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nkoi

Sunday, April 24, 2016

藝術家的氣餒

今天,我教一位孩子畫畫,畫在紙碟上。他起初很高興地叫我看他剛剛上色的部份,是彩色的。那很好啊!後來,我自己無無聊聊,於是也把紙碟拿過來畫。誰知,我身旁的孩子看見,便帶著羨慕地說:「你畫得好美啊!我要用你那個。」

這當然不可以喇!孩子說了幾次要用我的紙碟,然後我便說教他畫。原來他看中我的漸變效果,於是我慢慢教導他。他越畫,越不快樂。後來,他甚至不願意再提起畫筆來畫。你知道是為甚麼嗎?

原來,他覺得自己畫不到期望的效果,所以他很氣餒,覺得自己做不到。我再慢慢引導他,又鼓勵和讚賞他,好不容易他再次嘗試了,也好不容易,他終於滿意自己所畫的。然後,他開始雀躍。在這期間,我說:「我也有試過畫得令自己很不開心,因為覺得畫不好,但慢慢畫就可以了。」

因為孩子的氣餒,因為孩子的不肯再動筆,我就知道他是一位藝術家,因為他對自己作品的要求很高。

下課時,我看見他滿足的笑。

Tuesday, April 19, 2016

也是三歲多的孩子

昨天,我教一位三歲多的小女孩畫瓶子,畫完出來,媽媽一看畫作,便黑著臉說:「是她畫的嗎?」我還傻傻的很高興地說:「是啊!」媽媽立刻說:「她在家畫不到這麼大的圓形。」

後來,我想起畫作中的一個地方,是小孩子自己的創意,而且是我很欣賞的。於是,我又傻傻的、很高興地走去跟媽媽說,媽媽也是黑著臉的說一句:「是她做的嗎?」我也說是啊!

過後,我才醒悟過來,這位媽媽並不相信是她孩子的作品,而且她很不高興。

我知道三歲多的孩子很少能畫出一個大圓形,而且她女兒的作品不太有塗鴉的味道。在她的年紀來說,她昨天的瓶子是超班了。媽媽的懷疑,是很正常的事。但是,她好像不知道,她的女兒本身,是真的有點超班,在我所教授過的幼童來說,她的能力的確比較高。

也許,孩子在家真的不會畫這麼大的圓形,而我也解釋不了她昨天怎麼做得到。我是這樣上課的:

一上課時,因為知道她只有三歲多,所以我有握住她的小手來畫第一筆,也就是最大的那個圓形。其實,家長並不需要太擔心老師在限制孩子,或者在用「倒模」教學,因為絕大部份的孩子,都不會容許你完全控制他,他們很有意欲要「自己來」。我是握住她的小手,我的目的是讓年幼的孩子感受得到,要畫很大的東西時,手部的郁動是怎樣的,但十個有九個的孩子,在這個時候都不會是機械人。孩子自己在用力控制畫筆,筆的軌跡是跟著她的力量去走,而不是跟著我的。所以,圓形確實是她畫的。她畫的時候,我也很驚訝,因為我感覺到她整隻小手臂的郁動,我驚訝於她懂得運用整隻手來畫手圓圈。

我想,以後再有家長質疑的話,我應該回應說我是有握住她的手,但你可回家試試看,手是握住了,但控制畫筆的絕對是她自己。

我後來很高興地跟家長說的,是她女兒的剪貼,但家長也在懷疑是不是她做的。反應遲鈍的我,那刻竟然沒有說出真實的情況。在課堂上,我所做的只是兩件事,一是按孩子的意思給她剪小圓形,二是幫她塗膠漿,然後交給她。要把小圓形貼在哪些地方呢?我沒有說,連一點指引也沒有,是她自己決定的。但她貼出來的效果很好,那應該完全是屬於她的驕傲。

如果我反應不遲鈍的話,我應該在當刻便這樣回應:

「你可以不相信老師,但請你相信你的女兒,她是很有才華的一位小女孩。」

Saturday, April 16, 2016

富察令兒重出江湖了

我已暫停教畫好一段時間,因為想有多點創作的空間,但近日我重出江湖了,而且有很好的體驗呢!這個體驗是,我為一位很年幼的孩子而有不少驚喜,驚喜得令我想寫篇文章來分享一下。

我跟一位三歲多的孩子第一次見面,他在媽媽離開了他的視線範圍後,正常地哭了起來。他哭得怪可憐的,我走到他的身邊攬住他,但他還是一直的哭。不過,他沒有因我的攬攬而退縮,其實也叫我有點放心的了,因為我想他並不是很怕我,而只是在陌生環境下不見了媽媽。他說媽媽會來嗎?我說會啊,就像你回學校之後,下課時媽媽也會來接你一樣。然而,他當然還是在哭,於是我便容許媽媽也坐在他的附近,讓他看見媽媽。

孩子果然沒有哭了,課堂可以開始,但他卻也正常地不回應我的提問,完全不給予反應。比如是,我們要畫一個瓶子,我給他看很多瓶子,問他哪個最美麗呢?他只是呆呆地望著我。在我「吃了不少檸檬」之後,他開始畫瓶子了,也如我所料地,他的「瓶子」佔了整張畫紙的一百份之一。

三歲多的孩子,他們畫畫時通常只會郁動手腕,因為他們未會控制整隻手臂來畫東西。但我還是請他試試再多畫一次較大的瓶子,因為我們要在瓶子上畫許多圖案,而他很乖地再試一次,出來的當然也是很小的東西。於是,我便很誇張地張大我的雙手,說不如畫一個好大好大的瓶子吧?然後,「驚喜一」出現了。

他真的畫了一個大圓圈,你知道嗎?我是驚訝得不得了,因為我沒有見過三歲的孩子可以畫出這麼大的圓形。而且,他用了一個我想像不到的方法來畫。我說過,他這個年紀不會運用整隻手臂來畫東西,他還是運用他的手腕來畫,但手臂不郁動的話,鉛筆的軌跡怎麼可以走得遠呢?原來,他想到把自己的手變成圓規,他把握筆的地方調高了,於是手和筆頭的距離遠了,然後自己的手成為定點,像圓規的軸心,然後他再控制鉛筆在外面走成一個孤線,於是圓形出來了。這是驚喜一。

驚喜二,是因為他的不聽話。

畫了圓圈後,他應該要在圓圈裡面畫圖案,但他卻在圓圈以外的地方寫數字,他寫1,2,3,4,5……。我見他寫得這麼高興,於是繼續讓他寫,雖然他的媽媽一直在旁,但作為繪畫老師的我沒有壓力,就讓孩子繼續寫。我要讓他做喜歡的事,他才不會害怕這個陌生的地方。而且,我在想,三歲的他頂多只會寫至10罷了,不會寫到100的吧?

1-10都寫完了後,我請他在圓圈內寫數字。我的盤算是這樣的:

1. 作為已收家長學費的我,有責任讓孩子按課堂所教的來做,即使他畫不了,也要讓他回到瓶子裡去。
2.既然他喜歡寫數字,我還是放棄畫圖案好了,就在瓶子上寫數字來滿足課堂要求吧!(好過無)

在我滿以為我的如意算盤可以打響時,孩子說話了,他說:「但是瓶子裡的是水和酒。」

我又是驚訝不已!瓶子裡所盛的是水和酒,是我在課堂開始的時候說的,也就是他剛剛收起他的眼淚時說的。原來,雖然那時候他害怕,他還未適應這個新地方,而且總是給我吃檸檬,完全不給予反應,但他是在很用心地上課,將我的說話聽進心裡去。

我打蛇隨棍上,說既然是水和酒,那不如在瓶子裡畫代表水的波浪吧?我又以為我的如意算盤打得響,因為波浪很容易畫,他應該畫得到的。嗯,如意算盤是響了一半,他採納了我的意見畫波浪,但是他沒有畫在瓶子裡,他是將整張畫紙反過來畫,瓶子就此不見天日。然後,我給他貼東西,給他剪東西,這所有一切都在瓶子以外。

課堂完結了,媽媽很不好意思地說孩子不聽話,我跟媽媽說不要緊的,重要的是孩子已經適應了這個地方。不是嗎?他一直在做自己想做的事,一直在畫自己喜歡畫的東西,這代表他不害怕了。而最大的明證是,孩子在課後主動執拾地方,把椅子逐張逐張放回原位。我沒有說要執拾,但他自己去做,這就是歸屬感。

我跟媽媽說,孩子適應了,下一課就會好很多了,而且他有自己的想法是很好的一件事,因為我們重視藝術創作要有個人風格。

你看見「孺子可教」這四個字嗎?我看見了。