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nkoi

Saturday, May 7, 2016

享受繪畫好了

這是我的舞者

有一天,我教孩子畫舞者。

教學課程中有兩樣東西,是我從前教畫時所沒有的。一是參考圖,二是起稿這步驟。無論是對成人學生,還是兒童學生,我一直都不許他們起稿,我也不會提供參考圖。我是怎麼畫畫的,就希望他們怎麼畫。不起稿與不看參考圖,是我能夠在繪畫中享受自由與創作樂趣的重要原因,所以我的學生(尤其是成人學生)就被我苦待了,他們都要天馬行空了。

現在,我既有安排了的教學課程,就不能不乖,所以我便收起了我的原則,拿起參考圖來,也提起鉛筆來起稿給孩子看。當我畫了一個草稿臉蛋之後,你猜我看見甚麼?我看到一副意想不到的表情,是我學生的表情。我的7歲學生,她毫無興致地托著腮。我游說了她一會,她還是老樣子,不肯提筆。

對於我這個在繪畫中享受到無窮樂趣的人來說,看到孩子這樣一副悶悶的臉蛋,是真的接受不到的。於是,我跟她說:「那麼忘掉舞者吧!我們來畫底色。」

孩子立即很高興,歡歡喜喜地將顏色塗在畫布上。她很高興地混合不同的顏色,也很高興地將顏色一點一點地點上去。而乖乖的我,仍未完全擺脫教案,所以我嘗試引她畫出參考圖的風格,於是我在自己的畫布上開始去畫參考圖的風格。我的學生發現了,便說:「你是抄襲的,我則不是啊!」

你知道我有多高興嗎?

第一,學生在享受自己胡亂地混合顏色,她在享受忘掉別人的要求而去畫一幅自己的畫,我在她旁邊感受到她的快樂時,我已經很愉快了。

第二,她說我抄襲,然後很高傲地說自己沒有抄別人。她這句話讓我完全放棄了教案,我們倆就開開心心地畫自己的畫好了。

從前,我不許學生起稿,也不提供參考圖,就是為了創作的自由和快樂。我沒想到,在我身旁的這個孩子,也同樣渴求這一種快樂。

孩子最後完成的作品,不會叫你眼前一亮,她最後也沒有學到原本該學會的那一種繪畫風格。但我知道她在今次的課堂上,得到了甚麼。

她享受到自己創作的樂趣,她學懂了皮膚的顏色是怎樣調出來的(因為她看見我調皮膚色,然後我教了她,她記住了,就一直在調皮膚色)。

這位學生其實很像我,其中一個例子是,我忽然記起她沒有穿圍裙,但她說:"I don't care!"

任憑自己的衣服和手都是顏色,仍然don't care。

她畫了一位胖胖的,又不能以美麗來形容的舞者,但我覺得她是可造之材,因為,她是真的陶醉於她的創作天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