloe很開心地說:「我要畫彩虹色!」

她真是胡亂地畫,她將顏色分區,但筆順有點胡來。胡來的筆順當然不要緊,那也可以做成某種獨特的效果,秘訣是要再多塗幾層底色。

第一堂一小時的課,Chloe完成了兩層底色。但有些地方不太好,所以留待下一堂美化它。

第二堂一小時的課,Chloe為了美化它,便再多塗一層顏色。然而,要美麗點,卻又要花上更多的時間。Chloe很想完成此作品後,下一堂畫手繪布袋,所以她便想想怎樣可以快點完成。

她原本想在彩虹底色上畫雪人,最後改為畫哈哈笑氣球。她還問我哪對眼睛最美、哪對最醜、哪個氣球最醜、哪個最美?

說真的,我不只一次說右上角的氣球不美麗,要修補一下,但她堅持不需要修補了。Chloe滿足於她的畫作,即使她也知道不是最美。

在這方面有點執著的我,也許不完全了解,但我知道她還是畫得很快樂,而且很有歸屬感。

因為,在繪畫的過程裡,Chloe曾經哈哈大笑,而且她不忘在小畫架上畫上她的記號。就是用來擺放她畫作的小木畫架,她每次上課時,都會在畫架上塗上顏色,那是她上課的記號。(我下次要拍個照給大家看)

望著這幅畫作,我看不見我想有的效果,就是我想教她的繪畫方法。然而,我看見Chloe所決定的色彩分佈,看見她很努力地調色,看見她其實有她的執著(無論是執著於顏色的位置和所調出來的色調,還是執著於不需修改),我也看見她的可愛氣球,和那充滿孩子氣的一張張笑臉。

雖然我對於右上角的氣球真的有點耿耿於懷,因為我知道她可以畫得更好。但Chloe自己完全滿足於她的畫作,那不是已經足夠了嗎?

「學生不要畫我的畫,要畫他自己的畫。」這不是我一直的堅持嗎?

Monday, September 15, 2014

你未必知道的一切

很花功夫和心機的結婚公仔

我本身對這種毛冷娃娃沒有很特別的感覺,但這對結婚娃娃,卻令我打從心底欣賞,覺得很他們美麗。

我去了娃娃的粉絲專頁,還與媽媽一同欣賞。我媽媽大讚這個專頁的作品,說很美麗。她的反應,比看見我的手繪布袋時更加熱烈。她說手工很好、造娃娃的人很細心。

我對縫紉有種恐懼感,很怕拿針線,所以我不懂看這些娃娃的手工好不好。於是,我問媽媽:「為甚麼你覺得手工很好呢?」

媽媽給了我以下的回答:

1. 娃娃的手手腳腳、耳朵,或是動物娃娃的鼻子等,若是做得不好,會位置偏差,而且不夠結實。要造到位置對、結實程度足夠,是很困難的。
2. 縫紉的位置縫得很完美,上圖的新娘子裙紗也造得很好。
3. 造的人一定要特意出去找合適的布料,不可能是兒戲地家裡有甚麼便用甚麼布。 ﹙這在香港應該很不容易啊?﹚

媽媽在看過專頁上許多的作品後,得出一個結論:造娃娃的人是師傅級。

我聽媽媽解說時,驚訝得張大了嘴巴。因為我只懂得看娃娃美麗不美麗,卻不知道原來背後花了這麼多心機和手工。就在那一刻,我決定寫這篇文章。

如想看更多作品,請點擊:
萍果精品店

Saturday, September 6, 2014

我不知道創意


Angela很用心地去畫她的作品
她說,要加上心心。
我們與作品合照

如果你問我創意是甚麼,我會很慚愧地告訴你:「我不知道。」

我想,創意不是一種可以定義的東西,它比較像是一種態度、一種思維,又或是一種精神。

孩子本身就很有創意,只要你不去把他們框住、綁住。

Angela用她最喜歡的藍色來畫底色,也加上些紫色,然後她要畫彩虹。

畫完彩虹,她說要畫海豚。你會否覺得在天上的彩虹與海中的海豚風馬牛不相及,然後叫她畫小鳥呢?

彩虹下方的藍色圓形物體,是Angela所畫的海豚。我說:「尾巴呢?」但她說畫完了。這刻,你會要求她一定要畫尾巴嗎?你會接受這個圓形的東東是海豚嗎?

藍色圓形海豚旁邊,又多了一條海豚,而且Angela淘氣地在中間畫了一條線,把兩隻海豚連上了。她笑說:「變成眼鏡了!」然後我也笑了起來,說:「彩虹下面有副眼鏡!」於是我們兩人哈哈大笑。

我接著叫她再畫些東西在旁邊,她便畫了第一顆心。當然,作為成人的我,會看見三樣毫不相干的東西放在一起了,彩虹、海豚眼鏡、心心。然後,她又再畫了兩顆心。

我看著,覺得圖畫好像變成彩虹車子了,我說:「這像不像彩虹車子呀?有彩虹車身和輪子,還噴出心心煙。」Angela很快樂地同意,說這是彩虹車子啊!

一邊畫著,圖畫一邊變來變去,比如是,海豚變成眼鏡,再變成車輪。我有時又會告訴她顏色也會改變,她就很好奇地看顏色的變化,看紅色加上白色,變成粉紅,看藍色加黃色,變成綠色。

不要說小孩子了,就連我這個成人,在這個充滿變化和想像的課堂裡,都覺得很快樂呢!Angela小畫家,謝謝你給我的快樂啊!

Friday, September 5, 2014

挑戰自己

雲南姑娘

她是序幕,揭開我的一系列民族風情油畫。她也是我的挑戰,為了她,我要完成十萬個的不可能。

這幅畫是大畫作,而大畫作最困難的地方,是距離。我面對一個遙遠的距離,而我要在這遙遠的距離上畫個弧度,比如是女子頭上的髮飾,尤其是由後腦延伸到頭頂的那一段東西。又比如是,從女子的頭上直垂而下的那個飾物,我面對一片深沈的藍色,看不見整幅圖畫,但位置要畫得準確,又要畫得筆直,你知道我心裡有多害怕嗎?

我一直鼓吹「胡來繪畫法」,隨想隨畫,隨畫隨改。然而,這幅作品卻不能時刻胡來。當我在女子的周圍,加上些有民族色彩的圖案時,我得拿出十二萬分的勇氣來。原因一,我只是憑感覺覺得這樣畫會比較好,但我沒有足夠把握知道真的好。原因二,若畫了後覺得不好,應該會很難修改。

我拿出來的勇氣,是那一種眼前是懸崖,但你知道其實是生路,於是一聲「跳吧」就跳下去的勇氣。誠然,需要這勇氣還因為那些圖案是我自己亂想一通畫出來的。我不是雲南人,我不熟悉他們的藝術風格和圖案,我只是大致看過他們的作品有類似的圖案,便望著自己的畫,揮筆而下。

要完成這幅畫,也許比我平時的胡畫,帶來更大的心理壓力,所以完成後我覺得很累,只想回家休息。我連鑑賞力也失去了,都不知道這幅畫到底美不美。然而,大家好像很喜歡,真謝謝你們啊!

是的,她是序幕,我還要畫更多充滿民族特色的作品,相信那將會是一連串難得的挑戰。要勇往直前啊!

Monday, September 1, 2014

真正的大家庭

我從寄賣店A,搬到寄賣店B——達人手作館。
我從自稱為大家庭的東東,搬到沒有自稱為大家庭的東東。

前事不提,只提現在。我很想說,我搬到現在的寄賣店,才第一次感受到大家庭是甚麼。

在我繳付了一個月的租金之後,店主立刻將我加進whatsapp群組,在那裡,店主和所有手作人可以彼此認識、彼此支持、彼此分享。說實在,當我進入群組,又被大家歡迎時,我立刻想起「大家庭」這三個字。而在往後的日子,我在這群組裡,是越來越體會甚麼是大家庭,我竟然還在這兒與大家一同懷緬兒時卡通。

每當有人買了我們的手作產品,店主都會寄照片來,讓我們知道寶貝們已找到新主人了。我很想拿起大喇叭說:「這實在是太好不過的服務呀!」

我不只感受到大家庭的溫暖,我也感受到店主對手作人的尊重。她很重視原創和手作,親手繪畫的、親手縫製的,她都重視,所以她常說大家定的價錢太低了。儘管有些客人說賣得太貴,店主還是覺得我們的產品太便宜了,這是因為她看親手製作是一件很矜貴的事情。

達人手作館不是位於黃金地段,也不是名店,但它為從事藝術手作的人來說,是很溫馨、很窩心的寄居之地。她有並肩的同路人,有尊重手藝的店主,她值得存在,也值得你去支持一下。

點擊:達人手作館

Thursday, August 28, 2014

給她一個名字


這是我第一次讓「長髮飄飄」出現在布袋以外的地方,或者我應該說,我第一次讓她成為一幅畫。

除了畫布袋的時候,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畫長髮飄飄,今次是我的新嘗試。

每次都叫她長髮飄飄,叫得我覺得需要給她一個名字。為了起名,我問了我的家人,也有粉絲朋友們給予建議。飄飄、柳樂兒、柳柳、彩瑤天使、樂瑤天使、柳絮兒……,名字很多,多得豐富了她的內涵:她像天使,她快樂……

因為她好像越來越活了,所以使得我想為她畫一幅畫。於是,我用水溶性木讀色畫了這幅長髮飄飄。

在她還未有名字時,當有人向我提起她,總會稱她為飄飄。然後,我又在想,是否就真的簡單地叫飄飄呢?

不知道你會否了解我為何苦思了這麼久,因為我開始發現,名字可以為她帶來生命。因為名字,她可以成為故事的角色,她可以有性格、有身份。然而,我要踟躕多久呢?我也不知道。

Monday, August 25, 2014

也許你不知道

富察令兒的伊汀

也許你不知道,我自覺缺乏創意,又從小循規蹈矩,沒想過原來我可以心猿意馬,幾乎束縛不住。或者,已經束縛不住了?

剛開始繪畫路的時候,我有想過將伊汀變成我的專屬人物,我要去畫她的世界,包括她的朋友棉花兔、香花花、大熊先生等等。如果我會有產品,例如手繪布袋或賀卡等,我都打算畫伊汀和她的朋友們。誰知,我的創作原來停不下來。

我後來創作了心樹子,這是因為大樹倒下了,我很難過。也創作了願望妹,這是因為我的姪女們出生。我創作了臨寧,為了我捨不得花錢去買紅掌回家,於是我便畫了與紅掌為伍的臨寧。我也創作了長髮飄飄,這是為了布袋本身。我又畫了一個黑孩子,之後我一直很想再畫多些黑皮膚的人。

不少人跟我說過,要讓別人認得出你的作品,所以最好有個專屬人物。很抱歉,我做不到。現在,我除了想多畫些伊汀和她的朋友之外,又想畫一系列具民族色彩的油畫,畫中國少數民族、非洲人、烏克蘭刺繡……。

我想得天花亂墜,但我喜歡這樣的自己,因為這就是我。

點擊:我的作品

Saturday, August 23, 2014

是她自己的感覺

Chloe開心地拿起她的作品

婆婆與Chloe

上課的時候,喜愛紫色的Chloe說今次要畫紅色,因為她這幅畫是要送給婆婆的,婆婆喜歡紅色。於是,Chloe畫了紅與粉紅的漸變底色。然後,她畫了兩個人,一個是婆婆,一個是Chloe。

畫人的時候,先畫臉和身體,最後才畫頭髮。當兩個人的輪廓都畫了出來後,Chloe看看,說:「好像是從背後看,女孩要跑向婆婆啊!」畫的時候沒想過是背面,但畫了出來之後,也許因底色背景,又也許是Chloe自己對畫作有感覺,她覺得兩個人似是背向我們。

我實在好喜歡Chloe會去感覺她的作品,我自己也會對人說,我不是在下筆之前構思我的畫作的,而是一邊繪畫,一邊感覺,所以在繪畫的時候會有許多的變化與意想不到。當顏料塗在畫布上,色彩本身會流露它自己的氣質,我們可以去感受它,然後,去畫上最能配合它的作品來。

Chloe拿不定主意,但一直在說「你看不是像背面嗎?」,於是我便鼓勵她,然後,她開始在婆婆的頭上畫上白色的頭髮……

Wednesday, August 20, 2014

Sanrio是我的填色世界

我的填色世界

今天逛街時,看見很多Sanrio的商品,由我小學時期的Little Twin Star,以至中學時期的Pochacco,都出現在我面前。

我看著Little Twin Star, Hello Kitty和My Melody,覺得他們可以這樣長壽也真厲害。他們是我小學時期已經出現的公仔,現在仍然受歡迎,而且Hello Kitty還要讓眾多女士愛不釋手,這真夠厲害了!

Little Twin Star, Hello Kitty和My Melody現在可以是水壺、筆袋、書包、錢包、手機套、床單……,但在小學的我來說,他們是我的填色世界。那時,我常常在家樓下的文具店買填色簿回家,Little Twin Star, Hello Kitty和My Melody是我的常客。

我記得,當我填色的時候,我很喜愛他們的世界,尤其是Little Twin Star那軟綿綿的天地。他們好像生活在天空,以浮雲為地,浮雲地又會長出星星小花,屋子、兔子和許多東西都是軟綿綿的,很可愛,很美麗。

很多人都說我所用的色彩很美,說我的顏色配搭很好。在此謝謝你們的讚賞,我想我對色彩的感覺,是在Sanrio的填色世界中培養出來的。

說著說著,我真的很懷念那段時光。

Friday, August 15, 2014

因為喜愛,所以努力。

Chloe妹妹與她的作品

紫色公主?

小五的Chloe是我的新學生,她昨天第一次畫塑膠彩油畫。作為老師,我在她的努力中,感受到她的喜愛。

她以紫色、藍色和白色為底色,她需要學習在上色時,如何讓這三種顏色在畫布上變得和諧,類似漸變的效果。這關乎她的手對畫筆的控制,對於第一次畫塑膠彩的她來說,相信並不容易,但她很努力地嘗試。

畫星星的時候,她又很努力地學習,因為五角星不容易掌握,但她不斷又不斷地嘗試。我教了她兩個方法,看看哪個方法對她來說容易點,她嘗試過後,漸漸摸索出她自己的方法。我很喜歡學生用自己的方法來畫畫,也很喜歡鼓勵他們去嘗試,看看這樣畫行不行,那樣畫又行不行。因為,我自己也是在許多的嘗試中去體會和學習,以及享受當中的樂趣。

當我看見她的努力,由不太懂變成開始掌握得到時,我不但欣賞她的作品,也感受到她真的喜愛畫畫。因為喜愛,所以她會努力去做。希望Chloe妹妹會越來越體會創作的樂趣!

Wednesday, August 13, 2014

天真的一觸

你也發現了森林的秘密嗎?

我會笑言這照片是罪證,因為孩子用手觸摸展覽作品。

然而,我所看見的其實是天真的一觸。這位小女孩,好像也發現了森林的秘密,有小小的白色精靈慢慢飛來,於是她好奇地伸出小手,懷著點點喜悅,用她的小指頭輕輕觸碰一下。小精靈很友善,很願意和她做朋友。

我希望,小女孩探訪過森林精靈之後,會帶著甜夢入睡吧!

Monday, August 11, 2014

珍貴的合照

思妤與阿花合照
思妤與黑孩子合照
昨天,思妤妹妹來畫展探望她的三幅畫作,不知道三歲的孩子,看見自己的圖畫在商場中展覽給大家欣賞,會有怎樣的感覺?

對她來說,真的是割愛呢!因為她很掛念阿花,她將她的洋娃娃畫進畫布上,她的阿花走進了展示飾櫃,要兩星期後才回家。她一來到看見阿花,便說:「為甚麼碰不到阿花?為甚麼拿不到她呢?」

離開時,思妤還對阿花依依不捨。

如果你來到畫展,看見阿花,真要感謝思妤妹妹的割愛,也請多鼓勵這位年幼的孩子啊!她是很愛繪畫的孩子,每一幅她的作品,她都很珍惜。

在畫展中看著學生的作品,我真的很高興那些作品是屬於他們的,他們所畫的,是他們所喜歡、所想像、所創作的,而不是屬於別人,不是屬於梵高,他們對自己的作品有特殊的感情。

還有令我很高興的事,就是思妤主動說要與黑孩子合照。我畫好黑孩子後,思妤來上課一看見他,便害怕得大哭起來。因為思妤年幼,很怕黑,但我卻將畫中孩子畫得黑乎乎,很是抱歉!

怎知,思妤現在要與黑孩子合照,還要擺出這副嬌悄可愛的模樣。我想,害怕過,也是一種感情吧?所以黑孩子對思妤來說,反而更親切了?我真搞不懂呢!

註:上圖照片是思妤的爸爸所拍的,拍得好美啊!

Sunday, August 10, 2014

謝謝老師的祝賀

謝謝我的音樂老師!

他來畫展後,說我的畫很飄逸,感覺很自由、很有盼望。

他也給我祝賀:

「希望妳的畫展能在這個拜金逐慾的囂坊鬧市中,刷上一層飄逸的靈光,能觸動一些不自由的心靈。」

我很敬重這位老師,他每次的祝賀都叫我很感動啊!

Saturday, August 9, 2014

我想記下感動

畫展某一刻

先跟照片中人說聲抱歉,因為我把大家拍進鏡頭內,又放到網誌上,敬請見諒!(我特意做了柔焦效果,希望沒有人認出你們啊!)

我想在此寫下我的感動,是在畫展開幕至今的三天裡,所帶給我的感動:

一、很多人細看畫作及畫作介紹,並為畫作拍下照片,今天還有不少人與畫作合照,上圖是其中一次途人與畫作的合照。

二、我看見留言簿上,有人說畫作讓他重拾失落了的童真,這實在讓我很高興。

三、有伯伯在看畫作時,特意拿了眼鏡出來看畫作介紹。(我下次要弄些字體較大的介紹才行啊!)

四、有孩子的爸要走了,看來年約八歲的男孩卻大聲說:「我仲未欣賞完呀!」然後爸爸留下來,再過一會爸爸又要走了,男孩子又說:「我仲未欣賞完!」但爸爸還是要走了,男孩便無奈地離開。

五、朋友讚賞我的學生有創意,又很欣賞學生的作品。

六、我的音樂老師來了,很久沒見的中學同學也來了,還有其他到來支持的親友。

七、接待處的姐姐們很友善,常常作我的幫助,又讚賞畫作讓人看了很快樂。

畫展開始後的這三天,我都有來 (頭兩天是靜悄悄來的,因為有朋友在周末不能來),原來看著別人欣賞自己的作品,感覺很特別。

在此感謝每一位給予鼓勵和支持的親友和粉絲,特別感謝在這兩年繪畫的路上,一直同在的你們!

點擊:畫展詳情@大有商場

Sunday, August 3, 2014

化腐朽為神奇之功

Brandan在自己的畫作旁邊。

畫作中全是Brandan喜歡的顏色。

我會告訴你,我繪畫的自由包括繪畫時不會怕錯。不怕錯是因為這世上有一種東西,叫修補。即或是真的不慎在不適當的地方,有顏料像飛機墜機一般沾到畫作上 (這情況常見於我將顏料擠壓出來的時候),我還是可以在「哎呀」一聲之後,來一次化腐朽為神奇的功夫,把那頑皮的顏料變成畫作中的圖案。

因為Brandan有這樣的老師,所以在今次的課堂上,老師不放過他,要他動動腦袋去化腐朽為神奇。

Brandan很高興地用金色來畫雲朵,是畫作中上方的一排圓形。畫完雲朵之後,他畫了藍色的雨點。點呀點呀,他點得太大了,已不成雨點。他打算就此算了 ,他不像藝術家般追求完美,而容許「缺憾」的存在,但他的老師 (即是我)卻不放過他,要他想想如何處理這「缺憾」。我要他將這「缺憾」變成另一種東西,要配合這幅圖畫。

他說他想不到,但我堅持他要去想。於是,他說將它變成雲。然後,天空中除了金色的雲,還多了一片藍色浮雲。後來他又大意,又畫了「缺憾」,於是天空中出現了兩片藍色的雲。

跟我學畫畫,要學懂隨時修補,每一次的腐朽,都可以變為神奇。最後,連自己也意想不到的畫作,便就此誕生了。

Thursday, July 31, 2014

我禁不住眼濕濕了起來

我已記不起,是在哪一年發現了Andre Rieu這位指揮。當我看過他與他樂團的演出之後,我便愛上了。我常常都會在網上找他們的演出來欣賞,也買了他們的CD,我尤其欣賞他們的女歌唱家Suzan Erens的唱腔,真是動人不已。

今天,我偶爾發現了他的一場沒有歌唱家,只有音樂的演出。我原本只一面倒地愛聽有人歌唱的演出,覺得有歌聲,有歌詞,我可以聽得明白,而且感到很動人。我以為純音樂會令我感到沈悶,但當我聽了一陣子後,便覺得很好聽。

然後,我直聽下去,我一面微笑一面細聽,最後,我的雙眼濕了。我得承認,我是被那會說話的動人音樂打動了。

如果你的生活很忙碌,如果你有不快樂,如果你太少時間可以靜下來百無聊賴,那我邀請你聽一聽Andre Rieu這一次的演出。我相信,你會打從心底快樂起來。




我在培育藝術家?

思妤妹妹學我洗筆。

思妤妹妹與她那未完成的龍貓。

EQ妹妹的作品:啤梨人

我這兩天忽然在想,我是否在培育藝術家?雖然我不敢說自己是藝術家,但我想起今次教畫,我教思妤的好像不是畫技,而是藝術家精神。

話說,我想讓思妤知道塗在畫布上的顏料,怎樣為之乾透,怎樣為之未乾,於是我叫她用手指按在顏料上。我先叫她按在已乾的顏料上,再看看手指有沒有顏色。然後,我叫她按在未乾的顏料上,她的眼睛瞪大了一點,像預備去做一件原本不可以做的事一樣,然後按了下去。我叫她看看手指,她的手指頭變成綠色了,這代表未乾。

之後,她間中就會好奇地想要按在畫布上。

你可以說我教壞小朋友,但我回想這事,便覺得我在給她藝術家精神,是那敢於突破框框的精神。而且,有一天,思妤是會用手指點點的方法來畫畫的,因為那其實是繪畫的一種技巧。

思妤只三歲,年少得很,我暫不能教她太多畫技,但我可以慢慢薰陶她藝術創作的精神,在創作中獲得她的自信與自由。

她要敢於嘗試,包括用手按在未乾的顏料上,不怕弄垮了圖畫。敢於嘗試的人,會在繪畫中得到許多的新發現。

她要不怕自己滿身顏料,所以當我看見,她竟然學我將手放進水中洗筆,然後弄得她的小手染成綠色,我是暗地高興的。因為繪畫要不怕沾上顏料,我的衫、褲、手、臉、頭髮,全都沾上過顏料。如果怕,那怎能繼續繪畫呢?

我還想說一件事,就是三歲的思妤畫了我們認不出來的龍貓,令我想起四歲的EQ妹妹也畫過我們認不出來的啤梨。

父母或其他成人看見畫作不知會否失望,但那是他們的階段。這麼年幼的孩子,他們所求的不是形似。孩子想畫龍貓、想畫啤梨、想畫狗狗……,他們下筆,然後他們便覺得自己畫了龍貓,畫了啤梨,畫了狗狗……。那是屬於他們的作品,不需要形似,他們已經確定他們畫了那物件出來,而且他們很快樂,很滿足。這不足夠嗎?

作為老師,我覺得足夠了。他們在繪畫中得到了他們的樂趣,他們也畫了他們想畫的東西,我確定他們因此得到了滿足。

待他們再大一點,他們一定能畫出你和我都認得出來的龍貓和啤梨,今天就讓孩子滿足於他們自己那獨特的作品吧!

Tuesday, July 29, 2014

Melodies of Childhood

畫展海報

很大的畫,但竟然只畫了兩天。

看見嗎?有小肥鳥啊!

他是我的夢,我想服侍黑皮膚孩子。

第二次舉辦個人畫展,今次的展題是「童真曲韻」(Melodies of Childhood)。

我有一個期望:「一幅幅純真的畫作,像童謠般呼喚你細味天真的歲月。」

我自己,在重拾畫筆之後,彷彿回到我的童年。不單回到那常常繪畫的年代,也回到無拘無束的心境。我常常說,我的繪畫是胡來的,像孩子在塗鴉。

我不知道你會否也願意回到你的童年?回到那一個可以簡簡單單地笑,可以為自己造夢,可以對未來懷有盼望的心靈狀態?

我不知道我的畫作,會給觀賞的人帶來怎樣的感覺,但我希望每個看見這些作品的人,都會像看見天真爛漫的孩子一樣,有最單純的快樂。


Saturday, July 26, 2014

我心溫暖

我的手繪包包,在紅色框框之中啊!

今天,我的台灣朋友,弜設計的設計師告訴我,我的手繪包包在pinkoi中入選了「編輯嚴選」,也就是上圖的紫色女孩包包。

這消息對我來說,當然叫人驚喜不已。但我心裡更感欣慰的,其實不是包包被編輯賞識,而是從台灣送來的溫暖。

從去年認識弜設計到現在,兩位設計師對我都寵愛有加,待我很好。她們會給我鼓勵,送上祝福,又會常常告訴我手繪包包的銷售情況。她們也將她們的設計產品送給我和我家人,作溫暖的越洋禮物。

說真的,在繪畫的路上,能夠得到這份情誼,比起手繪包包可以飄洋過海見見世面,更加叫我高興。

在此,衷心謝謝弜設計的兩位朋友,謝謝你們給我的鼓勵和溫暖,也謝謝你們代為照顧手繪包包。

若你讀到此文章,請也去欣賞一下弜設計的產品,因為,我是她們的粉絲,希望你們也欣賞。

請點擊:弜設計

Wednesday, July 23, 2014

胡思亂想

我畫的白色松鼠,像影子。

最近,我跟一些人談起繪畫。然後,我自己繼續思索。

我在想,繪畫或是從事藝術創作,是否一定需要背負使命的呢?我是否一定要為了向世人表達些甚麼訊息,然後去創作我的作品?我是否需要有些甚麼偉大的理想,所以我去開創一條藝術道路?

我可不可以,只是很簡單的,為了快樂?

我不知道我將會畫些甚麼,然後,我下筆,再然後,我快樂。跟著,我看見別人在我的畫作面前,也得到了他的快樂。這樣行不行呢?

我跟人說,我夢想有一天,我可以用我的畫作去服事有需要的孩子,例如病童。對方的頭上滿是問號,他問我如何幫助。

也許是我想得太簡單了吧?我只是很單純地想像:病童看見我的畫作,然後他們便因畫作的色彩,或是溫馨的構圖,於是他們快樂了起來,笑了。

美,原本不就是很偉大的東西嗎?

Monday, June 23, 2014

我的新朋友—瓷器姐姐

Smilecity Lvoe的作品

在短短兩天的手作市集裡,我竟然有幸認識新的朋友,真的太高興了!

與我比鄰的小攤檔,是創作手繪瓷器的Smilecity Love,是一對姐妹的共同創作。我認識了瓷器姐姐,她很友善,又熱愛創作。她說她是在夜裡下班回家後,才能繪畫這些作品,一件作品需要三個晚上才能完成。然而,她不覺得辛苦,反而是一種休息,是在忙碌的都市生活中的閒適吧?

瓷器姐姐會一邊聽音樂,一邊繪畫瓷器,她實在比我更懂得享受生活。因為我在繪畫時,會連播放著的音樂也聽不到啊!

可以在市集中認識志同道合的朋友,對我來說,真是意想不到的驚喜!大家一同努力啊!向夢想進發!

照片來源:Smilecity Love

Sunday, June 22, 2014

長髮飄飄

右面的袋子是「長髮飄飄」模特
還未完成的「長髮飄飄」
等候知音人的「長髮飄飄」

第一幅照片中,右面的袋子,叫長髮飄飄。另外兩幅照片的紅色女孩袋子,也叫長髮飄飄。這個名字顯然是因為我沒有認真去起名,而只將她們的特徵說出來而已。

她們都是我的至愛,當她們面世後,我就說她們是我的鎮店之寶。當我畫完金色的長髮飄飄時,我還對家人說這個袋是不賣的。但後來,我賣給了欣賞她的人。

早陣子,我希望重新再擁有鎮店之寶,於是又拿起畫筆,再次畫長髮飄飄。說實在,長髮飄飄是難求的,因為我要用兩天的時間來畫,而我不一定付得起這兩天的時間。

本來想多畫一個這樣的袋子,但時間緊逼,所以我只能畫較細小的袋子,一天畫兩個,很緩慢地趕工。

紅色的長髮飄飄,今天第一次展現人前,我本來以為她是來「坐陣」的,誰知,有一位好心人把她買回家了。有心人很欣賞她,我相信她會好好對待她。

夜深回家後,我才想起,原來我還不曾為紅色的長髮飄飄拍個照,只有她未完成時的照片。這本來是很可惜的事,但當我想起她在有心人的家中,我便覺得沒有遺憾了。

只是,我不知道,何時又可以有長髮飄飄誕生呢?

Friday, June 20, 2014

我在想,夏天的願望。

夏天的願望

假如你問我,他其實還有沒有意識,我只能這樣回答:「也許……,沒有。」

他的四肢,尤其是他的雙腿,正不由自主地微動。他仍然可以用點頭和搖頭,來回應你的提問,比如是「你想吃東西嗎?」但漸漸地,他連搖頭和點頭都不會。

當醫護檢查過後,決定要立刻做手術了。然後,他被推進手術室。

我想起一對小孖女的名字,是好聽不已的名字——願、望。

也許你已忘了,你曾多少次在生日蛋糕前許下你的願。而我,也從來沒想過「願望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。然而,當昏迷的病人不再是電視劇中的角色,當「無助」不再只屬於遙遠的貧窮的國度,我便發現,哥哥的一對女兒以願望為名,原來是太好不過了。因為她們的名字裡有燦爛的希望,而希望又是如此重要。

我在想,我能否從此以後,都畫些充滿希望的作品?我能否從此以後,都以小孖女願望,來作我筆下的角色?

我真的不知道,但我先畫了「夏天的願望」手繪布袋,有星星伴隨的小孖女,有願望盛載的小袋子。請你,許下你的願。

「夏天的願望」手繪布袋
售賣日期:2014年6月21-22日(星期六、日)
售賣地點:MCP新都城中心3期天幕廣場的小攤位
售賣時間:12:00-8:00pm

Friday, April 25, 2014

只畫一次




我的手繪布袋,每個圖案只有一個。如果要很商業化地說,又或是以既誇張又真實的口氣來說,那我們可以這樣講:「買喇買喇!全宇宙只有一個!」

但我每款只畫一個的原因,不是為了可以說一句「獨一無二」,而是為了我的自由。

我老是跟人家說,我是一邊繪畫一邊創作的。在我動筆以前,我還沒有完整的構圖在腦子裡。就像孩子畫畫一樣,想到甚麼便畫甚麼。所以,對我來說,在布袋上從第一筆到最後的簽名,這整個過程我都在思索、在感覺、在創作。

創作是沒有重複的,所以我不會再畫第二次。否則,那第二次就變成了我的捆綁,我會失去繪畫創作的快樂。

有些手繪布袋是我特別喜歡的,是我畫完以後覺得份外美麗的。當它們落在新主人手中時,說真的,我有點捨不得。這種捨不得,不能用價錢來衡量,也無需排遣。也許這種不捨之情,是在告訴我,我正在做著很適合我的工作,我應該更加珍而重之,好好去繼續我的創作。

用自己的心,繪出美麗的作品,因為我信藝術可以溫暖人的心。

註:以上照片中的布袋,絕大部份都有主人了,而我,有的是回憶。謝謝應天兄拍下這組美麗的照片。

Wednesday, March 26, 2014

烏克蘭的刺繡

烏克蘭的孩子與刺繡(一)

烏克蘭的孩子與刺繡(二)

烏克蘭的孩子與刺繡(三)

烏克蘭的孩子、刺繡與音樂

近日在網上看到許多很美的服飾,今天才知道是烏克蘭的刺繡。

這又讓我想起我的夢。

我的夢是,去欣賞和了解世界上各個民族的藝術,因為我認識得太少太少,而又知道世上不只是有中國的水墨、西方的素描與寫實油畫,也有很多我不曾認識、不曾看見的藝術與美麗。

在香港的我,是接觸得太少了,不知道要到哪一天,我才可以親身去欣賞這些與生活緊貼一起而存,且數之不盡的傳統民族藝術?

註:以上照片來自Life Is Good

Monday, March 17, 2014

開心笑

思妤與阿花

開心笑的阿花

很久沒有與孩子一同上課了,昨天與久別的思妤相見。她年紀小,今次很叻地不需要父母陪伴,也不哭。

她說:「我很乖,我不哭。」

上課期間,她還唱了一首歌——開心笑。

畫她的阿花時,她說阿花開心笑,還為阿花畫上兩個紅紅的臉頰。

我會好好記住這次課堂,思妤很堅強地克服了自己的害怕,沒有哭。即使是成人,也不一定能夠克服自己的害怕的,所以思妤今次真的很堅強。

還有她畫了很有孩子氣的阿花,我實在好喜歡圖畫中那份童真。

開心笑,但願思妤每天都開心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